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God Bless NJR10👑

【带卡】世界之敌 21

宇智波带土想要毁灭大家都得到了幸福的完美世界。长篇HE。
前文:传送门
————————

二十一、噩梦的战场

从木叶出发后第四天的上午,带土等人的小队按计划抵达了火之国的东南港口,与等在那里的纲手汇合。

在第二次忍界大战中,纲手的恋人加藤断战死,弟弟绳树也因误入陷阱而身受重伤,虽然万幸保住了性命,余生却不得不与轮椅为伴。接连降临在亲近之人身上的悲剧令纲手厌倦了忍者的生活,战争结束后不久便带着弟弟和断的侄女静音离开木叶,踏上了周游列国的旅程。

尽管如此,纲手并未完全断绝与村子的联系,一直在与自来也保持着不算频繁、却很稳定的通讯。第三次忍界大战期间,她甚至曾短暂地回归过木叶,但在神无毗桥之战结束,战局已定后就再次离开了。因此,对于带土等人来说,上一次见到她也已是十多年前的事情。

小队在约定好的第三码头见到了纲手。明明已年过半百,千手一族的公主看上去依旧非常年轻,美丽与威风不减当年。她向众人一一点头致意,最后望向朔茂,将一只手搭在老友的肩上。“卡卡西的事我都从自来也那儿听说了。你最近一定很辛苦吧。”

“这个嘛……从妻子过世以来,确实好久没有过这么艰难的时候了。”朔茂苦笑。略一停顿,他的眼神又微微温和下来,“不过,好在发生的也不全都是坏事。绳树还好吗?”

“他和静音在短册街。我在那边有几个熟人,拜托他们暂时照顾一下。”纲手回答。又拍了拍朔茂的肩膀,她放下手臂,看向其他人,“出发之前,有件事要先和你们说一下。自来也身上常年带着我留给他的蛞蝓,你们上一次去雨隐村时,我嘱咐他在那儿留了一只分裂体,用来监视那里的情况。三天前蛞蝓传回消息,晓已经出动了,是由鸢所率领的五人小队。”

听到这个消息,忍者们不由得都神情凝重起来。纲手又说:“要制服并封印六尾,又要抵挡鸢并保护玖辛奈,老实说就算加上雾隐那边的人手,也未必能让人放心。所以,我一接到消息就联系了自来也和水门,让他们再派出一支增援小队。虽然没时间在这儿等援兵来了,但如果他们行动够快的话,应该可以在半天之内和我们汇合。”

带土和朔茂对视一眼,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模一样的信息:鸢这次一定还会带着卡卡西过来。如果他们想要夺回卡卡西的遗体,就绝对不能放过这次机会。

说话间雾隐村派来的船已经到了。众人鱼贯登船;目的地是水之国西部的大岛之一辰之岛,五代目水影正在那里等着他们。这是最后的休整机会,从踏上水之国陆地的那一刻起,与尾兽或晓的战争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因此大家都不再聊天,各自在甲板上散开,养精蓄锐。

和其他人拉开一段距离,带土独自靠在左舷的栏杆上,看着脚下的大海在风与船的作用下摇曳翻涌,阳光碎裂成金色的斑点,在海面上跳跃,反射出令人炫目的光彩。他望向那流水,只觉得自己的思绪也如它一般,正在脑海中不断波动起伏。

这一次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他都要把卡卡西从鸢的手中夺回来,这已是毋庸置疑的了。但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在这几天中一直困扰着他,令他心神不宁:那就是鸢的真实身份。

仔细回想两人之间的数次冲突,其实不难看出,鸢对他的针对并不只出自于他火影门生的身份,也并非因为他们同为宇智波一族,并拥有同样的万花筒写轮眼。鸢所专注的,与出身和战力无关,而是宇智波带土这个“人”——他的所言、所行、所想。

一次次地,鸢质疑、进而否定带土的意志与信念,将他所看重的事物贬斥得一文不值。面对带土时,他的态度在轻蔑中夹杂着痛恨,在痛恨中夹杂着怜悯,在怜悯中又好像还有一些更深层次的感情,但现在的带土还无法完全分辨清楚。

——外族人是无法觉醒万花筒写轮眼的。只有宇智波一族的人在受到重大刺激的时候才会开眼……比如,目睹重要的亲人或挚友死在自己的面前。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个,你心里应该很清楚。不要被表象蒙蔽了!


