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带卡】世界之敌 22

宇智波带土想要毁灭大家都得到了幸福的完美世界。长篇HE。
前文:传送门
————————

二十二、三方联眼

癸之岛,远离战场的某地。四名忍者在树林间急速前行,飘飞的红纹白斗篷说明了他们的身份——木叶的援军小队。

“自来也大人,请将行进方向由十点钟变更为十一点钟。”趴在自来也肩上的蛞蝓从他的头发里钻出来,细声说道。她顿了一顿,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叫,“他们停了下来……啊!跟着纲手大人的我的分身好像消失了!”

“大概已经开始战斗了吧。”自来也说,眉头皱得更紧。“还有多远?”

“以现在的速度,半小时内可以抵达纲手大人身边。”

“你们两个,还跟得上吗?需不需要休息五分钟?”自来也向身后的两名年轻忍者喊道,“从木叶出发就是一路急行军,就算到了战场,如果筋疲力尽了也帮不上忙!”

“不,不用费心。现在还是尽早去支援带土他们的好。”鼬回答。

“我同意鼬君的意见。”琳也说,“况且之前从港口到这里还坐了船,已经足够我们恢复体力了。我所担心的,反倒是……”

她没有说完,担忧的目光越过自来也,投向前方。

自来也回过头去。秽土之身不会疲惫劳累,尽管全权包揽了几日来的守夜职责,银发的转生者依旧精力十足,一马当先跑在小队的最前面。鹿惊微微偏转过脸来,表情掩盖在面具之下,三人只能听见他平淡的声音:“十一点钟吗?知道了。”

说罢,他用脚在树枝上重重一蹬,眨眼间已又和他们拉开了一段距离。

啧……也不知道带他出来究竟是对是错,自来也暗想。对方是五名S级叛忍,其中还包括鸢和他所操纵的卡卡西,绝对是无比棘手的敌人。有他、纲手和朔茂在这,再加上水影和其他人,即使自保无虞,想要歼灭对方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如果在战斗正白热化的时候,鹿惊突然从背后插了他们一刀……

小子,你最好争气一点,别做出什么反水的事来。望着那一缕在兜帽的边缘飘扬、闪耀着微弱光芒的银发,自来也眯起了眼睛。否则在封印你之前,我一定会让你尝遍秽土之身所能感受到的一切痛苦。

那个不论别人说什么、都坚持选择相信你的男人,这一次可是决定为你而赌上性命了啊。
————————

在鸢说出“开战”的同一时刻,木叶与雾隐的忍者们也做出了各自的应对行动。

“长十郎,青,和暗部们一起攻击通灵兽,把它们送回该去的地方!”冥向部下们发出命令,随后便独自冲向了鬼鲛。

“亥一,保护好玖辛奈!”纲手也叫道,“敌人交给我们来对付!”

“这回由你来拦住卡卡西,”在战场的最中心,朔茂对带土说。木叶白牙今日的装束不同以往,短刀横别在腰后,背上背着的却是一把陌生的长刀,以褪色的布条层层缠裹,只露出一个黑色的刀柄。“我来和鸢做个了断。”

男人声音中流露出的强烈杀意令带土不禁为之侧目。“可是,鸢的写轮眼只有我才能对抗……朔茂先生!”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朔茂已反手抽出短刀,朝站在犀牛头顶的那两个身影冲了过去。带土连忙跟上;两人一前一后跃向空中,不料还没等跳到犀牛身上,斜下里突然扑过来一只人形傀儡,向两人张开嘴巴——

“铁砂时雨!”

