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God Bless NJR10👑

【带卡】附骨(完)

@精二有什么办法 点的人外梗,羽蛇神土X探险家卡,一发完结。
本质架空,请勿与现实对照。
预警:人外H描写(蛇信,鳞片,etc.),带土有蛇尾人身形态。
————————

1

这是卡卡西在丛林中迷路的第四天。

无线电始终接收不到凯和天藏的信号,还有四节电池,必须都留给手电。一周前他们刚刚抵达美洲,第一轮探索并不打算太过深入,因此出发前三人把大部分行李都寄存在了丛林外围的部落里,身上仅带了一天份的口粮。自从和朋友们失散时起到现在,尽管卡卡西节省再节省,手头也只剩下了两根能量棒,五块压缩饼干,还有半壶清水。

太阳渐渐从东方升起,驱散了夜晚林中弥漫的阴湿寒气。卡卡西慢慢从树上爬了下来,落到地面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担心半夜熟睡时会被毒蛇或其他猛兽袭击,他这三个晚上都没怎么合眼,现在又饿又累,体力和精神都已濒临极限。如果再找不到出去的路,恐怕他就要葬身在这片原始蛮荒之地了。

卡卡西在丛林中艰难跋涉前行,下垂的藤蔓遮蔽了他的视野,扭曲突出的树根挽留他的脚步。半小时后,再次绕回最初刻下记号的大树下时,银发的探险家已不再惊讶。三天来他绞尽脑汁,运用了各种野外求生的经验与诀窍,然而不论如何尝试,朝哪个方向走,最终兜兜转转,却总会回到这处出发点。

就像有某种神秘的力量把他困在这里了一样。

此时太阳已完全升起。就着冷水吞下饼干,卡卡西将视线投向东南方绵延的斜坡,那边是他唯一还没有探索过的区域。和天藏与凯失散后,他并不记得自己有过爬上爬下的经历,一直都只是在同一海拔高度的山林中打转,但这已是他在走投无路之下最后的选择。再者,往好的方向想,要是他能爬到坡顶,站在高处,也许就能更好地看清这片丛林的全貌,从而辨认出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不管怎么说,他总得试一试。

打定主意,卡卡西吃掉最后一块饼干,整理好行囊,拄着登山杖朝斜坡走去。说来也怪,这一次,将他困住的那种魔力似乎突然失去了效用,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脚下的地面在倾斜着缓慢向上,自己在逐渐远离带有刻印的那棵大树;意识到这一点,卡卡西不禁精神一振,努力加快了步伐。

太阳上升到头顶正上方之前,他终于爬到了斜坡的顶端,汗流浃背,气喘吁吁。这里草木稀疏,视野开阔,一扫丛林中的沉闷逼仄之感。顾不得观察周围,卡卡西挺直后背,闭上双眼,深深吸入一大口清新的山风。

再次睁开眼时,映入眼帘的一切却令他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2

呈现在卡卡西面前的,是一座湮灭于时光中、无人问津的失落之城。

斜坡的对面竟是一处盆地。那座城就建在盆地的正中央,尽管如今已被藤蔓和青苔所侵占,却依稀还能看出方形的城墙轮廓,断垣残壁掩盖在满目葱郁之下。整座城的布局一目了然,被两条宽敞的直线大道交叉分割为四块,除斜坡外其余三条路的尽头各修筑着一座金字塔,在城池边缘无声矗立。卡卡西敏锐地注意到,正对着自己的这一座比其余两座要多出一层,更高大,也更加雄伟,最上一层恰好与斜坡坡顶平齐,正面露出一处黑漆漆的洞口,吸引着外来人进去一探究竟。

他眺望着那处洞口,心中惊疑不定,两股念头天人交战。直升飞机着陆前他们曾在这片地区上方低空盘旋了一周,此等规模的古城与金字塔,俯瞰时本该很轻易就能发现,但卡卡西却毫无印象。况且这里虽然人迹罕至,却也不至于完全不曾有人来过,怎么也轮不到他来成为第一名发现者。

