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带卡】没有麦田的稻草人 21

◇ 七班老师土X叛忍卡
◇ 长篇主剧情,清水HE
◇ 二设详见此处
◇ 能接受?LET'S GO!
◇ 前文:传送门
本章:雷遁破沙哪家强,银毛叛忍帮你忙。外聘专教一对一,包学包会不收费!
————————————

二十一、你需要我

当带土和琳在三代目的亲自率领之下,赶往位于死亡之森中心的高塔时,已经是第二场考试的第三天正午。在那里,他们见到了与大蛇丸战斗时咒印发作、之后被暗部营救回来的红豆。

“……你说大蛇丸给佐助种下了咒印?!”听到红豆的话,带土不禁变了脸色,写轮眼瞬间启动,瞳孔中腾起暴怒的烈火。“那个该死的混蛋!”

他霍然起身,大步走向窗边,看也不看屋内的其他人,便要从窗户跳出去。

“等等,带土!”三代目喝止了带土的行动。他收回按在红豆的咒印上的手,重重地叹了口气。“没有在过来之前告诉你发生了什么,就是担心你会有这样的反应。总之先冷静,回来坐下!”

“现在哪还有慢悠悠坐在这儿讨论的时间了?”带土猛地转过身来,“我的学生们正处于危险之中,而大蛇丸随时可能再次对他们下手!火影大人,现在不是应该立刻宣布中止考试,全力搜索大蛇丸的行踪吗?”

“很遗憾,带土……那样是不行的。”迟缓地重新穿好外套,红豆低声说。她的脸色依旧苍白,额头渗出一粒一粒的冷汗。琳坐在她的身旁,为她治疗之前被苦无刺穿的左手。“大蛇丸放下话来,说如果我们胆敢停止考试,他就会毁灭整个村子。”

“他尽管动手试试,”带土低声咆哮,“我会让他后悔再踏上木叶的土地。”

“所以都说让你先冷静了。”三代目说,“不能终止考试,其原因不仅仅是大蛇丸的威胁。中忍考试不但是下忍的升格考试,同时也是各忍村展示资本,观察他国国力的重要场合,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同盟国之间战争的缩影,这一点你们应该都明白。你什么时候见过战争能够说停就停了?”

带土露出了不甘心的表情。“那么,至少请允许我前去把佐助他们带出来。作为他们的指导上忍,我决定让他们退出这场考试,这样总行了吧?”

“没用的,带土。”琳结束了对红豆的治疗,站起身来走到带土身边。“你很清楚佐助的性格,他是绝对不会甘心半路退出考试的,不论遇到了什么事情;鸣人也是一样。”

“现在第七班的情况如何?”三代目转头看向旁边的一名暗部。

“半小时前传来的消息称,他们虽然经历了一些战斗,但是三个人精神状态良好,还没有失去斗志和行动能力。”暗部回答,“和其他的小队一样,第七班正在向高塔的方向进发,宇智波佐助目前一切正常。看不出有介入的必要。”

三代目再次看向带土。琳也轻轻摇了摇带土的胳膊。

“……好吧。”沉默片刻,带土终于说道,语气中还带着勉强。“就让他们继续考试吧。不过,一旦咒印再次发作,哪怕是要违抗命令,我也一定会去把佐助带出来。”

他抬起头来,望向三代目。“我现在可就只剩下他这一个同族了。”

三代目注视着黑发的宇智波。半晌,老人移开目光,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斗。

“不会出现那种情况。”他回答,“到那时,我会亲自批准你的行动。”
————————————

最终第七班还是集齐了天地卷轴,并在时限结束之前成功抵达高塔,这令带土多少感到些许宽慰。在三代目的带领下,他和琳与其他上忍老师们站在一起,看着通过了考试的这七支队伍。

带土打量着自己的学生们。虽然三个人都脏兮兮的,小樱的头发还变短了,但他们确实还有一战之力。佐助看起来还成,至少在咒印蛰伏的时候,他的状况还没有差到一眼就能让人瞧出不对劲的地步。

当然,等一会儿进入战斗之后会怎么样,那就不好说了。

琳捅了捅他的胳膊肘。带土回过神来,向着电子屏幕上望去,发现第一场比赛正好是佐助的。

也好,早点结束就能早点去治疗,他在心里思忖着。和琳交换了一个眼神,他走向自己的三个学生。

“带土哥!”鸣人一眼最先看到他,立刻蹦了起来,向他兴高采烈地挥手,“我们通过第二场考试了!”