恍然间带土又想起了出发前富岳对他的警告。宇智波的族长在怀疑谁,在暗示着什么,带土心如明镜;但他自己却有着不同的见解。

假如鸢并不是与鹿惊合谋,杀死琳并夺取了他的眼睛,而是——

一阵喧闹打断了带土的思绪。他抬起头,顺着不远处水手所指的方向望去,看到一艘小船正从右前方乘风破浪而来,飞快地向这边靠近。两艘船的距离渐渐缩短, 还剩下不到两百米时,从对面的船上突然跳下三个人,直接在海面上朝他们奔来。

“水影大人!”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

此时分散在船上各处的玖辛奈等人也都聚拢了过来。那三人跃上甲板,果然是照美冥与她的两名护卫,青和长十郎。女水影的裙摆已被海水打湿,但她显然已顾不上这些,登船便开门见山地说道:“纲手公主在哪里?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向木叶的各位说明。”

“我在这。”纲手分开众人走到前面,“怎么了,水影阁下?我记得你可不是这么匆匆忙忙的人。”

“承蒙惦念,不胜惶恐。”冥向她点头致意。又看向带土等人,“木叶的诸君,你们不远千里赶来帮忙,雾隐村非常感谢。但现在我恐怕不得不在此宣布一个坏消息:六尾大概已经被晓擒获了。”

闻言,所有人都露出了吃惊的神情。“怎么回事?”纲手问。

“等待各位到来的期间,我一直在向外不断派出斥候,监控六尾的行踪。”冥说,“然而一小时前,本该按预定计划返回据点的暗部却并没有现身,很可能是遭到了晓的毒手。”

“如果水影大人持有带着失踪者气味的物品的话,我可以让忍犬来搜索他们的方位。”朔茂说,将手伸向背后作势拔刀。

“不,不用麻烦。”冥连忙摆手,“实不相瞒,当初成功暗杀羽高后,虽然封印六尾的行动失败了,但我们也在它的身上留下了特殊的记号。尽管不如木叶的忍犬机动性强,但我们也有自己的一套追踪的办法。”

朔茂知道这是各个忍村的不传之秘,点点头不再说话。冥又说:“而问题也就出在这里。六尾逃脱后,为了躲避我们的搜捕,一直在各地流窜,最远的时候一天能横跨半个水之国;然而和暗部失踪的时间一样,一小时前开始,它就不再进行像之前那样的长距离移动,几乎一直都停留在同一个地方。所以据我推断,它已经被晓制服的可能性极高。”

“那现在我们要怎么做?”带土问。

“这就要看各位的意思了。”冥说。她挺直脊背,神情严肃起来,周身流露出身为忍村首领的威严气度。“木叶与四代目火影已展现出极大的诚意,甘冒风险出手相助,我们雾隐村当然不能吝啬。九尾也在晓的觊觎之列,如果你们打算回去,我会亲自护送你们返回火之国的港口;如果决定留下来与晓一战,我们也会全力配合你们的行动,立即改变航道,前往六尾所在的癸之岛。”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看向玖辛奈。九尾人柱力则如此回答:

“那就拜托你了,水影大人。”
————————

数小时后,癸之岛。

原本繁茂的树林在暴力之下被夷为平地,六尾瘫在坑坑洼洼的地面上,巨大的躯体被数条黑色锁链紧紧缠缚,末端连接着的黑棒深钉入体内,抑制了它所有的反抗能力。它有气无力地躺在那儿,似乎已奄奄一息,只有触角偶尔的摇晃表明它还没有完全失去意识。

空地的边缘,五名晓的成员聚集在那里,进行恶战过后的休整。

“看到了吗,旦那!”迪达拉兴致勃勃地说,即使袖子被六尾的酸液腐蚀了大半也没能打消他的激情。“面对C3的威力,就连尾兽也不敢硬碰硬!这就是我的艺术,瞬间的美,嗯!”