理智告诉他应该就此折返,重新去寻找与天藏和凯汇合的办法;但身为探险家的好奇心却在跃跃欲试,催促他忽视这一切古怪的迹象,步下斜坡,前往那座高塔——

——Quia ven,mi a ven。

树海沙沙作响,一个低沉的声音在他的耳畔轻声呢喃,不等卡卡西去分辨是什么语言,便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一阵风从身后吹来,仿佛在推着他向前;回过神来时,卡卡西发现自己已经走下了大半斜坡,城门的废墟已近在咫尺。

定了定心神,他克制住回头望向来路的冲动,握紧手中的登山杖,毅然继续走了下去。

越过那扇破烂不堪的石头拱门,一个全新的世界出现在了卡卡西的眼前。在坡顶俯瞰时被绿色所淹没的这条大道,此时却突然变得干干净净,红褐色的土地压得无比紧实,足以让载满货物的马车从上面通过而不留下痕迹。道路两旁每隔一段距离就伫立着一对近三米高的石头人像,手持长矛做武士打扮,眼耳口鼻都雕刻得清清楚楚,横眉立目,不怒自威。数百年的风霜侵蚀,雨水洗礼,似乎完全没有在它们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事已至此,任何怪诞的景象都无法再打消卡卡西前进的决心。他在这条时光凝固的道路上大步前行,目光始终牢牢锁定在尽头的金字塔上。他有预感,在那里他一定会有所发现,或许那就是解开这一切谜团的钥匙。

他终于到了金字塔的脚下。从近处望去,这座人类造就的巨物比先前看起来更加壮观,更加慑人,也更加神秘。等人高的方形巨石上刻满了玄妙生动的浮雕,最常出现的形象是一条生有羽翼的蛇,在空中翱翔,盘踞在山顶,与其他狰狞可怖的怪兽搏斗。他开始向上攀登,一步一步记着台阶的个数,三百六十五阶过后,终于来到了金字塔的顶端,那处洞口的外面。

——Quia ven,mi a ven。

那个声音再次在他的耳边稍纵即逝。深吸了一口气,卡卡西打开手电,向里面走去。又是一连串向下的阶梯,坡度并不陡,径直深入金字塔的内部,台阶尽头是一条极短的走廊,迎面是一堵石墙,上面密密麻麻地刻满了陌生的象形文字。

绕过那堵石墙,卡卡西知道,他已经来到了此行的终点。

3

这里显然是整座金字塔的正中心。高而宽广的石室,正中央是一处半人高、一人多长的方形祭台,正午的阳光从上方金字塔顶端的甬道落下,恰巧照在祭台上面,使这里成了整间石室内唯一有光亮的地方。卡卡西小心翼翼地向祭台走近,一边走一边用手电筒照向周围,果不其然在四面墙壁上发现了更多的浮雕。

浮雕上描绘的似乎是一场盛大的祭祀:祭司在前头开路,全副武装的武士牵着即将用做人牲的奴隶沿着大道前行,两旁是手持玉米等谷物、载歌载舞的民众;最终他们来到这座金字塔的脚下,杀死人牲,挖出心脏进行祭献,试图以此取悦羽蛇神,主宰生死、风雨、文化与丰收的伟大神明。

正对着祭台的墙上所雕刻的便是仪式的情景。这片浮雕比卡卡西一路走来所见到的任何一块都要精致:羽蛇神庞大的身躯盘踞在金字塔上,尾巴缠绕着它的神庙,双翼完全伸展开来,颈项前探弯出优美的弧度,向下方顶礼膜拜的凡人们吐着信子。竖瞳,尖牙,蛇信,每一根羽毛,无不刻画得栩栩如生,纤毫毕现,就像它随时都能从浮雕上脱离,展翅腾飞。

收回赞叹的目光,卡卡西看向面前的祭台。他惊讶地发现,这祭台竟是由一整块巨大的黑曜石所雕成,四角是向内的羽蛇头像,眼窝里镶嵌着血玉,大张着嘴,后颈的羽毛发怒般地竖立着。沿着祭台边缘、连接四座头像的是一串凹陷下去的玄奥符号,看起来和入口处石墙上的是同一种文字。

如果将这些东西记录下来带出去,也许能成为一项重大的考古发现……

抱着这样的念头,卡卡西忍不住伸出手去,沿着凹槽描摹那些文字。谁料他刚把手指探入凹槽,突然感到指尖传来一阵刺痛,随即手指便像是被某种无形的力量吸附住了一样,无法再缩回来。与此同时,以他的手指为起点,凹槽底部开始涌上某种暗红色的粘腻液体,逐渐向两边蔓延开去。