“干得漂亮,你们都表现得很出色!”带土笑着竖起大拇指。他在佐助身旁停下脚步,一只手搭在黑发少年的肩上,向小樱和鸣人点了点头,“先过去吧,琳在看台那里等着你们呢。”

“你想说什么?”两名队友离开后,佐助抬起头来,看向自己的老师兼监护人。

“我们已经知道咒印和大蛇丸的事情了。”带土轻叹一声,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尽管我很想劝你不要使用写轮眼,但是以你争强好胜的性子,只怕一热血上头,就肯定把我的话忘在脑后了。所以这个度你自己把握,逞强也要分场合。”

“一旦咒印失控,上忍们判定你会有生命危险,我们就会强行介入比赛,将其终止。”他用力按了一下佐助的肩膀,然后松开手,向看台走去。“不过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让你死的。”

不知道是不是带土的这一番话起了作用,短短数分钟后,第一场比赛就在有惊无险的气氛之下宣告结束。佐助毫不意外地赢得了胜利,虽然过程中一度咒印发作,但他却凭借自己的意志力将其压制了下去,并且最终以自创的体术狮子连弹击败了对手。

来不及过多为堂弟感到自豪,比赛一结束,带土和琳便将佐助匆匆带离了竞技场。他们来到事先准备好的房间之内,带土以自己的血写下符文,发动了B级封印术·封邪法印。

“没事,他只是太累了。”封印一完成,佐助就倒了下去。琳在他身旁跪坐下来,简单查看了一下,然后抬头看向带土。“虽然还需要一些后续的治疗,但伤情并不严重,只需要休息几天。”

“那就好。”带土如释重负地出了口气。琳起身走过来,双手拢住他割破的手指,掌心发出柔和的绿光。

“带土,”她垂着头,低声开口,“大蛇丸为什么会对佐助下手,关于这一点你有什么头绪吗?”

带土的表情凝重起来。

“有。”他沉声回答,“大蛇丸想要的……大概是我们宇智波一族的血继限界吧。”

“……诶?”掌仙术的光芒消失了,棕发的女忍抬起头来,惊诧地看着他。

“当然我也只是猜测,没有什么证据,可这是目前我所能想到的唯一可能。”带土重新戴上手套。他用左手按住自己的右臂,手指微微收紧,在袖子上抓出几道褶皱。“大蛇丸一直热衷于探索人体的奥秘和各种血继限界,当初要不是他在研究初代细胞,恐怕我也活不了了。但是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他给我的感觉就不太对劲……他对写轮眼的兴趣浓厚得不正常,除了每天记录初代细胞与我的身体的融合状况之外,还总是反复询问我开眼的过程和感受。我担心他就是为了这眼睛才盯上了佐助。”

“先是砂忍村,又是大蛇丸……都赶在了这次的中忍考试上,总让人很难相信这只是一个巧合。”琳若有所思,“会不会他们也是串通在一起的?”

