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带卡】关于晓乐队主唱的二三事 01

给阿兔兔 @一只灰毛兔 的#脑洞补完计划#(33)“我终于找到你了!”的配文!
现代AU,晓乐队主唱&天王巨星土X神威酒吧老板&带总迷弟卡,两个曾经青梅竹马的奔三男人在十年后破镜重圆的爱情故事,内含回忆杀、玻璃渣、玻璃糖、甜饼和车。六章完结!
————————————

01

“……下面请我们来看另一则新闻。昨晚8时30分左右,有人目击到著名乐队晓的主唱、宇智波带土先生匆匆驾车离开自家的豪宅,独身一人前往机场。10时左右,当带土抵达机场的时候,闻讯而来的狗仔队们将他的车团团围住。”

挂在酒吧墙上的电视机里传来简讯主播的声音。画面上,身着便装、头戴鸭舌帽的高大男人从跑车上下来,砰地一声关上了车门。他推开挤到面前的话筒与摄像机,从人群中奋力挤出一条路,朝着候机楼的方向大步走去。

“下了车的带土脸色阴沉,表情很不耐烦。在《雨隐周刊》的记者屡次追问他与某T姓小鲜肉的绯闻是否属实,甚至想要阻拦他离开的时候,带土突然发怒,并一拳砸碎了《雨隐周刊》摄像师的镜头。”

虽然拍摄者站在一段距离之外,拍摄水平也着实欠佳,但观众们依旧可以清楚地看到,在带土甩掉了大部分记者之后,仍有两人追在他身后喋喋不休;见带土不予理会,手持话筒的那人居然直接扯住了他的衣服下摆。随后这名记者不知道又说了什么,本来连被人拽住都忍下来的带土突然猛地转身,二话不说一拳挥出,狠狠地砸在了对准自己的摄像头上。

“哎呀!”坐在吧台前面的两名年轻女孩发出了小小的尖叫。“带总的手都划破了吧!”其中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女孩说。

“这段手机视频一经上传立刻走红,并引发了新一轮有关尊重艺人隐私和保护娱记人身安全的热议。短短十几个小时内,各大社交平台上已有无数网友发表了对此事的看法,正方反方争论不休。晓乐队的成员们纷纷公开对队长表示支持,鼓手迪达拉与贝斯手飞段还即兴创作了一段歌曲来讽刺雨隐周刊的得寸进尺。目前千手娱乐公司尚未针对此事发表任何通稿,对于得力爱将的又一次出格举动,公司总裁纲手女士会做出怎样的回应,我们还不得而知。”

“这还用问吗,公主当然是向着带总了。”马尾妹哼了一声,“晓和带总可是公主一手发掘出来的,她怎么可能胳膊肘向外拐嘛!再说本来就是狗仔队太过分,带总那拳头没打在他们脸上已经够给面子的了!”

“我看外面总传带总脾气差,最开始肯定也都是这帮臭狗仔造的谣。”她的短发同伴一边刷手机一边嘟囔,“带总对粉丝多好啊,明明那么忙,每个人寄来的小卡片都会看,长信还会回复,静音姐都说他有次演唱会结束后回信一直回到天亮。还给失眠的妹子录睡前故事,这么温柔的男神居然都有人黑……”她不知道刷出了什么,脸上露出了厌恶的表情,扯了扯马尾妹的袖子,“呕……诶你快来看!”

“我靠!不要脸!”马尾妹探过头去一看,立刻义愤填膺地大叫起来,“什么‘我和带土哥只是合作伙伴的关系,请大家千万不要误解’,‘请大家不要因为我们的事情对带土哥产生意见’,恶心死了啊啊啊啊!一口一个带土哥的他以为他是谁啊!一个不修音就会死、LIVE车祸得不忍听完的新人不要倒贴晓和带总行不行!”

“啧啧啧,他明明就是想让别人误解吧。”短发妹一摊手,“上个月特地染了个白毛,大热天的拿条围巾裹住脸在镜子前面凹造型,还敢厚着脸皮拿自拍去艾特带总。下面的脑残粉都在嗷嗷鬼嚎,说他是带总失散多年的白月光,眼瞎就去治病行不行?十年前你们家爱豆小学都还没毕业呢!”

