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带卡】鱼游入深海 05

 ◇ 现代AU,卧底土X杀手卡
◇ 特警世家宇智波VS黑道龙头木叶
◇ 长篇HE,私设见
◇ 能接受?LET'S GO!
◇ 前文:传送门
本章:大佬卡花式撩阿飞。木叶套路深,土哥遭遇蛇叔背影杀。一句警告。
————————————

五、试探

中午出发去要债的时候,我可没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的局面,带土想。

他现在正站在木叶本部的大门门前。这座庞大的和式建筑群盘踞在南贺之山的半山腰,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下面的城市,仿佛一头猛虎在守护着它的领地。不过,在身为警察的带土看来,正是因为有这只凶兽的存在,火之城才无法迎来真正的安宁。

视线左移,带土瞥向从另一边下了车的卡卡西。老实讲他真的不想和这个人有过多接触;每次看到卡卡西时,他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小白毛,对于一个需要时刻保持冷静的卧底来说,这种无法控制的多愁善感足以成为隐患。更不要说卡卡西本来就是负责处置叛徒的清理人,带土这个假黑道巴巴地凑到他面前,那可真是火药库里放鞭炮,嫌自己死得不够快了。

早知道就不帮兜跑这一趟了。

想到兜带土又忍不住琢磨起来。兜让他去茨城一家,恰好卡卡西也在同一天出现在同一个地方,这未免太凑巧了些。会不会是兜本来就知道卡卡西的行踪,故意给他下了套,让他自己送上门去?但这么做的动机又是什么?

如果兜背叛了警方,把他是个卧底的事情告诉了木叶的上级——一般来讲,这种情况是不太可能的。极少有人敢戏耍与挑衅宇智波家;激怒某位活祖宗是一项极其鲁莽无谋的举动,过去的数十年中,这个事实早已由无数不知死活的蠢货所证明。

在带土成年后,富岳向他讲述了他的身世。他的父母惨死于毒贩余党的报复,当时还是个婴儿的带土被拐走,就此下落不明。而这群贩毒者的幕后黑手则是一位高官之子,凭借着父亲的势力和手段,在累累罪证面前居然全身而退,继续逍遥法外。

庭审结果出来的当天晚上,斑在书房里抽了一夜的烟。第二天清早,他没有和任何人告别,拎着个小旅行箱,只身离开了宇智波大宅。

两周之后,某著名度假胜地传出了客人被发现溺死在游泳池里的新闻。

当然,要是兜真的胆敢出卖带土,那么他的身后一定有木叶的干部做靠山,而这些狡猾的黑道也势必不会如那名高官之子一样愚蠢。但不管怎么说,带土现在已经来到了木叶的本部,作为一名刚入行的新人,他无法违抗身为高层的卡卡西的命令。

只能随机应变,走一步看一步了。

天藏和玄间一左一右,架着踉踉跄跄的茨城向里面走。几名人高马大的黑道迎了上来,先向卡卡西行礼叫“队长”,又向另两人行礼叫“大哥”,然后接手了茨城,拖着他走向园林角落里一栋孤立的小楼。

“那么就请交给我吧,前辈。”天藏对卡卡西说,跟在那几人身后离开了。

“跟上喽,阿飞!”玄间招呼了带土一声,小跑几步,追上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的卡卡西。他们两个一边走一边压低声音交谈,带土很知趣地拉开了一段距离,免得自己沾惹上偷听的嫌疑。他装作好奇的样子四处张望,尽可能多地将这里的地形和布局记在心里。

三人来到一栋较大的四层建筑前面。进了楼,玄间和卡卡西的谈话也告一段落。“回头见!”他向带土笑笑,两只手插在衣服口袋里,哼着小调往左边走了。

“你跟我来。”卡卡西对带土说,拐向右边。

“呃……卡卡西先生。”走在通向二楼的楼梯上,带土试探着开口。“等茨城……我是说,小野胜雄,等他嘴里的情报都被套出来了之后,你要怎么处置他?杀掉吗?”