千钧一发之际,带土抓住朔茂的肩膀,将神威的效果同样施加给他。大量密集的铁砂弹从两人的身上穿透过去,速度快得难以捕捉。

“那是……三代目风影?”朔茂震惊地望着那只傀儡。

说话间他和带土已经又落回了地面。三代目风影背后展开巨大的砂铁之翼,扇动着轻盈地降落下来,落到他的主人、挡在两名木叶忍者面前的傀儡师身后。

“这么着急和你的儿子再会吗,木叶白牙?先等等吧。”蝎活动手指,三代目风影的右手吱嘎作响,从手臂中伸出数把大刀,发出险恶的咔嚓声。“我可是为了你才主动提出参加这次行动,大老远从雨隐村跑到水之国来的。”

“那头红发……你是千代的孙子?”朔茂打量着他,神情渐渐转为凝重,“原来是这样……你就是赤砂之蝎。”

“三十年前,你在第二次忍界大战中杀死的砂忍傀儡部队正副指挥官,那是我的父母。”蝎回答,“拜你所赐,我意识到了人的生命是一种多么脆弱而又容易消逝的事物,只有傀儡才能永远存在,以永恒的美保留下来。”他回头瞥了眼身后,语气中带了一丝淡淡的讥讽,“你的儿子不也是一样吗?被鸢用那只眼睛操纵着,实际上和傀儡已经没什么区别了吧。”

“你……”带土刚要开口,被朔茂抬手拦住。白牙上前一步,挡在他的面前。“你先过去,这里交给我。别太冒险,我随后就到。”

“这份狂妄真是令人厌恶。”蝎冷笑,“就那么自信能一个人迅速地战胜我吗?”

“这不是你我之间的战斗,而是木叶与晓的战争。而这场战争的结果,也不会受你我的胜负生死所左右。”朔茂平静地说。手腕翻转,他将短刀从反手转为正手,语气加重。“快走!”

“带土!”身后传来玖辛奈的喊声。带土回头,九尾人柱力仍站在亥一身边,双手手指在胸前交叉成十字,一个影分身正朝着他们这边跑来。“我和你一起去!”

说话间她已经来到了二人面前。掠过朔茂身旁的瞬间,两名忍者的目光在空中交汇,各自略一点头,仿佛达成了某个共识。随后玖辛奈便抓住带土伸过来的手,两人一起穿过蝎的又一轮铁砂攻击,朝前方奔去。

此时战局已有了几分变化。在长十郎与青的带领下,雾隐的暗部们合力击溃了三头通灵兽,半数的人向着犀牛包围过来。鸢不知何时已失去了踪影,卡卡西则从巨兽头顶一跃而下,径直迎向玖辛奈和带土,双脚还未落地便飞快地结了一串印:“雷遁·雷虎通杀!”

“风遁·大突破!”

从玖辛奈口中吐出的旋风对上了咆哮着袭来的雷犬。同为C级忍术,风克雷,雷犬很快无法保持形体,在两名木叶忍者眼前溃散成一片耀眼的电光。但这只是个幌子;雷光散尽后,半空中的卡卡西已不知所踪,唯有杀气在周围弥漫开来——

“铛——!”

查克拉刀与短刀撞在一起,火星四溅。玖辛奈猛地转过身来,挡住了以飞雷神绕到他们背后,意图偷袭的卡卡西。“你以为我是谁的妻子?”血红辣椒望着那双诡谲的异色瞳,眼底闪过一丝哀伤,很快便被坚决所取代。

“这种雕虫小技……”刀刃上亮起红色的光芒,她一脚踢飞了插在地上的苦无,“别在我的面前卖弄!”

对方有九尾做后盾,卡卡西不得不在力量的比拼中败下阵来。玖辛奈用右手架住短刀,左手握成拳头袭向他的前胸。卡卡西脚下一点,借着她的力道向后跳去,可胸前还是被查克拉刃的边缘扫到,晓袍应声绽裂开来。

“带土,我现在要封印他,掩护我!”玖辛奈喊道,头也不回地追了上去。
————————

树林与空地的交界处,玖辛奈和亥一仍站在原地,各自握着苦无,紧张地环顾四周。

虽说这场战斗的目的是尽可能地削弱晓的力量,并探查鸢的情报,但如果九尾被晓抓走,那么木叶一直以来的所有牺牲和努力就都将付之东流。因此,不论玖辛奈是否甘心,此时也只能避开激战的双方站在一旁,以自保为第一要务。

在九尾的加持下,玖辛奈的五感比平时大大增强,亥一更是全忍界万中挑一的感知型忍者。在两人的联合警戒之下,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被事无巨细地探知,想要在不引起注意的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他们近前,简直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可凡事必将存在例外。

空间裂隙毫无预兆地绽开,鸢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来到外界,掌中生出的黑棒便已刺向红发女忍的后心。“你太大意了,漩涡玖辛奈……九尾的查克拉,我这就收下了!”

