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带卡不拆不逆+无cp粮食向
除整理或目录外请勿转载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God Bless NJR10👑

【带卡】世界之敌 23

宇智波带土想要毁灭大家都得到了幸福的完美世界。长篇HE。
前文:传送门
————————

二十三、须佐能乎

带土看见了那个少年,在木叶,在神无毗桥,在地下洞穴,在癸之岛。他也看见了那个男人,在火影岩山顶,在雾隐村,在宇智波聚居区,在雨之国的高塔上。

他笑,他哭,他发狂,他嘶吼。他死去,又复生,满怀希望,又陷入绝望。他曾是英雄,如今却是魔鬼。

零散的记忆片段在带土的眼前闪回,没有顺序,杂乱无章,却已足以令他拼凑出另一条人生之路的全貌。足以令他看清,鸢——宇智波带土,另一个他自己——是如何被现实扭曲、摧毁、而后重铸,最终舍弃掉姓名与自我,蜕变为冷酷狠辣的幕后黑手,以一己之力掀起血雨腥风,并将灾祸一并带至这个时空。

觊觎九尾、要猎杀玖辛奈的不是别人,是他。

袭击木叶,要对止水下手的不是别人,是他。

杀死卡卡西,又将尸体做成傀儡的不是别人,是——

“从我的脑袋里滚出去!!”

暴怒的咆哮猛然炸响,甚至盖过了锁链碰撞的声音。过去的虚影在眼前破碎成万千残片,带土反射性地抬头,便看见金刚封锁在神罗天征的力量下齐齐崩断,亥一本人也倒飞出去。几根黑棒如影随形而至,目标直指他的周身要害,尽管亥一竭力闪躲,却依旧被穿透了胸口与腹部,一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咬紧染血的牙关,金发男人挣扎着在空中抬起左手,结了一个印。“爆!

砰!

加强过的起爆符威力非同小可,一阵耀眼的强光过后,晓的首领已被吞没在了滚滚烟雾之中。感应到神威所造成的空间扭曲,带土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一阵不祥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

“通灵·外道魔像!”

轰——!!

震耳欲聋的巨响,仿佛大地都在随之颤抖。那股烟雾瞬间暴涨到了数十米高,当中出现了一个庞大的人形身影,发出阵阵恐怖凄厉的嘶叫声。一只巨足从浓烟中伸了出来,朝着带土、朔茂与玖辛奈重重踩下,三人急忙跃开,看着他们刚才站立过的地面在外道魔像的践踏下绽裂塌陷,裂痕一直蜿蜒到数米之外。

另一边,重伤昏迷的亥一落入树林当中,不见了踪影。

“我得去看看他的伤势,带土,保护好玖辛奈!”朔茂急促地说,在带土肩头一拍,转身朝亥一消失的方向奔去。

之前被召唤的通灵兽们在魔像出现时齐齐消失,失去目标的雾隐忍者们聚拢过来,以护卫的阵型将带土和玖辛奈围在当中。众人一同抬头仰望,只见此时白烟已大半散尽,露出了形态怪诞可怖的外道魔像,以及站在它肩膀上的鸢。

看清黑发男人的模样时,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屏住了呼吸。

在起爆符被触发的瞬间,鸢及时发动了神威。虽然躲过性命之劫,却没能完全避开爆炸所造成的伤害。晓袍破破烂烂,右边空荡荡的袖子——他再次牺牲了这条手臂——在风中飘扬,与起爆符直接接触的上半部分面具更是被炸得粉碎,伤痕累累的半边额头暴露在外,一双异色瞳冰冷地俯视着他们。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带土的心脏突然像是被毒蛇咬了一口似的,抽搐着紧缩起来。

无需再做确认。

他即是世界之敌。
————————

视觉联通的效果已经消失了,但在眼前晃过的那些画面却如同附骨之疽,仍旧强有力地残留在鹿惊的脑海里。那些片段解开了数个生前曾令他百般费解的谜团,却又在同时将他拖入了更加黑暗的深渊之内。

在那片伸手不见五指的幽冥当中,他看到了一个蓝衣黑发的少年,抬起风镜向他灿烂地笑着。然后少年长大了,身体被一条看不见的线从中间一分为二,左半边穿着木叶的上忍制服,头戴护额,目光坚毅,笑容温暖明亮;右半边的皮肤则化作异常的白色,被红云黑袍所包裹,面容隐藏在面具之下,只露出一只危险的红色眼睛,闪动着令人心惊骨战的邪光。

这两半身躯各自朝着相反的方向移动,最终分裂为两个截然不同的个体。他们共同站在鹿惊的面前,沉默地望着他。然后戴面具的男人先动了,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去,与黑暗融为一体;留下来的那个又盯着鹿惊看了一阵,终于开始一步步地后退,身影逐渐缩小,变暗,从鹿惊的视野中慢慢消失。

不要走!他无声地嘶喊着,竭力伸长手臂,却只抓住了满手虚空。等等,带土——

“鹿惊?鹿惊!你怎么了?是带土遇到危险了吗?清醒一点!”