“就是。”马尾妹同仇敌忾,“一直关注着这个圈的谁不知道带总心里有个白月光啊,这帮所谓的小鲜肉不去好好练唱功,一个个就知道绑着他炒绯闻艹热度。更可气的是那帮只会犯花痴的低龄粉,信了这种狗屁洗脑包也就算了,还特么敢回过头来踩带总的颜,说带总脸上有疤配不上他们爱豆!伤疤是男人的军功章好么!带总脸上的疤超man的好么!也不看看你们爱豆那一张张的磨皮锥子脸!哎呦气死我了!”

她越说越激动,端起手边半满的杯子看也不看就一饮而尽,很快被呛得大声咳嗽起来,短发妹连忙替她拍背。

“别激动,缓过来之后再慢慢地喝点温水。”另一个杯子被推了过来,温和好听的男性声音随即响起。

是这家小酒吧的调酒师兼老板。他穿着白衬衫和黑马甲,修身的衣物勾勒出漂亮的腰线。银发在酒吧迷幻的灯影之下仿佛正微微闪着光,下面是一双弯弯的、会笑的眼睛,口罩遮住了半张脸。

说话时他的手还没离开杯子,骨肉匀称的手指搭在玻璃杯壁上,根根白皙修长,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呜呜呜谢谢老板!”马尾妹抬起头来,眼泪汪汪地看着老板——虽然泪水基本都是刚才被呛出来的。她抿了几口温水,总算不再咳嗽了。“对了老板,上次你借给我的晓成立两周年纪念演唱会我还想多重温几遍,过几天再还你好不好?”她双手合十,做出央求的姿势。

“没问题,你想看多久都可以。”老板微笑着回答。

“两周年?”一旁的短发妹瞪大了眼睛,“就是那套在网上被炒到天价的蓝光盘?那年公主刚签了晓没多久,之前的事还没平息,后来白月光又出走了,所以带总一直很消沉,连风格都变了……我听说现在那套盘巨难收的!”

“老板是晓和带总的多年死忠粉,凡是出过的资源没有他收集不到的。”身为熟客的马尾妹自豪地向她的朋友介绍,“你要是想考古的话,找他准没错!”

短发妹顿时一脸崇拜地看着老板。后者在这闪闪发亮的目光之下似乎有些赧然,伸手挠了挠口罩上方露出的一小块皮肤。“啊……其实也没有那么厉害啦。”他低头倒酒,“不过如果你想补从前的历届演唱会,我确实可以把光盘借给你。”

“比起这个我更想问一件事!老板你既然粉了带总这么多年,那你知不知道带总和他那个白月光是怎么回事啊?”短发妹身体前探,迫不及待地发问,“我听说其实他才是晓的第一任乐队经理,后来到了公主旗下之后才换成静音姐的。不过这个人的信息好少啊,姓名长相全都是谜,除了那张特别模糊的疑似亲密照就没别的了,甚至要不是那次小迪一不留神说走嘴,大家还都不知道带总这么多年居然只惦记着这一个人呢。老板你有听说过什么吗?”

倒在杯子里的酒稍稍洒出了一点,幸亏在吧台高度的阻挡之下无人看见。年轻的酒吧老板抬起头来。

“对不起,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他平静地回答,“毕竟我也只是和你们一样的粉丝,打听不到什么内部消息。”

“……是哦。”短发妹缩回座位上,有些失望。

“唉……这个白月光也够狠心的。”马尾妹感慨,“一刀两断,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连个念想都不留下。”

“说不定这样反倒更好。”短发妹耸耸肩,“又不能在一起,留念想吊着人家不是更过分吗?虽然可惜了带总的一腔深情。”

“说不定……其实白月光是直男?”马尾妹开始大开脑洞,“所以就算他之前和带总是好哥们,也没法接受带总的感情……”

“说不定他是觉得十年之后物是人非,自己已经配不上功成名就的带土了。”

一个声音突兀地插进了她们的交谈之中。两个女孩都惊诧地望过去;刚才出声的老板也是一脸愕然,似乎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竟说出了这样的话。

“抱……抱歉。”回过神来,他飞快低下头去,很快调好了两杯鸡尾酒,放在女孩们的面前。“这是擅自插话的赔礼。由香,我要出去一小会儿,你能暂时帮我看一下店吗?”