黑棒精准地贯穿了人柱力的心脏。玖辛奈的身体猛地僵住,苦无脱手落在地上;然而下一刻——

噗!

她的身影消失在了一团白烟当中。

“……影分身?!”鸢后退一步,小孔后面的写轮眼因惊愕而睁大。“原来如此,和带土在一起的那个才是本体。真是冒险的战术——”

“不只是这样,你这混蛋!”

球体嗖嗖转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鸢迅速转过头去,恰好看到“亥一”解除了变身术。玖辛奈的另一个影分身手握着急速旋转的螺旋丸,朝他劈头砸来。“摘下你这难看的面具吧!”

喀嚓——

没有被穿透,螺旋丸正正打在了鸢的头上。可碎裂的却不是他的面具;晓之首领的全身都化作了黯淡的棕色,木头纹理从他的体表浮现出来。

“他居然会木遁?”看着鸢的木遁分身在自己的面前坍塌成一堆碎屑,玖辛奈的影分身睁大了眼睛。她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回身朝战场中心望去。“不好,本体那边……!”
————————

与此同时,战场的另一端。

卡卡西仰面平躺,四肢摊开,被缠绕于周身的锁链牢牢钉在地上,半点也动弹不得。那些锁链都来自于玖辛奈的后背,火影之妻正半跪在他身上,夺来的白牙刀迫近他的喉咙,膝盖抵着他流血的胸口。

两把查克拉刀深深地插入了他的左右上臂,将那里的肌腱全部切断,即便他能够挣脱这足以抗衡尾兽的封印术,在送回阎王口中修复之前,他也无法再结印和拿刀了。

玖辛奈重重地喘了口气,偏头在肩上擦掉脸颊的血迹。她垂眼望着卡卡西,那个和她相识了近二十年、被她视作弟弟一样喜爱的青年也回望着她,面容一片冰冷空洞。

她咬紧下唇,直到口中也尝到了铁锈的味道。

卡卡西已经死了。这只是他的尸体。我们活着的人能做的,就是让他彻底解脱,不再受鸢的亵渎。

——有件事我要提前拜托大家。一会儿与晓遭遇之后,不论你们当中的谁对上了卡卡西,请务必不惜一切代价,将他的尸体彻底毁掉……这是脱离轮回眼的操纵的唯一方法。

那位父亲沉重的声音在她的脑海中回荡着。玖辛奈咬紧牙关,将刀换到左手握住,抬起右手。五指张开,指尖次第燃起了不同颜色的火焰,雷,风,水,火,土。

以我的五行封印,应该可以将你完整地带回木叶。这样一来,对于朔茂、带土、琳和水门他们,至少也是个慰藉。

放心吧,卡卡西。你的牺牲,我们一定不会让它白费——


“玖辛奈!快躲开!!”

带土惊惶的声音在她的耳畔炸响。五行封印猛地悬停在卡卡西的胸前,玖辛奈的瞳孔骤然缩小;她眼睁睁地看着一截锁链从卡卡西与她的身体中穿透过去,在她的背后化作实体,收拢,想要将他们两人一齐拖入地下——

“雷遁·地走!”

轰隆隆一阵巨响,大地在雷鸣中崩裂,裂开的缝隙中透射出耀眼的蓝白色电光。身上一轻,那段锁链再次化为虚影,玖辛奈回过神来,顾不得其他,猛地向后跃去,与卡卡西拉开一段距离。

“万象天引!”