“不,他的情况有点特殊。”卡卡西说,“他的父亲叫小野贵久,是雷云会已故二代目会长的私生子。现在的四代目会长艾是三代目的儿子,虽然与二代目并没有血缘关系,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先代的后嗣被人杀死,所以小野对我们还有价值。在日后与雷云会交涉时,他和他的妹妹可以成为不错的筹码。”

“……原来如此。”没想到他会给出这么详尽的回答,带土不禁有点意外。他还以为卡卡西是那种只需要别人遵从指令、却懒得说明半句的人。

同时,卡卡西的话也给带土敲响了一记警钟。既然小野可以成为木叶与雷云会交涉的筹码,那么……他会不会也能当个和警方,和宇智波家交涉的筹码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卡卡西特地把他带到木叶本部的行为就好解释了。更有甚者,要是这帮黑道知道了他和斑走得近,一定会想着从他的身上榨取出更多的油水来。

真落到了那个地步,我还不如自杀算了,省得连累着家里的那些人受威胁。拳头悄然握紧,带土心想。不过就这么死了也未免太窝囊,至少得死前拉个垫背的……

他的视线落到了卡卡西的后颈上,担心杀意被对方察觉,并不敢过多停留,在心中估计着自己一个锁喉勒死卡卡西的可能性有多大。

“你倒是关心他的情况。”卡卡西说。他似乎对带土的想法一无所知,向前行走的姿态毫无防备。

“我只关心他欠的钱。”带土语气如常地回答。

两人拐了个弯,卡卡西推开左手边的一扇门。里面是一间休息室,陈设很普通,两条相对的长沙发,中间一张茶几,墙边一排柜子。窗明几净,地板几乎照得出人影。

卡卡西将外套随手搭在沙发背上:“坐,把外衣脱了。”

这回带土终于看清了他项链上挂着的东西。那是个密封的小玻璃瓶,粗细大小都和成年人的拇指差不多,里面装着的居然是一枚子弹,看尺寸是用在手枪上的。

不愧是黑帮的大干部,品位爱好也这么清奇。带土在心里感慨。

卡卡西把袖子卷了两折,露出一小截手腕。他从其中的一个柜子里取出医药箱,回头看到带土穿着个紧身背心坐在沙发上,眉毛一挑:“还挺有料。”

带土:“……”怎么就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我这是被调戏了?

卡卡西走了过来。带土伸手去接医药箱,一句谢谢都到了喉咙口,却见对方把箱子往茶几上一放,紧挨着他身边坐下,居然摆出一副要亲自替他处理伤口的架势。

“……我还以为你们这些高层每天都忙得脚不沾地。”看着卡卡西把东西一样样拿出来,带土说。

“其他人确实很忙,”卡卡西拿出一根棉签蘸上酒精,“我只在有活儿的时候忙。”

有活儿——带土意识到他指的是追捕叛徒,或者杀人。

说话间卡卡西已拉过带土那条受伤的胳膊,用酒精替他给伤口消毒。另一只手按住他防止乱动,白皙修长的手指搭在带土小麦色的手臂上,带着薄茧的指尖微微下压。

带土悄悄屏住了呼吸。从这个角度看,卡卡西半低着头,神情认真专注,长长的睫毛时而微微颤动。即使戴着口罩,也能看出他鼻梁高挺,双唇薄厚适中,下颌的线条精致。再向下,领口敞开,银链子搭在形状漂亮的锁骨上面,还有……

带土无声地咽了口唾沫,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心跳加速。他想这人虽然是个彻头彻尾的恶徒,但不得不说长得是真挺好看的。

就在这时,卡卡西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起头来看向他。气氛陡然古怪起来,两人的脸相距不到二十厘米,在头顶灯光的照射下,带土看到,那只左眼仿佛又隐隐透出了几分红色。

果然,这只眼睛,并不是真的……

“你……”他不禁喃喃出声,说了一个字才反应过来,连忙改口,“……你这项链挺特别的。”

“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那股古怪的气氛瞬间消失了。卡卡西再次低下头去,把绷带一圈圈地缠在带土的胳膊上。

带土讪笑。

“这是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留下来的。”卡卡西的手指灵巧地活动着,给绷带打了个结。他的语气很平淡,没有半点情绪的外露,“也是我能够拿来纪念他的唯一东西。”

“……抱歉。”既然这样说,那么那个人大概已经死了吧,带土想。资料上写到旗木朔茂在二十年前死于帮派内斗,那段往事的细节至今木叶都讳莫如深,或许因此卡卡西只能以这种不着痕迹的方式纪念他的父亲。

卡卡西看了带土一眼。那目光似乎有些意味深长,但当带土想要深究的时候,卡卡西已经转过头去,将所有的东西都装回了医药箱里。他站起身,正要把医药箱放回柜子中,外套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嗡嗡震动起来。

“你先这儿歇着,我出去一趟。”翻看了一下手机,卡卡西对带土说,“天藏那边的审讯未必今天就能结束,得等到小野将一切老实交代之后,我们才能统计他的资产,从中分出应该付给赌场的部分,所以你不要着急。”

你大老远的把我从市区带过来,敢情就是要给我上个药?眼看着天都快黑了,这儿又打不着车,待会儿你让我怎么回去啊?

