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God Bless NJR10👑

【带卡】西部狂飙 C10-3(翻译)

美剧《西部世界》paro,人造人土X人类卡。
原名:Living Western
作者:GaleforceFish
地址:Link to Original 
前文:传送门
———————————— 

Chapter 10 Chained(3)

带土穿着的那件衬衫已经被脱掉了,整齐地叠放在床头的小桌上。绷带覆盖了带土的下半部分肋骨,一圈圈缠绕着他,固定住右胸处子弹的贯穿伤口。他的一只手腕被拷在了床柱上,谢天谢地,那是金属制的;如果它是木头做的,带土将可以轻易地打碎它,并且用碎片刺向其他人,就像某些吸血鬼退治电影里演的那样。他的其他武器已经被水门收走了,包括带土常常别在腰间的那把黑曜石刀。他被卸去了所有的武装——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脆弱。

卡卡西坐在床边,想要伸出手去碰触带土,但恐惧却让他静止在原地。他到底该做什么呢?说抱歉,我的朋友只是想撩妹。别担心,你现在安全了?我们把你绑了起来,所以你别生气?

呃,这种话连他自己听着都觉得可怜。这些都不是他的错,他没法事先知道阿斯玛打算去做什么,可为什么他还是觉得自己该负起责任呢?如此愧疚,就像是他背叛了带土的信任一样。就像他才是那个扣下扳机、令面前这个男人如此痛苦的人。

他甚至不知道从此以后他该去做什么。在发生了这些事之后,他可不敢担保自己还能让带土去原谅他的朋友们。就算他能做到这一点,带土把他抛下的几率也很大。带着一个累赘、一个只会惹麻烦的人一起走毫无意义。卡卡西的朋友们已经袭击过一次他了,而带土也已经知道他有多么缺乏在这世道上混的经验。作为一名江洋大盗,把卡卡西带回去只会拖他的后腿。

卡卡西忍不住伸出手去,指尖轻轻滑过带土的脸颊,以蜻蜓点水的力道在遍布他右半张脸的伤疤上拂过。谁会对他做出这种事呢?还是说这是一场事故?还有那么多的事都是他不知道或不理解的,这令他感到挫败。西部世界并不是一个容易摸清楚底细的地方。完全不像是玩一场电子游戏,在维基或者其他网站上查找角色介绍。

宇智波带土到底是什么人?英雄?罪犯?在两者之间熟练游走的男人?还是说他只是在随心所欲地行事,让整个世界去配合他的步调行动?

手指下的颤动泄露了一个事实:这个男人正在慢慢苏醒,从他被迫陷入的沉睡中抽回意识。卡卡西迅速缩回手去,等待着。他首先会做什么呢?冲卡卡西喊叫?威胁他的朋友们?抱怨卡卡西知道他一定会有的头痛?

带土的眼睛缓缓睁开,但很快又因为一阵贯穿颅骨的剧痛而紧紧闭上。他抬起自由的那只手摸着脑袋,微微瑟缩了一下,骂出一句脏话。并不是醒来的最佳环境,但还是比被丢弃在树林里,等着谁偶然碰见他的好。

当他试图移动另一只手——被铐在床柱上的那一只手时,他的眼睛猛地睁开了,当中带着卡卡西从未见过的恐惧。似乎完全忘记了疼痛,带土飞快坐起身来,用力拽着那段拒绝屈服的链条。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卡卡西的存在,手指在手铐周围鼓捣,一遍又一遍地扯着它,试图掰弯那截拒不合作的金属。

“停下,那不会断的。”卡卡西对他说,站了起来,想要把他的注意力吸引到别处去。

带土充耳不闻,只是挣扎得更加厉害了。手铐深深勒进皮肤里去,他的手腕周围很快出现了伤痕。他就像一只落入陷阱的野兽,正在疯狂地想要重获自由,并在这过程中无所谓伤到自己。这很不妙,因为如果这样继续下去的话,他会轻易崩裂身上的伤口,导致更加严重的伤害。

卡卡西用自己的手覆盖上他的,努力防止他伤害自己,另一只手扳着带土的脸,企图让男人看向他。“你会伤到自己的,停下!”

“把它解开。”带土命令道,无视了卡卡西,继续和那条手铐斗争。

“带土,听着——”

把它解开!”他冲卡卡西吼叫着,脚蹬在床的框架上,用力推拉。他的手腕开始流血,但即使是这样也没能成功脱出。那手铐太紧了,没法被这么轻易地甩脱掉。

这不是一个好现象。卡卡西从来没见过他这样高声说话,一次都没有。但当带土又开始踹那截锁链,每一脚都带着手腕一起剧烈摇动时,卡卡西将手伸向了口袋里的钥匙。他用自己的身体压住带土,防止他继续踢蹬,制住他,把钥匙插进锁孔。这并不简单,因为即使卡卡西正试着帮他解锁,带土也依旧在挣扎;钥匙刚一转动,他便飞速向后退去,下了床也没停步,直到他的后背撞上了墙。

卡卡西慢慢转过身来,不确定自己该不该事先做好如果带土冲向门、就把他拦下来的准备。带土脸上的惊恐表情让他僵在了原地。带土把流血的手腕靠向胸口,微微蜷起身体,并肉眼可见地在努力控制自己急促的呼吸。除了电影中陷入休克的桥段之外,卡卡西还从来没看见过真人会这样。

“带土,”他试着呼唤对方,从床上下来,一步步走近。

带土打了个哆嗦,目光飞快瞥向还挂在床头的手铐,然后又抬眼望向卡卡西。他迅速重获了自控能力。眯起眼睛,向卡卡西怒目而视。“我他妈的在哪?”