“你在说什么傻话。”脱去绯流琥、现出真身的蝎对此不以为然,“要不是我用三代风影的千手操武困住它,你那笨重的黏土根本没有伤到它的机会。这足以证明——”

“好了好了,两位不要争了。”在两人的争论正式开始之前,鬼鲛走了过来。鲛肌被他扛在肩头,倒刺上沾满了暗红的血迹。“决定性的一击果然还是鸢先生的功劳。没有轮回眼,想要让脱离了人柱力的尾兽这样服服帖帖,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他说着,回头向上望去。“对吧,鸢先生?”

三人交谈的工夫,晓的首领正站在高处的一根树枝上,向着远方眺望。卡卡西安静地蹲在他的脚边,一动不动,一旁的树干上,白绝刚刚缓慢地缩回了树皮里面。

“九尾已经登陆,正在朝这边赶来,离此地大概还有不到五十公里。”他说道,没有回头,也没有理会鬼鲛之前的话。“蝎,你留下来;佩恩和小南还有半个小时就到,等他们接管了六尾,你再赶过来与我们汇合。”

“我有异议。”蝎说,“不如让迪达拉留下,反正他有飞行道具,追上来的速度比我快。而且……”他微微眯起眼睛,朝着卡卡西的方向一抬下巴,“这家伙的老爹不是也来了?上次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就让他们跑了,这回可得给我一个和木叶白牙好好打打交道的机会。”

“如果你这么打算的话,那么好吧。迪达拉,你在这儿等佩恩和小南,鬼鲛和蝎跟我走。”

“旦那想为父母报仇,我倒是无所谓,嗯。”迪达拉一耸肩,无视了蝎“多管闲事!”的低喝,“不过这样能行吗?那边了不得的家伙也不少,只凭你们三个……四个?”

“无所谓。”鸢斩钉截铁地说。他回头望向空地上的部下们,写轮眼中闪烁着冷酷的光芒。

“不论他们再来多少人,都不是我的对手。”
————————

于是行动就此确定,迪达拉留在空地上看守六尾,其余四人则朝着白绝所给出的方向前进,准备与木叶与雾隐的联合小队狭路相逢。

叛忍们以菱形阵型在树枝间跳跃穿梭,鸢一马当先,卡卡西与鬼鲛一左一右,蝎殿后。奔出一段距离,鬼鲛渐渐追了上来,与他齐头并进:“鸢先生,从刚才起你似乎一直就很焦躁呢。我的国家曾给你留下过什么不好的回忆吗?”

鸢连贯的步伐因为他的话而出现了极细微的停顿,身体直接从前方横着的一根树枝中穿了过去——为了保险起见,他已不再随意动用神威,之前的障碍物都是用手拨开的。

“有吗?”他很快调整好自己的状态,语气平板地反问。

“那就只有您自己心里清楚了。”鬼鲛回答,“只是一份有些唐突的提醒……大战当前,您还是冷静下来的好。”

“这一点用不着你来提醒我。”鸢低声咕哝。听着鬼鲛的脚步声退回了原位,他收回目光,重新望向前方不断向两旁倒退的树木。

焦躁吗?