“很有可能。”带土点点头,“砂忍村既然连卡卡西的那只写轮眼都算在计划之内,肯定也不会放过和仇恨木叶的大蛇丸所联手的机会。这下子就更麻烦了……得赶紧告诉自来也老师和三代目大人才行。”

“等到预选结束就去找他们吧。”琳说,“我先带佐助去医院,鸣人和小樱还有比赛,作为老师你得陪着他们。”

“不,琳。”带土拦住她,“一想到大蛇丸还潜伏在村子里,我就觉得去哪儿都不放心。和砂忍不同,他对木叶的每一处场所都十分了解,而且还拥有不下于自来也老师的强大实力,要是他继续对佐助出手,到时候连你也会陷入危险。现在只有一个地方是绝对安全的。”

“你指的是……”琳一愣,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没错。”带土指了指自己的眼睛,黑色瞳仁顷刻间化作鲜红,三勾玉拉长为风车的形状。“神威空间。暂时委屈你和佐助在那里待一阵吧……等预选结束之后,我们一起回去。”
————————————

第三场考试的预选顺利结束了。

小樱和井野打成平手,双双淘汰出局;鸣人胜过了牙,获得了进入正选比赛的资格。抽签分组之后,三代目宣布考生们将拥有一个月的准备期,用来养精蓄锐,努力提升自己。

“带土老师,佐助怎么样了?”解散之后,小樱问带土。

“放心,他已经没事了。”带土安抚地拍了拍小樱的肩膀,“现在琳在照顾他。”

“带土哥,陪我修行吧!”鸣人双手握拳,一副斗志十足的模样,亮晶晶的蓝眼睛盯着带土,脸上写满了期盼。“我一定要在这一个月里变得更强,让宁次那家伙见识见识吊车尾的厉害!”

“这个嘛,”带土挠挠后脑勺,露出了为难的笑容,“抱歉鸣人,我得看着佐助。不过,”见金发少年失望地嘟起嘴巴,他又连忙补充,“我已经给你物色了一个很棒的老师。”

“谁?”鸣人双手环胸,一脸怀疑地斜视着他,“还有比带土哥你更棒的老师吗?”

“哈哈哈……虽然听见你这么说我很开心,但如果是来教导你的话,那个人的确要比我更加适合。”带土揉了揉鸣人的头发,“走吧!回家你就知道了。”

离开死亡之森,两个人和小樱告别,回到了旗木家老宅。围墙上坐着一个高大的身影,见他们出现,轻巧地跳了下来,木屐落地发出“咔哒”一声。“哟!预选通过了吗,鸣人?”

“好色仙人?”鸣人惊讶地叫出声来。他扭头看向带土,“带土哥,你说的老师不会就是好色仙人吧?”

“说过多少遍别这么称呼我……身为长辈的威严都没了。”自来也垮下肩膀。然后他突然意识到了鸣人话中的重点。“等等,老师?什么老师?”

“咳咳……鸣人和佐助都通过了正选,第一场遇上的又都是强敌,我一个人实在照顾不过来。”忍住笑咳嗽了两声,带土回答,“所以,就想把鸣人拜托给自来也老师。”

说着,他又俯下身去,伏在鸣人的耳朵边上。“你不是一直想学通灵之术吗?当年你老爸就是站在蛤蟆老大的头上和九尾战斗的!”

“哇!”鸣人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好色仙人!”他朝自来也扑了过去,“教我那个超厉害的通灵之术吧!我要学!”

“……哎呦!”自来也被鸣人扑了个满怀,抱着金发男孩转了一圈才把他放下。“想学通灵之术吗,鸣人?我的指导可是很严格的哦。”

“尽管放马过来!”鸣人信心满满地一挥拳头。

自来也宠爱地拍了拍他的脑袋。然后蛤蟆仙人看向带土,神情严肃了起来。

“在那之前,”他说,“我们先谈谈吧。”

两个人来到了佐助的房间。带土发动神威,把琳和佐助从神威空间里放了出来。

“你做得很好,”自来也查看了一下咒印后说,“现在也只能暂时这样压制了。”

给佐助重新盖好被子,他直起身来,看向水门班的两个人。“你们一定要看住佐助,时刻留心他的状况,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异常的信号。并且,绝对不能再让他和大蛇丸及其手下有任何接触。”

“什么意思?”带土皱起眉头。

“我担心大蛇丸会以力量为诱饵,引诱佐助倒向他的那一边。”自来也发出一声叹息。“你也知道,佐助一心想要向鼬复仇,所以他比谁都急于变得更加强大。倒不是说我不信任佐助,但是……我已经见过太多因为追求力量而走上歪路的人了。”