一声高喝,鸢从地面上跃起,实体化的同时一只手捞起卡卡西,另一只手伸向玖辛奈的方向。轮回眼天道的能力发动,刚刚站稳的九尾人柱力一个踉跄,不由自主地向前飞去。

“休想得逞!”浅灰色的双眸中隐隐有红光闪动,她的怒吼中隐约仿佛能听见野兽的嘶嚎。九尾的查克拉从玖辛奈的周身爆发,背后的锁链如同具有自我意识一般,深深地插入地下。她重新站稳了身体,以此为支撑,与轮回眼的力量相抗。

“神罗天征!”脑后传来呼啸风声,鸢飞快转身,同时切换了自己的能力,将两名意图偷袭的雾隐暗部远远弹飞。几乎在他反击的同时,带土从神威空间中闪身而出,手中不知何时拾起了刚才被玖辛奈丢掉的白牙刀,刺向鸢的咽喉。

嘶啦——

晓袍的袖子被利刃划开,顷刻间血流如注。带土进出神威空间的速度比鸢更快,两人的写轮眼又互相克制彼此的虚化,情急之下他只来得及抬起手臂去挡,硬吃下了这一刀。

“你的轮回眼的瞳术并不能连续发动,只要找准时间间隔轮流进攻,想要伤到你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带土大喝,挥舞短刀的身姿竟带了几分旗木流刀术的影子——为防万一再次对上卡卡西,出发之前,朔茂特地让他用写轮眼全部观摩了一遍。“现在你的能力全都被封锁了,束手就擒吧,鸢!”

“……别小看人,宇智波带土!”鸢低声咆哮,被他的话所激怒。右肩的衣衫被撕裂,黑色的木刺从蜡白的皮肤中穿出。“凭你想要战胜我,等下辈子吧!”

木遁疾风暴雨般袭来,带土毕竟不习惯用刀,仓促下慌忙格挡,顿时左支右绌,险象环生。鸢冲了过来,右手抓向他的胸口,只待一按上心口就发动黑棒;这时从后面突然伸来一条锁链,在他腰间蛇似的绕了三圈,猛地一扯。带土倒飞出去,被朔茂稳稳接住,两人一齐向后滑了一段距离,在玖辛奈身旁停下。

“一个人上去逞什么英雄,笨蛋!”收回锁链,玖辛奈呵斥道,“就算你有万花筒写轮眼,他也不是单打独斗就能敌得过的对象。别忘了我们的作战计划!”

“……抱歉。”缓过神来带土也知道自己莽撞了,懊恼地轻声回答。又看向身旁的银发男人,“朔茂先生,你怎么过来了?蝎呢?”

“现在纲手正在对付他。”朔茂回答,目光一刻也不曾离开鸢。“她是医忍,比我更适合对抗用毒的傀儡师。”

“原来是这样。”带土恍然大悟。想起先前发生的一连串事件,他忍不住也有些后怕。“还好你来得及时……他从战场上消失后,我就一直在留意他什么时候从神威空间里出来,却没想到他居然一直用土遁藏在地下。要不是你用雷遁逼得他现身,那时候玖辛奈就危险了。”

“没关系,谁都有判断失误的时候。”朔茂温和地安慰他,“不过,接下来就不能大意了。胜负就在此一举,你可要好好看准了,带土。”

“知道了!”带土重重点头,同样将目光投向鸢。刚才他被玖辛奈拉回来后,鸢并没有紧追上来,而是把卡卡西放回了地上,自己则以保护性的姿态站在对方身前。

“轮回眼瞳术的时间间隔……”战斗暂时告一段落,他似乎也重新冷静了下来,声音恢复了沉稳。“你们不应该知道这个的。倒不如说,有关轮回眼的一切信息,以木叶当前的状况,应该是一无所知才对。你们到底是从哪儿听来这些东西的?”

他的视线在木叶众人身上转了一圈,最后落在带土的身上。“是告诉你,这只右眼不是我自己的眼睛?”

“不,现在我已经推翻这个判断了。”听他提起这一茬,带土的脸色也冷了下来,沉声说道。“我还想问问你呢……你究竟是谁?”

面对他似乎意有所指的问话,鸢却完全无动于衷。

“我早就告诉过你了,我谁也不是。”他冷淡地回答。他好像失去了继续谈话的兴致,带土刚要开口,便被他劈手打断。“过家家就到此为止吧。虽然本来是打算得到完全体后再拿出来的……不过罢了,这次就让你们破例见识一下。”

大量的查克拉在他的周身汇聚,随着结印越发躁动不安。鸢将双手按向地面,喝道:“通灵·外道魔……!!