有人在用力摇晃着他的肩膀。鹿惊狠狠打了个寒战;回过神来,映入眼帘的是琳放大的脸,双眸中盛满了焦急与担忧。

记忆中染血的煞白面庞在他的眼前一闪而逝。鹿惊下意识挣脱了她的双手,后退出一大步。琳措手不及向后跌去,多亏鼬及时扶了一把,这才站稳。

不敢再去看她是什么表情,鹿惊匆匆转身,几乎是仓皇地离开了这里。

镰刀状的花纹在写轮眼中不停地旋转着,将一切挡在面前的障碍物扭曲,粉碎,为他开辟出一条畅通无阻的路。身后遥遥传来自来也的喊声,鹿惊知道自己的突然离队一定引起了对方的怀疑,但他现在已经顾不上这一点了。

没时间解释了。他必须再快一点。他必须尽快赶到战场,去阻止那两人自相残杀,去阻止——

流水声打断了他的思绪。鹿惊在小河边停下脚步,茫然四顾。自来也的声音听不见了,似乎已放弃了对他的追逐;但在同时,失去了蛞蝓的指引后,他也无法再确认自己是否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犹豫了一下,鹿惊伸手到腰后,从忍具包里拿出一枚卷轴,蹲下身在地上铺开。

卷轴里封印着的是旗木家独有的通灵术式。忍者在执行深入敌营的潜伏任务时,常常会遇到需要进行通灵、却不能当场以血契召唤的情况,因为敌人之中可能存在嗅觉异常灵敏的忍者或忍兽。应对这种难题而被开发出来的,便是这种一次性的通灵卷轴,只需要主人的查克拉便能启动,从而免去了微弱的血腥气会引来注意的危险。

出发前往水之国前,朔茂将这个卷轴交给了鹿惊,只说是以防万一。这个世界的卡卡西已死,他是秽土之身,又是异世来客,召唤能否成功还是个未知数,但眼下事态紧急,也只能勉强一试了。鹿惊结下手印,将掌心按在卷轴上,喝道:“通灵之术!”

嗵!

一小丛白烟腾起,模样熟悉的巴哥犬应声出现,平日里没精打采的双眼睁得溜圆,难以置信地瞪着鹿惊:“卡……卡卡西?!比斯克明明说你已经——”

帕克的声音在鹿惊摘下面具时戛然而止。它目瞪口呆地望着面前的银发忍者,片刻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不对。虽然味道非常非常相似……但你不是我们的卡卡西。你是谁?”

“我确实不是。很抱歉没有解释的工夫了,帕克,你必须帮我一个忙。”如果换一个时间与场合,也许鹿惊会很有兴致和年轻的自己的忍犬聊聊天。他指着卷轴上朔茂的字迹,表明自己并不是敌人。“你能闻到……闻到玖辛奈在哪儿吗?”

“交给我吧,”帕克抬头在空中用力嗅了嗅。“距离倒是不远,从这里向两点钟方向走大概八公里……但她的气味现在非常混乱,好像正处于很不稳定的状态之中。”

“很不稳定?难道……”想起多年前波之国桥上的那一幕,鹿惊的脸色微变。他迅速起身,重新将面具戴在头上。“多谢,帕克,你这就回去吧,我可以自己去找她。”

“等等!”见他要走,帕克连忙说,“我刚才嗅到带土和朔茂也和她在一起。既然如此,有一个卡卡西临终前托付给比斯克的情报,希望你能帮忙转达给他们。”

鹿惊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情报?”

“是关于晓的首领鸢的事情。”帕克神情凝重地说,“卡卡西用螺旋丸打碎了那个男人的面具,比斯克躲在旁边的柜子里,看到了他的真面目。右半张脸布满了陈年的伤疤,右眼是写轮眼,左眼是奇怪的紫色眼睛。最重要的是,他长得和带土非常非常相像。”

“而且据比斯克说,他们两人身上的味道是一模一样的。”
————————

蹂躏。

天与地的实力差距。

碾压。

带土趴在地上,断裂的护额掉在一旁,前额处伤口中涌出的血流了满脸。三根黑棒分别刺穿了他的左脚、右腿与交叠在一起的双手,将他牢牢地钉在原地,半点也动弹不得。

在他的周围,十六名雾隐暗部横七竖八地倒在废墟当中,全部停止了呼吸。青和长十郎倒在带土左前方的不远处,前者用自己的身体将后者死死护住,两个人都浑身是血,生死不明。龙形的查克拉从雾隐村的忍者们身上脱离,回到外道魔像大张开的嘴里。

短短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内,他们便在魔像近乎无解的强大之下溃不成军,一败涂地。现在战场上唯一还站立着、还能继续抵抗的,就只剩下了——

“呜呜呜呜——!!”