尽管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血正在被抽出去,但这显然不是什么正常的现象。心提到了嗓子眼,卡卡西被迫站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那些液体注满了这一边的整个凹槽。相邻两角的羽蛇突然活了过来,眼珠灵活地转动着,口中发出轻微的咝咝声;随即较短的两边凹槽也开始漫上血液,然后是另两只羽蛇,对面的最后一条凹槽……

前方传来细沙簌簌落下的声音。卡卡西猛地抬头,震惊地发现自己一分钟前的感想居然成为了现实;灰白色的浮雕碎裂,化作齑粉,下面露出来的是光滑的青白色鳞片与颜色绚丽的羽毛,在昏暗的石室内闪烁着神秘的微光。那条蛇转过头来,璀璨鲜红的竖瞳直视着他,仿佛在一瞬间就已将他从内到外看了个通透。

下一刻,它真的扇动双翼,从墙壁上飞了下来,扑向卡卡西——

啪!

毫无预兆的爆裂声响,属于人类的双足轻盈地落在地上。在手指无法移动的情况下,卡卡西依旧向后倒退了一大步,目瞪口呆地盯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男人。

化成人形的羽蛇神无疑是一位非常英俊的男性。他赤//裸着精壮的上身,腰间裹着紫色的缠腰布,肩上披着华丽的斗篷,花纹与蛇形态时羽毛的颜色变化如出一辙。头戴鲜艳的羽冠,颈间、手腕与脚踝佩有玉石与黑曜石串起来的首饰,裸露的皮肤上用红与黑色的油彩画着神秘的符号。奇怪的是,他的化形似乎并不完全,右边的身体依旧是蛇皮的青白色,半张脸覆盖着鳞片的纹路,看上去好似一道道伤痕。

“Ces ne tepermetu。”

陌生的语言将卡卡西从震惊中唤回现实——显然之前他在金字塔外所听见的也是对方的声音。一只冰凉的手握住了他的右手手腕,轻而易举地将他的手指从祭台上解放了出来。不等卡卡西抽回手去,羽蛇神已将他受伤的指尖含入口中吮吸,并且一直在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这一连串事件发生得太过突然,反倒让卡卡西失去了恐惧的实感。男人眼中的欲望太露骨,令他无所适从;想要将手缩回去,钳着他手腕的那只手却稳如磐石,不给他丝毫逃脱的机会。他尴尬地站在那,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能说出来——反正语言不通,说了又有什么用?

“Ces ne tepermetu。”这时羽蛇神将卡卡西的手指吐了出来。他没有放开卡卡西,只是将刚才的那句话又重复了一遍。

“呃……”这表示他想要交流吗?“十分抱歉,我……!!”

还没等卡卡西磕磕绊绊地憋出一句当地部落的语言,男人突然欺近,一把搂住了他的腰。卡卡西还没来得及反应,便感到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下一刻后背一痛,他已经被重重地丢到了祭台上。羽蛇神也随即跳了上来,以四肢作为牢笼,将他囚困在祭台与自己的身体中间。

“Ces ne tepermetu。”男人俯下身去,与卡卡西额头相抵,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羽蛇神第三次说出这句话,腔调中透出明显的满意。他吐出长长的信子,暧昧地舔过卡卡西的嘴唇。

【【【性感古神,在线吃♂人】】】

4

……

“前辈?醒醒,前辈!卡卡西前辈!”

“喂,卡卡西,你没事吧?快醒醒!”

此起彼伏的呼唤声将卡卡西从混沌中唤醒。一只手在轻拍着他的脸,另一只在摇晃着他的肩膀。

皱起眉头,他将那两只手挥开,艰难地睁开眼睛。视线从模糊转为清晰,眼前出现的是天藏和凯焦急的面孔。两人都急出了一脑袋汗,见他醒来,这才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

“……天藏?凯?你们怎么……我是在……”记忆回笼,卡卡西打了个寒颤,迅速清醒了过来。他猛地坐起身,环顾四周;他正坐在一棵树下,数十步外,一条小溪潺潺流淌。他认得这地方,四天前他们就是在这里生起火吃了午饭,然后他才和同伴们失散的。

他低头看向自己。衣衫完好无损,连个破洞也无,除了双腿有些酸麻僵硬之外,身体上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他迟疑着抬起手,抚上自己的嘴唇,男人低语时引起的震颤还残留在唇瓣上,仿佛随时能轻易挑起来自灵魂深处的悸动。

可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他曾经找到了失落的羽蛇神庙,唤醒了沉睡的古神。难道那些事都是假的,只是一个光怪陆离的梦?