“哦……哦。”马尾妹怔怔点头,“好啊,反正我们还要好久才会走呢。”

“多谢。”老板弯起眼睛,向她露出一个微笑,但笑容中却明显透着勉强。“那我先失陪了。”
————————————

旗木卡卡西,今年二十九岁,在这个偏僻的南方小镇上独自经营着一家名叫“神威”的酒吧。

神威,则是带土在签约到纲手旗下后,推出的第一张个人专辑及其主打歌的名字。

直到今日,卡卡西依旧清楚地记得,黑发大男孩靠着沙发盘腿坐在地上,时而咬着铅笔头蹙眉思索、时而在本子上涂涂画画的模样。最终,结合了他们两人的灵感所设计出来的图案,后来也与晓的黑底红云一起,成为了带土家喻户晓的独有标志。

而现在,无论是那个图案,还是它所代表的那个人,都已经不再属于他。

一段不经意间的对话将往事尽数勾起,回忆纷至沓来,催生的情绪如此汹涌,就算是卡卡西向来冷静克制,猝不及防之下也不小心失了分寸。不敢再留下来听女孩们的交谈,他几乎是狼狈地逃向楼上,匆匆换了身衣服从后门出去,站在酒吧与隔壁小店之间的窄巷子里,背靠着墙,仰望着被霓虹灯照亮的天空。

带土,带土,带土……他让这个名字在唇舌间一遍遍地滚过,让它像烈酒似的顺着自己的喉咙向下,灼烧般的疼痛一路传达到心底。

他好想他。他疯狂地收集着带土的各种海报,用它们贴满酒吧的墙面,他买了带土每一张专辑的CD和每一次演唱会与活动的蓝光盘,分门别类地整理好,满当当地摆了两个大柜子。他跨越大半个国家去看带土的巡回演唱会,追着带土走过每一个城市,躲藏在欢呼的狂叫的着魔的人群之中,看着他的英雄站在镁光灯下,身姿气势犹如主宰众生的王。

但这还不够。他想要离带土近些,再近些,想要看着带土对自己微笑,想要听带土温柔地说出自己的名字。想要碰触真实的带土,想要被拥抱,被亲吻,被占有,想要做尽一切他们想做的、做过的亲密的事,就像他们一直相爱,就像他们从来不曾分开。

但这是不可能的。

他们已经结束,剩下的唯有过去,现在不存在,当然也不会有将来。

心头一片烦乱,卡卡西的手在口袋里胡乱摸索着,掏出了打火机和半包烟。不是什么好烟草,甚至称得上是劣质,十几年前的老牌子,如今几乎已经失去了市场竞争力;可这是卡卡西极偶尔想要来上一根的时候,会做出的唯一选择。

这是曾经他们在高中的时候,带土常抽的牌子。

那时候的带土总喜欢深吸一口,鼓着腮帮子凑近他,再坏心眼地把烟喷出来,看着他被熏得连连咳嗽的样子捧腹大笑。后来他这个优等生终于也被带土拖下了水,两个人在放学后坐在教学楼的天台上,烟头对着烟头地借火,脑袋靠在一起,并肩看着夕阳。带土抽得快,把自己的烟头丢在地上碾灭,回身就抢走他的半根叼在嘴上,得意洋洋地冲着他吐烟圈。

盯着那熟悉的过时包装看了一阵,卡卡西拉下口罩,拨动打火机的滚轮,看着那一簇小小的火苗在黑暗中腾地亮起。

他点燃了第一支烟。

(TBC)
————————————

T姓小鲜肉不指代原作中的任何人物,就是随便捏了个路人。
表白我兔!我兔超棒!人又好又温柔!图又美又高产!我愿意为她在带卡坑里蹲到地老天荒!
看我这铺天盖地汹涌澎湃的基友力就问你们怕不怕

评论(48)
热度(500)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谢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带卡+无CP粮食向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
暂定更新顺序
枕席难安-天降之物-黑鸢-
鱼游入深海-VICE VERSA
全部完结前不再开中长篇
偶尔有短篇掉落
————————————
带卡养老群668348806
欢迎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