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God Bless NJR10👑

【带卡】交换

是区区不才在下我

小黑屋幼稚园:

“猜猜我是谁”群活动投稿 作品L-梦想成真
————————

《交换》

1.
“我吗?我的名字是旗木卡卡西,喜欢和讨厌的东西不想告诉你们。将来的梦想……也没什么啦……兴趣嘛,倒是各种各样的。”

2.
……
“大家的梦想是什么呢?都来说说吧。”
“我的梦想是成为火影!到那时,一定要让石匠爷爷把我的风镜和写轮眼都好好地刻在火影岩上,这样大家就都会知道我的厉害啦!”
“哈哈,和老师一样啊。琳?”
“嗯……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像纲手大人那样优秀的医疗忍者,能够在战场上帮助到更多的人。当然,如果战争能够很快结束,那就再好不过了!”
“很了不起的梦想呢。那么,最后一位!”
“……”
“……卡卡西?”
“忍者不需要梦想。忍者只要遵守规则,服从命令就够了。”

3.
与岩忍村在泷之国倒流瀑布附近的交战结束了。十九具尸体躺在担架上,身上盖着绣有火之意志标记的黑布,从正门缓缓进入村子。
葬礼在战火稍息的空当里举行。站在人群中,卡卡西悄悄向头顶上方望去,看到天空是铅灰色的,雷云在天际尽头咆哮翻滚。空气沉闷得让人呼吸困难,却硬是连一滴雨都没有落下。
和那天一样。
和那天又不一样。
废物不配有葬礼,不配受吊唁,不配被哀悼。名字也不配被刻在慰灵碑上,被后人缅怀纪念。
啪!
手背突然被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卡卡西猛地回神,向右一瞥,恰好看到带土匆忙扭过头去。不等他再做什么,黑发男孩已经转身跟在水门和琳的身后,从人群中出列,走向前方。
原来是轮到他们去献花了。
水门班无声地跟着老师,依次经过中央的条形供桌。阵亡者的遗像在供桌后一字排开,摆在正当中的是在这次战役中死去的年龄最小的忍者,听说今年还不到十三岁。
将手中的白菊放下,卡卡西望向那副相框。恍惚间,他竟似乎看到了一双熟悉的黑色眼睛,正在以同样阴沉冰冷的目光回望着他。
如果可能的话,他希望有朝一日,自己死去的时候,遗像也能被摆在这里。
绝对不要像父亲那样。
绝对不能像父亲那样。
——白牙那个懦夫,给村子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自己却像个胆小鬼一样自杀了。他那个儿子倒是有几分骨气,好歹死在了战场上。
这已是现在的他所能够想象与奢望的最高赞扬。

4.
九岁的宇智波带土的梦想是成为火影。
九岁的旗木卡卡西的梦想是像英雄一样死去。

5.
……
三十年后,火之国都城。
“六代目大人,您看怎么样?”名画师狩野德永指着身后等人高的四扇屏风画,兴高采烈地对贵客说道。半年前,他受大名所委托,潜心闭关废寝忘食,终于在十天前完成了这幅得意之作。
“哎呀……不愧是您,这可真是件豪华壮丽的杰作。”银发的男人赞叹道,目光在屏风上逡巡,仿佛在欣赏画面中的每一处细节。“起先将构想图交给您的时候,我身为外行,却对您的作品指手画脚,提出种种琐碎的不合理要求,真是十分抱歉。回去后我还在担心,若是此举令您觉得受到了冒犯,心中不快,又该如何是好呢。”
“哪里哪里,六代目是战争的亲历者,您所提供的信息非常宝贵。”狩野哈哈一笑,“能够亲笔描绘各位忍者迎战辉夜姬,拯救世界的英勇身姿,这也是我的一大荣幸呀!”
“这都是多亏了大家的努力。”卡卡西微笑欠身,谦逊地说。他又望向那屏风,“在将它送往天守阁之前,不知您能不能再给我一点时间,容我再多欣赏一阵您的大作?”
“当然,当然!时间还宽裕得很,您请便!”狩野爽快应允,向外走去。
房门关上,画室里只剩下了卡卡西一人。
六代目火影久久凝视着那组屏风。最右边的一扇上面,年轻时的他自己站在学生们的身后,蓝色的火焰正在渐渐从身上剥离,却还好似留恋一般,不舍地缠绕着他的胸口、头颈与双手。
——六代目大人,这些火焰是?
——哦,那是须佐能乎破碎时的残象。请您就这样画上去吧。

狩野与大名永远不会知道,在面对月之女神时,第七班的担当上忍没有、也不可能在脖子上挂着一副风镜。
正如他们永远不会知道,那些蓝色的火焰所象征的也并不是被击溃的瞳术,而是一个本该出现在这画中,却又绝对不能出现在这画中的男人。

6.
后来这组屏风被大名自豪地摆在天守阁正殿,从此代代相传,成为了火之国的国宝。
许多许多年过去,直到忍者也消失在历史长河中,成为了幻想虚构中的形象,这幅画也依旧如同千百年前那样,骄傲地伫立在万众瞩目之下,将传说向后人娓娓道来。
据传,这幅画是由当中的一人、后来的六代目火影旗木卡卡西所命名的。那两个字由他亲自用金笔在右上角写下,历经光阴流转,仍然熠熠生辉——
“英雄”。

(THE END) 
————————  

  

活动规则页:点我

  

竞猜索引页:点我

  

请在索引页下进行留言竞猜!在本页面下竞猜无效!

评论(7)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