带土的脸色无比阴沉。“我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他斩钉截铁地说。

“总之保持警惕。”自来也点点头。他朝两人摆摆手,向门外走去,“鸣人我带走了,这一个月内我会尽可能地教他。佐助就交给你们两个。”

“好。”带土和琳异口同声地回答。

房门在自来也的身后关上。他们听见他和鸣人在楼下说话,金发少年的欢快响亮的声音清楚地飘向楼上,语气中满载着兴奋。

“等佐助醒来之后,你打算怎么训练他?”琳看向带土。

“那个叫我爱罗的砂忍少年很强。”带土沉吟道,“小李连八门遁甲都用上了,还是败在了他的手下。他的砂之铠甲是个大麻烦,如果跟不上沙子的速度,就连攻击他都办不到。”

“连李君也……?”琳露出了惊诧的表情。

“嗯,你一会儿也去看看他和凯吧。”带土说,“纯体术无法胜过我爱罗,这是李已经证明了的事实,而一般的忍术又太慢,强度也不够。”

“那怎么办?”琳看向床上昏睡着的黑发少年,眼中满是担忧。

“别担心,在回来的路上我已经想到了应对的办法。”带土向她神秘地眨眨眼睛,“你记不记得佐助的查克拉是什么属性的?极快的速度,强大的破坏力,再加上雷遁和写轮眼……有一个招式简直是为他量身打造的。”

琳睁大了眼睛。她的神情从恍然渐渐化作欣喜,声音里都带上了点点激动。“你难道是说……”

“没错,”带土微笑起来,“我打算让卡卡西把千鸟教给佐助。”
————————————

虽然在琳面前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但实际上,对于让卡卡西教佐助千鸟这件事,带土并没有说起来时那么有把握。

千鸟是最适合佐助学习的忍术,并且一定会在他与我爱罗的比赛之中派上极大的用场,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但那也是卡卡西所赖以成名的独创招式。带土并不能肯定,卡卡西愿不愿意将千鸟教给别人,毕竟他和佐助可没什么交情。

虽然带土也明白,只要自己坚持,卡卡西就一定会做出让步。可他并不想勉强卡卡西,哪怕是为了自己的学生。

况且,就算卡卡西同意了,让佐助在哪儿进行训练也是个问题。现在砂忍和大蛇丸都在木叶,作为村子里的顶尖战力之一,带土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远赴他乡,一个月都不回来。把佐助用神威送到音无之里、等期限快到了再接回来倒也是个办法,但是一想到自家小堂弟的别扭脾气,带土就担心自己不在的时候,他能不能和响子与卡卡西好好相处。

至于让卡卡西来到木叶这一条,则从一开始就被他排除在了考虑范围之外。

叹息一声,带土掀开被子坐了起来。琳嘱咐他今晚时刻注意佐助的体温,所以带土直接把自己的铺盖卷抱了过来,在佐助的房间里打了地铺。他站起身,先去碰了碰佐助的额头,确认一切正常之后,才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回到自己的房间。

带土在书桌前坐下,拧亮了台灯。铺开一张空白卷轴,他冥思苦想了一阵,提起笔,一边嘟囔着,一边写下一行行文字:

“……所以我想,如果他能掌握千鸟的话,就可以破去我爱罗的绝对防御。这是最为简单直接有效的途径。”

“……我知道千鸟是你的独创忍术,是否同意把它交给佐助,决定权完全在你。我们也一定能找出别的攻克砂之铠甲的方法。”

“……我可以去邻近的小镇上接你,用神威带你进入木叶。我们可以直接拿神威空间做训练场,如果你更喜欢外面的话,也可以在木叶周边的森林里挑一处地方。”

“……你真的不用勉强,我不希望你因为我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

“……你也不用在这儿呆太久。千鸟我见过不知多少遍了,等他初步掌握了这个术之后,熟练的过程完全可以由我来负责。”

“……你真的真的不用勉强。”