心中忍不住腹诽,但带土也明白卡卡西既然能强制把自己带到这边来,就一定不会容许他擅自离开。于是只好闷闷地应了一声。“哦。”

重新关好柜子,卡卡西穿上外套向外面走去。走到门口,他突然又停下脚步,回过头来。

“有一件事我得事先提醒你。”他看向带土,“黑道的等级规矩十分森严,木叶当然也不例外。下面的小弟要是肆无忌惮地盯着上级看,或者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不加敬语擅自发言,这可是要挨揍的。你以后注意。”

“……”带土张口结舌地目送着卡卡西消失在门外,半晌才反应过来。那你这个大佬中的大佬就不要做这种亲自给小弟上药的事情好吗?说好的等级森严呢?

双标,真是双标。

双标的木叶大佬飘然离去,带土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盯着头顶的灯管发呆。他眼下真可谓是身陷敌营,寸步难行,想打个电话都办不到。身为卧底他当然不能再带着宇智波家统一配备的手机,新手机是兜给他准备的,联系人也只有兜一个。可他下午本以为要了债就能回来,揣着手机去打架还担心给磕了碰了,所以就放在了家里,现在可是连肠子都要悔青了。

就算兜未必可靠,至少那个私人小诊所总比这个大贼窝要安全得多。而且要是有手机在,他至少还可以上上网,刷刷论坛,玩个消消乐……

正当带土胡思乱想的时候,房门被再一次打开了。出现在门口的是玄间,手里拿着一个牛皮文件袋。他目光向屋子里一扫,扬起眉毛:“头儿呢?”

“接了个短信,出去了。”带土回答。

玄间啧了一声。“这可麻烦了,时间要来不及了。”他抿起嘴沉吟片刻,然后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抬起头来看向带土。“阿飞,干脆你替我走一趟吧,把这个送给大蛇丸大人手下的多由也。”

“……啊?”带土呆住,“我又不认识路……”

“哎呀很好找的,我们之前进了大门往这边走的时候,你有没有看见斜对过有个两层楼,门口挂了两盏画着蛇的灯笼?那里就是大蛇丸大人的研究所。多由也是他的亲信,那边的人都认识她,你进去问一下就知道她的位置了。”

“就算你这么说也……”

“拜托了帮个忙,我这边真的有急事。”玄间大步走过来,不由分说地把那个文件袋塞进带土的怀里,双手合十做恳求状。“回头请你喝酒哈!”

“……喂!你等等!喂!”带土从沙发上蹦了起来,伸手要去抓他,可玄间已经转身跑走了,脚步声哒哒哒地顺着走廊一路远去。留下带土黑着脸站在原地,一垂眼看见手里的麻烦东西,没好气地把它翻到了正面。

当他看清文件袋正面写着的两行小字时,脸色顿时一变,神情也凝重下来。

这竟是一份木叶向国外走私贵重金属的交易账单。

火之城背靠一山一水,都以“南贺”二字命名。南贺川下游是入海口,当年木叶起家靠的就是水运走私,后来才开发了诸如赌场、高利贷、非法医药之类的其他财路。直至今日,走私依旧是木叶最主要的暗面收入来源,除了当年被初代目柱间所明令禁止的毒品之外,军火,贵金属,珍稀动植物及其制品,几乎其他任何有暴利可图的东西,都在他们的“货运”名单上面。

而身为卧底,除了打探木叶内部情报及高层动向之外,调查他们的走私线路和交易网络也是带土的主要任务。

现在这份账单放在他的手里,就像是一个硕大的宝箱。大概因为是内部传阅的文件,袋子并没有封口,解开绕在扣子上的白线就能打开,事后也可以毫不费力地恢复原样——一个没有上锁的大宝箱。

但带土却只觉得烫手。

玄间两次都跟在卡卡西的身边,和对方说话的时候态度非常自然,没有任何诚惶诚恐、毕恭毕敬的表现,显然他的地位不低。这样一个深受卡卡西信任的心腹,怎么会如此轻率地把这种文件交给一个初次见面的人?

这是在试探他吗?

这试探是玄间的自作主张,还是……卡卡西的意思?