从嗓子里发出狺狺低吼,红发女忍四肢伏地,周身被气泡状的赤色查克拉所包裹,几乎已看不出她本来的模样。四条巨大的尾巴在她身后像鞭子似的舞动着,撕裂空气发出啪啪的响声。她以野兽的姿态朝外道魔像奔去,到近前时高高跃起,挥舞着利爪向其重重抓下。

“没用的。”

鸢的声音在带土头顶响起,那只踩在穿透他双手的黑棒上的脚又向下压了几分。剧痛疼得带土全身都颤抖起来,他却不敢分神,目不转睛地盯着玖辛奈的方向。

数条查克拉龙从外道魔像的口中喷出,呼啸着扑向玖辛奈,凶狠地咬住她的身体。被龙咬到的部位,九尾的查克拉如冰雪般迅速消融,露出了仿佛受到了灼伤的深红色皮肤,很快又在尾兽强大的愈合能力下恢复如初。即使已全凭本能战斗,玖辛奈也意识到了迫近的危机,背上爆发出数条金刚锁链,将查克拉龙击碎,自己则趁这个机会飞速后退,与魔像再次拉开一段距离。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从九尾人柱力口中发出的已是完全属于兽类的嚎叫声。又一条尾巴在她的身后成形,玖辛奈的头部与双臂开始浮现出尾兽的骨骼,气势进一步暴涨。她蹲坐在地上,仰头向天,高密度的查克拉在她的口中汇聚成一个黑色小球,亟待爆发。

砰!!

尾兽玉朝着外道魔像全力发射,后者的身躯瞬间被吞没在了浓烟当中。磅礴而灼热的气浪朝着四面八方奔涌而去,打在脸上激起一阵火辣辣的刺痛。

成……成功了吗?被热风吹得睁不开眼睛,带土的心中升起一丝侥幸的希望。

“你真是天真得可笑。”就像洞彻了他的内心一样,上方立刻传来了鸢讥讽的回答。“你以为她能赢吗?仅仅是个非完全尾兽化的人柱力,在外道魔像的面前绝对毫无胜算!”

哗啦啦!

仿佛是要迎合他的断言,数条紫色的锁链从浓烟中射出,眨眼间就将玖辛奈压制在地上,捆得结结实实。人柱力发出了凄厉的嘶喊;白骨碎裂,五条尾巴化为无形,尾兽衣的颜色一点点浅淡下去,最终完全消失了。透过上忍制服上的破洞,可以看到她的腹部浮现出了复杂的封印,中央的漩涡状图案从中心点起化作一个黑洞,不规律地一收一放,以缓慢的趋势逐渐扩大。

“那是……九尾的封印!”见状,带土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开始疯狂地挣扎起来,即使被贯穿的伤口撕裂、开始流血也在所不惜。“快停下!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鸢的声音此刻听起来异常冷酷,“这也不是我第一次这样做了。”

带土的挣扎应声僵住。他猛地抬头,悲愤交加地瞪着鸢,看着那张与他酷似、 却又如此不同的脸。“……你这个混蛋!你到底为什么要——”

“为什么?应该很理解才对。”鸢突然弯下腰来,近距离盯视着他。“因为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本质。这就是我所看到、听到、感受的一切。因为这个世界就是个活地狱,希望从不存在,冲突永不平息,所有人都是败者,都在随时承受着各种各样的痛苦!”

“你觉得一切的灾祸都是我带来的?如果我不曾来到这个世界,你们就能永远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永远也不分开?曾经参加过第三次忍界大战的你,居然还会抱有如此愚蠢的想法!你们不过是比那些死去的人们、比我们幸运一点罢了。只要还有利益没被均分,还有野心和欲望没被满足,这世上的纷争和矛盾就永远都不会停止,迟早有一天,现有的和平假象终将被打破,新一轮的忍界大战终将爆发!到那时,你还敢拍着胸脯保证说你们都会一定会活下来,不会遇到任何意外吗?”