毫无预兆地,他的召唤术在中途被打断了。鸢的身体僵在了原地,眼中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忍法·心转身之术!”

先前被鸢击飞的两名雾隐暗部不知何时已悄悄回到了战场,此时恰好解除了变身术。亥一站在离鸢不远处的地方,双手的结印将晓的首脑囊括其中。

“就是现在,玖辛奈!”朔茂大喊。

“金刚封锁!”

“雷遁·雷蛇!”


电光组成的小蛇盘上燃烧着赤炎的锁链,一同扑向被暂时控制的鸢,短短数秒便将他从头到脚五花大绑起来。几乎在被完全束缚住的同一瞬间,鸢已夺回了自己的身体,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他不禁又惊又怒,本能地想要发动虚化脱身。

但带土又怎会让他如愿。

瞳术的效果被抵消,鸢瞪大了眼睛。他竭力挣扎着,眼睁睁地看着亥一来到自己身前,一只手扶着自己的额头,另一只带着起爆符按住他的。“忍法·读心之术!”

大量的记忆片段被强制从淤泥中掘起,挖出,在鸢的脑海中急速上浮。在那些冰冷的孤独的愤怒的悲哀的碎片之中,最先浮现到表层来的,当然是烙印在他灵魂深处,令他彻骨绝望,终于体会到地狱为何物的那一幕。

自从踏上这座岛时起,就无时无刻不在纠缠着他、折磨着他,使他的每一次呼吸都如同烈火灼烧,都仿佛能嗅到从女孩身上流出的血液的味道的那一幕。

鸢的挣扎停止了。面具之下,他右眼头一次恢复到了黑色,目光涣散。带土紧盯着他,时刻准备阻止他的又一次反抗。

——但在下一秒,他自己的世界却颠覆了。

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黑块渐渐散去。带土发现自己正站在树林的边缘,但此时在这里战斗的却不再是他们与晓,而是散布在整块空地上的无数雾隐暗部,以及——

两名木叶的忍者正在被雾忍们围在中心。大量的鲜血从棕发少女的口中喷出,姣好的面容失去了血色,因极度的痛苦而扭曲,神情凄惶;银发的少年——左眼上一道竖直的疤痕,眼珠是红色的——则用他那只缠绕着电光的右手,直挺挺地贯穿了她的胸膛。

宇智波带土站在这儿,看到了卡卡西,接受了他的眼睛作为礼物的卡卡西,向他承诺绝对会遵守约定的卡卡西,亲手用千鸟杀掉了琳。

……

战场西南方向十公里处。

奔跑中的鹿惊猝然停下了脚步。他僵立在原地,起先双肩微微发颤,随后全身都剧烈地战栗起来。他用手揪住胸前的衣服,急促地喘着气,一声快过一声,就像他还需要呼吸,就像他还活着

透过右眼,他看到自来也和琳围了过来,正在焦急地对他说着些什么,琳的手里亮起了绿光。但他已完全不在意了;他此刻的全部心神都集中在了左眼前方出现的画面上,看着他自己将手从琳——更年轻的,他的世界的琳——的心口中抽出,看着她向后倒在地上,扬起的衣角轻飘飘地擦过他的指尖。

扑面袭来的不仅仅是他旧日的梦魇,更是隐藏在这层梦魇背后、更为残酷可怖的事实。

面罩下的双唇翕动着,他颤声说出了那个名字——

“……带土。”

(TBC)
————————

玖辛奈的查克拉属性是风、水、阴,所以让她用了风遁和阿斯玛的查克拉刀。一家人要齐齐整整嘛,所以搓丸子也会了。
雷蛇是朔茂爸爸的私设忍术。
终于暴露真身的鸢总!原作中井野曾经用心转身之术暂时控制了土哥两秒,让十尾的尾兽炮打偏了,亥一既然是她爸爸,肯定坚持的时间能比她更长一点。小堍+玖辛奈+朔茂+亥一四人联手,才总算成功获取了情报,鸢总这波败得不冤2333
除了读心和被动联眼之外,更多花式掉马等待解锁~

评论(77)

热度(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