卡卡西在他面前几步外停了下来。“离贱民镇不远。这里是水门的一个朋友的地方。”

这个回答似乎只是令他更加紧张了起来。“我的武器呢?”

“水门把它们拿走了。带土,你还好吗?”

“你他妈觉得呢?”他厉声反问,手指插入发间,脸埋进臂弯里。他颤抖着呼吸了几次,紧紧揪着自己的头发,就像正在努力将脑海中的想法赶出去一样。

卡卡西走了几步,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他跪了下来,比之前更想要抱住带土。“在这儿你不会再陷入危险了。”

带土没有回答,甚至没有动弹一下表示他听到了。倒不是说这种反应是不可能的。

所以卡卡西又试了一次。“听好,我已经和其他人谈过了。没有人会再攻击你了。”

“哇哦,天呐,谢谢。我操蛋的英雄。”带土咆哮。“在他们也朝我开了一枪之后,是你把伤口包扎起来的吗?趁我休养的时候困住这个大坏蛋?”他在说话时甚至没有抬起头来,只是冲着臂弯吼出那些字句。“我猜他们还打算就这样放我走出去,嗯?送我离开,祝我一路顺风,再送我一个礼物篮,作为给我造成了麻烦的赔偿?”

“我确定他们想要先弄明白一些事,但是——”

“哦,滚吧!”带土朝卡卡西一脚踹了过去,要不是他用双手向后撑住自己以免摔倒,那一脚差点就踢到了卡卡西的胸口。“收起你那虚伪的同情心,管好你自己的死活,让我他妈的一个人呆着!”

卡卡西因为他的突然爆发而退缩了一下,但他拒绝就此打退堂鼓。“这不是我的错,带土。”

“可不是嘛!我敢打赌你们都好好地大笑了一场,是不是?终于找到一个够棒的目标让自己扬名立万了,嗯?”

“不是那样!”卡卡西爬了起来,可这个举动只是使得带土再次向他攻击。如果他一直这样动弹的话,他会让他的伤口再次流血。“你不明白。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带土拒绝让他这么做,站起身来试图打开窗户。卡卡西不能放他走,他现在还在恢复当中,而且被卸去了全部的武装。他的朋友们保证过不会再追杀带土,但他们仍然离贱民镇很近。谁知道有什么人正行走在森林里,兴许他们会很乐意趁机抓住带土。

他冲过去,抱住带土的腰,把他往回拽。他们向后退了两步,带土一脚蹬在墙上,反作用力推得两人同时向后,再次跌坐回床上。带土很快甩开了卡卡西的胳膊,翻身爬起来,重新奔向窗户。

这一次当卡卡西来追他的时候,带土转身一拳挥了过来。幸亏卡卡西经受过父亲的自我防卫训练,躲开了这一拳,竭尽全力去压制住这个怒火中烧的男人。“停下!”

带土咆哮着,抬起膝盖撞在卡卡西的肚子上,把他顶了回去。这不是卡卡西挨过的最狠的一击,但它确实把部分空气挤出了他的肺部。“我要走了。和你的混账朋友们玩儿去吧。”

“等等!”卡卡西迅速爬了起来,再次抓住带土。这次他没试着去压制带土,或把他拽离任何出口,只是抱着他,把额头抵在带土的肩膀上。“求求你,听我说。”

。”带土试着拽开卡卡西的胳膊,但后者牢牢地锁住了他。“我不想再从你那儿听到任何狗屎借口。我想出去。”

“给我五分钟来说服你相信我。就五分钟,之后如果你还想离开的话,我不会拦你。”

他能感觉到带土在犹豫,便迅速绕到他身前,用双手捧起他的脸。男人正怒视着他,但并没有拒绝他的触碰。他没有再进攻卡卡西,或者把他推开,这事实一定是个好兆头。他在等着卡卡西自证。

卡卡西一点时间也没有浪费。他松开带土,小心退后了几步,见带土依然没有动,卡卡西转身离开了房间。他从走廊里一溜烟跑过去,冲进了起居室;凯和天藏正在这里打牌,阿斯玛则在厨房缠着伊比喜做晚饭。卡卡西无视了他们全员,直接找到水门。“带土的武器在哪儿?”

水门疑问地扬起眉毛。“为什么问这个?”

“我需要它们。”

水门一定知道他打算做什么,因为一秒钟后他皱起了眉头。说到底,当带土应该被关在自己的房间里,而其他人都处于放松之中时,现在毫无需要武器的理由。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几乎像是马上就要朝卡卡西展开说教,告诉他不能把武器交给一名法外之徒的重要性,因为对方很可能反过来对付他们;但之后他只是叹了口气,朝厨房点了点头。“在洗碗池下面的篮子里。”

卡卡西连谢谢都来不及说,转身前往厨房,推开里面的两个人,抓起那把刀。这正是他被绑住手腕时、带土交给他的那把工具,所以卡卡西把它带回去正合适。此外,如果他拿走那些枪,肯定会有人追过来,质疑他的行为。他还从水门之前使用过的供应库里又拿了一些多余的绷带。然后,在他们来得及问他在干什么之前,卡卡西跑回了带土所在的房间。

(TBC)
————————

PTSD土,心疼……

评论(6)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