“你不敢。”鸢盯着哑口无言的带土,一字一字地说。他的声音中不带有任何将对手辩倒后的得意,相反, 在那双异色瞳的深处,正有着某种极度阴郁的情绪涌现出来。“你无法反驳我,因为你明白我说的都是事实。”

“只有月之眼才能让所有人都得到幸福。”他直起身体,将脚从黑棒上放了下去。“我会向你证明,只有我的选择才是唯一正确的道路。到那时,你,水门,琳,甚至玖辛奈和卡卡西……你们都会在无限月读的幻境中重逢,而不必再步上我们的后尘。”

他说罢,转身走向仍被锁链束缚在原地的玖辛奈,抬手在胸前结印。“解尾法印!”

“呃啊啊啊啊啊啊——!!”玖辛奈惨叫起来,这一次已是她自己的声音。腹部的封印加速了扩大,红色的气泡状查克拉再次从她的七窍中涌出,在上空形成一个巨大的狐狸的虚影。

“不——!住手!!”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带土发出了绝望的嘶喊。被黑棒扰乱的查克拉在他体内狂暴地翻涌着,在经络中左冲右突,急于寻找一处宣泄的出口。

双耳中传来隆隆轰鸣,视野完全被血红色充斥,扭曲成诡谲的形状。无数影像从带土的眼前飞快闪过,被千鸟洞穿胸口的琳,倒在他怀里的卡卡西,神无毗桥落下的巨石;还有两具容貌酷似的尸体,一具受人操纵不得安息,另一具则穿着紫色的宇智波族服,安详地躺在木板上,被烈火逐渐吞噬。

他感到愤怒,却说不清自己因何而愤怒;他满心憎恨,却分不清自己在憎恨着谁。

写轮眼大睁到极限,鲜血从眼眶中涌出,顺着脸颊滑落,带土的周身腾起了青色的火焰——

“封印被削弱得足够了。”鸢停下脚步,眼中闪过一丝志在必得的光芒。“出来吧,九——”

嗖——!

身后传来虎虎风声,鸢的第一反应是发动虚化,但淬炼出来的直觉却在警告他不要大意,立刻闪躲。不得已之下,他只好中止了对九尾的解封术,脚下用力跃向一旁。

那枚武器——鸢惊讶地发现,那居然是一枚巨大的黑色手里剑,形状古怪又似曾相识——呼啸着掠过他身旁,击中了缠绕着玖辛奈的锁链。下一刻,令鸢大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那枚手里剑居然化作了一处空间漩涡,将能够克制尾兽的锁链轻而易举地绞碎,转瞬便消弭于无形之中。

余下的锁链碎片被切断了与魔像的联系,很快就变成碎片消失了。玖辛奈腹部的封印也恢复了原状,她发出一声虚弱的呻吟,头歪向一旁,不动了。

“那是……!”见状,鸢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他猛地回过头去。

丢掉从右腿上抽出的黑棒,带土艰难地站了起来。雄伟的青色巨人悬浮在他的上方,尽管只有半个身体,却依旧不容小觑。又一枚神威手里剑在他的手中成形,威胁似的瞄准鸢的方向。

“须佐能乎……”喃喃念出这四个字,鸢的脸上头一次浮现出如临大敌的凝重神色。但他不愧是久经战场的忍者,很快又镇定下来,冷笑道:“哼!就算觉醒了须佐能乎,以你现在的状态,恐怕它只要再进行一次攻击,就会因为查克拉耗竭而溃散吧!到那时,你还能拿什么来与我对抗?以你那双普通的万花筒写轮眼,越是使用这样强大的力量,离失明就越近一步!”

“那又怎样?”带土反问。双腿的伤势令他已站立不稳,完全依靠着须佐能乎才没有倒下。“从刚才起就在长篇大论地说教,真是烦死了……我可不记得自己是这么啰嗦的人!”

“什么?”鸢眯起眼睛。

“你说的那些事究竟是对是错,老实说我也不清楚。月之眼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一点都不想知道。”带土用手背狠狠抹去脸上的鲜血。他抬头望向鸢,眼中闪烁着不屈的光芒。“但是有一件事,我可是非常明白的。”

“我宁可耗尽查克拉,双眼失明,死在你手里,也不想做个对同伴见死不救的废物!”

随着这声怒吼,第二枚神威手里剑从须佐能乎的手中射出,旋转着向鸢袭来。后者迅速避开,手里剑则去势不停,继续向前飞去,杀向它真正的目标——外道魔像。

“休想!”鸢高喝,身形通过神威转瞬出现在魔像面前,一掌击在地上。“宇智波火炎阵!