薄薄的几张纸在带土手里一下子变得沉甸甸的。犹豫了一下,他决定还是去按照玄间的吩咐行事。当然,他绝对不会去偷看里面的内容;他还不至于被这么明显的诱饵钓上钩去。

带土离开休息室,沿着卡卡西领着他走过来的路线原路返回楼门口,走出了这栋建筑。大蛇丸的地盘很好找,刚才来的路上带土已经注意到了那两盏蛇灯笼。研究所的大门敞开着,内部好像有点光线不足,站在太阳下面向楼里看去,莫名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一走进研究所里面,周围的温度顿时降了下来。和卡卡西那边随处可以见到来去匆匆的帮派成员不同,这里十分冷清,打扫得一尘不染的走廊两旁,房门扇扇紧闭,能听到的只有带土自己的脚步声,在安静的空间中寂寞地回荡着。

玄间说找人去问那个叫多由也的在哪儿,可这儿他妈的连个鬼影都没有!

心中暗骂一句,带土提高警惕,谨慎地走向右边的长廊。一边走他一边四下张望,路过的房门上面都是一片空白,没有任何标识;至少在他这个外人眼中看来,完全没有任何提示能说明这些房间是做什么用的。

在尽头拐了个弯,带土眼睛一亮。前方又是一条走廊,但不远处正有一个人在那儿慢吞吞地走着。“她”身材瘦削高挑,穿着一件蓝色的和服,黑亮的长发盘成了丸子头,翠绿的耳环随着步伐的节奏悠悠摇摆。

快走几步,带土追了过去。“这位小姐,请问——”

他的话语在对方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的一瞬间戛然而止,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中,双眼猛地瞪大,眼珠子差点跳了出来。面前这张煞白的脸,这奇怪的紫色眼影,这双瘆人的金黄竖瞳,这家伙分明就是……

“哦?你是在叫我吗,疤脸的小哥?”这沙哑的、带着嘶嘶声的、无疑是属于一个男人的嗓音……

“……抱歉,大……大蛇丸大人!”在脸上硬挤出一个带着歉意的扭曲笑容,带土用尽了平生所有的意志力,硬逼着自己立正站好,鞠了一躬。先前卡卡西提点他的黑道礼仪他还没忘。“我把您认成了……真对不起!”

——变态!人妖!不男不女!你他妈才疤脸!为什么要梳丸子头!为什么偏偏是你!

“没关系,反正这也是常有的事情。”大蛇丸咝咝地笑了起来,这声音听得带土浑身直起鸡皮疙瘩。“你手里拿着的东西……哦,我知道了,是卡卡西那边送过来的吧?”

“呃……是。”

“给我就好了。”一只苍白得不像活人的手伸了过来,“我会把它交给多由也的。”

“……麻烦您了。”带土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把文件袋递了过去。他再也不想在这个诡异的研究所里多呆半秒钟。“那我这就告退。”

说着,他转过身去,很不得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来路飞奔。

“啊,等等,”可大蛇丸却在此时再次开口,“别那么着急嘛……宇智波带土君。”

一秒钟的完全安静。

“您是在叫我吗,大蛇丸大人?”带土回过头来,神情平静而无辜,“您好像认错人了。我叫阿飞。”

“用不着这么戒备,带土君。”大蛇丸的嘴角挂着悠然自得的微笑,“这间研究所的主体在地下,地上的两层只是摆设。而且这里本来就是我的领地,你不用担心会有人听到你的身份,并且将它泄露出去。”

“我真的不知道您在说什么。我可以走了吗?”带土诚恳地看着他,眼中透着恰到好处的茫然困惑和不耐烦。

“如果你坚持的话……那么请吧。”

微微鞠躬,带土再次转身。他严密地控制着自己的表情、呼吸与步速,一步步向外走去。

“对了。”在带土转过拐角之前,大蛇丸的声音又一次在他的身后响起,“作为同一阵线的伙伴,让我给你一个友情提醒——”

“不要轻易信任旗木卡卡西。”

(TBC)
————————————

P.S. 再一次的阅读提示:如果感觉猜不出谁黑谁白谁正谁反,那就放弃思考,专心看狗男男耍帅秀恩爱就可以了XD反正真相总有一天会揭开的!

评论(65)
热度(303)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谢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带卡+无CP粮食向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
暂定更新顺序
枕席难安-天降之物-黑鸢-
鱼游入深海-VICE VERSA
全部完结前不再开中长篇
偶尔有短篇掉落
————————————
带卡养老群668348806
欢迎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