洋洋洒洒写了一大长篇,带土放下笔,从头到尾又默读了一遍。

“会不会我强调太多遍‘不用勉强’,他反倒以为我是在以退为进?”他自言自语地嘀咕,“算了,不管了。”

通灵出响子的忍鹰,带土把卷轴放进鹰背上的牛皮长筒里面,拉开了窗户。

“去吧!”他振臂一挥,忍鹰张开翅膀,朝着月亮的方向高飞而去。

带土目送着那只鸟儿消失在夜幕之中。然后他回到佐助的房间,重新倒下去睡觉。
————————————

等待回复的日子是难熬的。

忍鹰出发后的第三天,带土觉得它应该是刚到达音无之里;忍鹰出发后的第五天,带土觉得卡卡西应该是需要一些时间考虑;忍鹰出发后的第七天,带土觉得卡卡西应该是说谎了,他和自己前后脚离开了音无之里,所以响子得先把他找回来;忍鹰出发后的第十天……带土觉得,自己编不出理由来了。

但他并没有把这份焦虑表现在脸上。自从佐助醒来之后,带土就一直在带着他锻炼体术,努力提升他的行动速度。不论是学习千鸟,还是采取其他的战术,速度都是对抗我爱罗的最基本要求。

他并没有把千鸟的事情告诉佐助——他不想先给佐助希望,再让他失望。

忍鹰出发后的第十一个夜晚。

带土埋首于书桌,面前摊开一张卷轴,上面记载着密密麻麻的文字。

今天白天,三代目召集所有上忍与特别上忍进行紧急会议。第三场预选的裁判、月光疾风的尸体被发现于桔梗城,死状凄惨。他临死前用血在自己的手心写下了暗部的密语,破译出来之后得到了这样的信息:砂音勾结,兜是间谍。

同时在附近发现的,还有音忍的考生托斯的尸体。整整一个晚上,带土都在研究从琳那里拿来的验尸报告,希望能从中发掘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揉了揉干涩的眼睛,带土抬头看向桌上的闹钟,已经快十一点了。他坐直身体,伸了个懒腰,正准备洗漱睡觉,突然听到从窗口处传来了轻叩的声音。

笃笃笃。

带土转过头去。下一瞬,他的眼睛瞪得溜圆,当中倏地亮起了欣喜若狂的光芒——

窗外,银发的叛忍踮着脚尖蹲在狭窄的边沿上,一只手用查克拉吸附住墙壁,借以保持自己的平衡。他穿着一件黑色的斗篷,兜帽拉起,从头遮盖到脚,身影几乎与暗夜融为一体。

“卡……卡卡西?”瞬间睡意全消,带土猛地起身,椅子被一把推出老远。他小跑着来到窗前,一把拽开窗户。“你……这……你怎么……”

他想说你怎么直接潜入木叶来了,这样多危险,很容易被人发现,但他的嘴巴和舌头却不听使唤了。心中满溢的喜悦仿佛马上就要喷薄而出,让他除了傻笑之外,根本无法做出其他的表情。

微微偏了偏头,卡卡西弯起眼睛,向带土露出一个微笑。

“你需要我,”他说,“所以我就来了。”

在这一刻,带土坚信,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TBC)
————————————

关于鸣人的一些私设:两岁时(卡卡西离村后)被带土收养,并在懂事之后得知了自己的身世。因为有宇智波·护犊子·我能以眼杀人·带土野原·护犊子·惹谁别惹医生·琳撑腰,虽然依旧被村民所疏远,但并没有人敢在明面上欺负他。出于带土和鼬的关系,从小和佐助是玩伴。之前与自来也见过寥寥数面,知道他是自己父亲的老师,但对自来也到底多强没什么概念。

评论(78)
热度(347)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谢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带卡+无CP粮食向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
暂定更新顺序
枕席难安-天降之物-黑鸢-
鱼游入深海-VICE VERSA
全部完结前不再开中长篇
偶尔有短篇掉落
————————————
带卡养老群668348806
欢迎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