高耸的红色结界拔地而起,神威手里剑撞在上面,将其轻松地撕裂,绞碎,但自身却也化作了空间漩涡。与此同时,须佐能乎从带土的周身消失了,他踉踉跄跄地跑到玖辛奈身边,搀起昏迷中的红发女忍,半扶半抱着她,拖着伤腿,拼命朝远离敌人的方向撤退。

脚下的地面震颤起来,身后传来隆隆响声,瞬息之间已到了近处。魔像高高地抬起了脚;看着那笼罩在他们头顶、随时都会落下的硕大阴影,带土心一横,将玖辛奈奋力朝前面丢了出去——

“忍法·通灵之术!”

砰!

白烟过后,一只巨型蛞蝓凭空出现在了战场上,将魔像顶得站立不稳,朝一边歪倒过去。趁着这个机会,朔茂与解开了阴封印的纲手瞬身到了带土与玖辛奈身旁,一人搀起一个,迅速带着他们离开了危险区域。

“抱歉,我们来晚了。”将带土扶到一块大石旁,朔茂说。他和纲手同样面色苍白,身上伤痕累累。“打败蝎花了点时间。”

“亥……亥一先生怎么样了?”将视线从在为玖辛奈做急救的纲手身上收回,带土问。

朔茂的脸色黯淡下来,摇了摇头。“暂时死不了,但什么时候能醒来还不好说。”他抬头望向战场的方向,蛞蝓毕竟不是擅长战斗的通灵兽,此时已分裂成了无数小分身,将外道魔像堆在了里面。

“不要动,”见带土挣扎着要爬起来,朔茂按住他的肩膀,温和却不容拒绝地把他压了回去。“你已经做得够多了,现在就好好休息吧,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

“交……交给您?但那个大家伙不是一个人就能对付得了的……”带土瞪大了眼睛,看着朔茂起身,摘下一直背在背后的长刀提在手里,独自朝着魔像与鸢的方向走去。“等等……朔茂先生!”

“闭嘴,宇智波家的小鬼!”

带土的叫喊在纲手的呵斥下戛然而止。这位传奇的医疗忍者没有回头,继续进行着手中的治疗,声音中却透出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别说话,好好看着……这可是一生一次难以见到的战斗。”

带土怔怔地望着她的背影,半晌,重新转过头去。

此时蛞蝓们已经完全消失了。外道魔像伫立在面目全非的战场中央,九只眼睛半开半合,俯视着走上前来的银发忍者,另一个不知天高地厚、妄图挑战神之躯壳的凡人。

朔茂停住脚步。将目光从魔像身上收回,他望向站在阴影中的鸢。后者正探究地打量着他,仿佛想看穿他究竟有什么资本,胆敢独身一人前来应战:“想要无谓地牺牲自己么,白牙?”

“不,”朔茂平静地回答。他将那把刀横在胸前,双手平举,刀刃向外。“这都是为了我的儿子。”

话音刚落,从他的双手中爆发出了高度密集的电光,将那把刀也包裹在内。

“布都御魂·解!”目光一凝,朔茂厉声喝道。

在“解”字被说出的瞬间,刀身上缠着的布条突然寸寸断裂,化为齑粉。足以致盲的白光爆发出来,将他整个人吞没在内。以白牙为中心,平地上突然刮起了强烈的龙卷风,空中顷刻间黑云密布,从云层中隐隐传来雷鸣。

那团光逐渐膨胀,扩大,最终竟达到了与外道魔像同等的高度;飓风平息,光芒也在同时散去,现出了另一个屹立于大地之上的身影。

新出现的巨人双手持刀,白服黑甲作武士装束,银发在脑后束起,正脸被一张红色的鬼面具所盖住,无从得见真容。八面圆鼓以环形排布悬浮在他的身后,鼓面上不时有电弧闪过,发出危险的噼啪声,仿佛在酝酿着足以开天辟地的一击——

雷神降临。

(TBC)
————————

布都御魂:与十拳剑和草薙剑并称为日本三神剑,相传是建御雷神(雷神、刀剑之神、弓术之神、武神和军神)的兵器。把旗木家的挂给了老父亲,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和八门凯差不多的高达,后续会有详细说明。
小堍的须佐是第二形态,已经脱离了骷髅的外形。虽然可以使用神威手里剑,但数量有限制,威力也还远远比不上完全体,但是鸢总的普通神威无法与之抗衡。
本来打算这一章让大卡卡和鸢总见面,但是临时起意给小堍开了须佐拉长了篇幅,所以推迟到了下章。最近每天又忙压力又大,状态实在不怎么好,更新可能不太稳定,见谅。

评论(50)

热度(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