当然了。


回到这个岛上,对他来说就如同一场噩梦的重温——令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二十年前的那个晚上,当他如现在一般在丛林中拼命奔跑的时候,在前方尽头等待着他的究竟是什么。

雨。血。电光。逝去的生命。破碎的约定。地狱。

从踏上癸之岛的那一刻起,旧日的回忆便犹如幽灵鬼影,在他的脑海中盘旋不去。就像他再次这对写轮眼的另一个所有者连通了视觉那样,令那一幕凭空凝固成型,萦绕在他的眼前,强迫他再次品尝愤怒与绝望的苦涩余味,历久弥新。

“写轮眼的英雄”于当日死去。“救世主”与“废物”于当日诞生。

鸢偏过头去,瞥向左后方的卡卡西。在他思绪中浮现出来的却是另一张脸:稚气未脱便已带上了战争风霜的烙印,左眼上疤痕鲜明,大睁着,当中写满了震惊与痛苦。一行透明的水迹从眼角滑落,分不清是雨水还是眼泪。

赝品。他在心里低声说,究竟指的是谁,自己也不甚清楚。

鲛肌发出了警觉的呼呼声。鸢收回心神,发现他们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树林的边缘。又越过几棵树,前方豁然开朗,一大片宽广的空地赫然出现;认出了周围的景物,鸢不禁呼吸一滞,瞳孔骤然收缩。

这里是……

就在这时,对面的树林中也传来了一阵窸窣声,随即一行人就从里面冲了出来。鸢猛地抬头望去,恰好和紧跟在冥身后的带土打了个照面。

视线对上的瞬间,仿佛有火花在两人之间迸射飞溅。

“……当心!”冥见到晓众人也是吃了一惊,很快反应过来,高声示警。其余人此时也陆续出了丛林,纷纷从惊诧中回神,迅速摆开阵型。带土和朔茂在最前面,两边是冥和长十郎,中间是纲手与青,亥一护卫着玖辛奈站在最后;冥所率领的四小队暗部则冲到了最前面,以半圆阵型将四名晓包围起来。

短短数秒钟内,空地上已是杀意弥漫,战斗一触即发。

“得了六尾依旧贪心不足,还想继续夺走九尾吗?”目光从儿子的身上移开,朔茂望向鸢,低声道。

“既然是送上门来的战利品,不一块儿带走岂不可惜。”鸢慢条斯理地回答。面对突然遭遇的敌人,他已飞快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波动,重新变回了那个冷静强大、高高在上的晓之首领。

“有这么多人在这儿,即使是你们,也未必有胜算吧!”冥喝道。

“水影,这是晓与木叶之间的战争,你们本来没有必要趟这潭浑水。何必多管闲事?”

“木叶的各位是我们的客人,让贵宾在水之国境内出了事,这可不是雾隐村的待客之道。”冥毫不犹豫地回答,“况且你是杀害先代的罪人,正好叛逃的鬼鲛也在这里,还省得我们再去费力找你们了!”

“不识好歹。”鸢冷笑,“既然这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们好了。”

他说着,飞快地结下一连串手印,一掌击在地上。“通灵之术!”

砰!!

轮回眼地狱道的能力发动,一大团数米高的白烟在空地上爆炸开来。站在最前面的朔茂最先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喊道:“散开!”

轰隆隆——!!

在水牛与分裂犬的践踏之下,原本平坦的地面很快变得四分五裂。阵型被瞬间冲散,所有人都下意识躲开通灵兽的攻击,各自跳到安全的地方站定。

待白烟散尽,由九只巨兽所组成的通灵兽军团已经反过来将他们团团包围。晓的几人也已分散开来,鬼鲛站在变色龙的头顶,蝎站在蜈蚣的头顶,一左一右封锁了退路;鸢则带着卡卡西站在犀牛的头上,正对着木叶与雾隐的忍者们。

“现在双方的数量就平等多了。”他居高临下地望着地上的众人,解下缠在腰间的锁链,将两端的铁环扣在自己的手腕上。“开战吧!”

(TBC)
————————

照美冥不知道的是,她无意中阻拦了木叶众人知道真相的机会……
大战一触即发!下章鸢总花式惨烈掉马!

评论(54)

热度(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