“我……我怎么在这儿?”他迷茫地望向面前的两人。

“你怎么在这儿?前辈,你一直就没动地方好不好!”天藏双手叉腰,没好气地回答。“吃完午饭后,凯先生提议沿小溪往上游走走,前辈你却说自己犯困,要在树下睡一会儿。于是我留下来看着你,凯先生一个人去探险,四小时后他都回来了,你还在呼呼大睡,怎么叫也叫不醒。你要是再不醒来,我们两个就得抬你回部落,找巫医去了!”

“虽然我永远的对手已经醒了,但是依我的观点来看,我们还是回一趟部落的好。”凯摸摸下巴,煞有介事地点着头,“他虽然平时懒懒散散的,做正事时却从不会拖人后腿,像这样突然昏睡绝不是什么正常的表现。保险起见,最好让巫医给他看看,听说他们会让病人喝掉一整碗蝎子和蜈蚣的混合物……”

“好了好了,到此为止。”天藏脸色发绿,卡卡西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姿态。“我很好,什么事都没有,让你们担心了是我不对,抱歉抱歉。现在我们可以商量下一步的行程了吗?”

“趁你埋头大睡的时候,我在上游发现了一处绝佳的露营点。”凯向他竖起大拇指,露出一个闪亮的笑容,“你也一定会喜欢那儿的,卡卡西!”

“是,是。”卡卡西嘟囔着站起身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土。天藏热心地递来他的背包,他道了声谢,一边跟在凯的身后走向小溪,一边将登山包背到身后去。

“诶等等,前辈!”走在他身后的天藏突然叫道,“你的背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嗯?”卡卡西和凯都停下来回头看他。天藏三两步追上卡卡西,把他的背包拽了下来。他指着卡卡西的后背,张开嘴刚要说话却突然愣住了,表情变得困惑起来。

“怎么啦?”卡卡西扬起眉毛。

“那个……”天藏退后一步,挠挠耳朵,有些尴尬。“可能是我眼花了……刚才前辈没背上包之前,我看到你衬衫下面透出了什么图案……就像一大片彩色的纹身一样。”

“纹身?”卡卡西扭过头去,顺着领口看向自己的后背,上面什么也没有。又转过身背向凯,后者耸耸肩,也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我只在左边肩膀上有个纹身,你又不是不知道。”

“呃……那可能是我眼花了吧……哈哈哈哈。”

这个小插曲很快过去了,不论是天藏、凯还是卡卡西本人都没有再放在心上。三名探险者沿着之前凯开辟出来的小路走向上游,继续深入古老丛林的中心地带。

卡卡西的工装裤下,化作纹身的羽蛇神绕着他的腿,重新无声地游了上来。这一次他没有再盘踞在银发男人的后背上,而是划分领地般地、用尾巴在对方腰上绕了一圈,之后才来到胸前停下。

他将头枕在卡卡西的左胸口处,仿佛在亲吻心脏。

(THE END)
————————

文中古城的原型是特奥蒂瓦坎(虽然被我缩小了许多倍),一切相关资料来源于知网。
土哥说的六句乱码来自于西班牙语的音节调换,翻译如下:
Quia ven,mi a ven =Ven aquí, ven a mí =过来,到我这里来
Ces ne tepermetu =Tú me perteneces =你属于我
Poercumi ta enlica = Calienta mi cuerpo =温暖我的身体
Vas mue teno =No te muevas =不要动
Brenom mi a malla = Llama a mi nombre =呼唤我的名字
Saca a mevalie = Llévame a casa =带我回家

另外Quetzalcoatl就是西班牙语的羽蛇神,经过四次强行变形变成了Uchiha Obito。
我对西班牙语一窍不通,以上句子来自各大在线翻译网站,如有错误欢迎专业人士指正。
希望二二喜欢!感谢阅读!

评论(48)

热度(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