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带卡】没有麦田的稻草人 24

◇ 七班老师土X叛忍卡
◇ 长篇主剧情,清水HE
◇ 二设详见此处
◇ 能接受?LET'S GO!
◇ 前文:传送门
本章:自来也、朔茂和卡卡西,带土的猜想。正选开始,木叶崩溃,秽土转生。
————————————

二十四、亡者复生

“啊,他们回来了!”

敲门声响起,小樱跑去开门。听到声音的琳从厨房里出来,看到站在门外的三个人,面露惊讶:“自来也大人呢?”

“他嘛……”带土抓抓后脑勺,笑得不太自然,“说是要找三代目说些事情,直接向火影塔去了。”

“哼,好色仙人真是的!”鸣人双手叉腰,不满地撅起嘴巴,“难得大家分别了这么多天又聚在一起,有什么事是不能吃完饭再说的!”

卡卡西沉默地站在这对师生的身后,表情平静,看不出任何异样。

琳的视线从卡卡西的脸上移开,望向带土,眼中透着询问。带土向她极轻微地摇了摇头,以目光示意她一会儿再说。

晚饭时一切正常,只要有鸣人在,就永远不用担心餐桌上会气氛沉闷。金发男孩兴致勃勃地向众人讲述他新学到的通灵之术,并且在这个过程中频繁向坐在对面的佐助丢去得意的小眼神。然而在得知黑发队友学到了那个“一击打碎带土哥影分身的超酷炫雷遁”之后,他只挣扎了一秒钟就飞快倒戈,摇晃着卡卡西的胳膊,央求对方把千鸟也教给他。

而后在席间,带土“不经意”地透露说,卡卡西从小就和水门走得很近。闻言,鸣人顿时变得更加兴奋,一吃完饭就急不可耐地拉着卡卡西走向客厅,嚷着要他多讲些水门的事情,还有自己的爸爸妈妈是怎么认识并走到一起的。恩师之子的亲近对于卡卡西来说无疑是个惊喜,他甚至有点受宠若惊,根本无法拒绝鸣人的任何要求。

至于七班的其他两个人,小樱明显对鸣人提出的后一个话题很感兴趣,迫不及待地想要听到四代目火影夫妇的恋爱八卦;佐助虽然脸上一副无聊的样子,却也跟在三人的身后离开了。于是餐厅里就只剩下了带土和琳。

两个人一边收拾残局,带土一边把他和卡卡西的联眼、包括之后在墓园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琳。

“在卡卡西和自来也老师碰面之后,两个人的样子都很古怪。”他皱着眉头回忆,“他们表现得疏远又生分,尤其是自来也老师,说起话来小心翼翼的,也难怪那时候鸣人会问出‘你们是不是第一次见面’这样的话来。但是看卡卡西的反应又不像是有什么陈年旧怨……明明从前这两人关系挺不错的。”

“因为自来也大人和卡卡西的父亲朔茂前辈是好朋友吧。”琳冲掉手上的泡沫,把洗干净的盘子放在一边。她倚在流理台上看着带土,神情中带着担忧,“加上卡卡西对你说过的那些话……恐怕事情的症结就出在朔茂前辈的身上。”

带土沉默着点点头。琳所说的他自然也想到了,甚至想得还要更加深远。他记起当初刚刚得知赤之国任务细节时,他和自来也的那一次争吵,那时他在情绪激动之下口不择言提到了朔茂,而自来也暴怒的反应和他说过的话,直至现在带土依旧记忆犹新。

——别说得像是你什么都明白一样,小鬼!你以为我在得知了这些事情的时候,没有想过去将那个王八蛋碎尸万段吗?我想杀他的动机,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多得多!

难道……

电光火石之间,仿佛有人“啪”地点亮了一盏灯,一个可怕的念头浮现在带土的脑海之中。如果当年朔茂并非是像水门老师所说的那样,在心灰意冷之下选择自杀,而是……

他的手指死死按在流理台的边沿上,因为用力过大而骨节发白。几乎是本能地,带土想要说服自己他猜错了,真相不会是那样的。

然而发生在鼬身上的事,发生在卡卡西身上的事,却在他的眼前一幕幕掠过,挥之不去。如果这就是真相的话,那么得知了这一切的卡卡西,也就难怪会……

“带土?”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琳的声音将带土蓦地拉回现实。“你的脸色突然变得好苍白,怎么了?”

“没……没事。”回过神来,带土连忙掩饰。“我只是……没事。真的。”

琳看起来明显不信,但是她并没有再说什么。

“好吧。”她端起切好的果盘走向客厅,“考试即将就要开始,卡卡西不会在这里待很久了。让我们好好珍惜这几天吧。”
————————————

离第三场正选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各国前来观看考试的名族与忍者头目陆续来到了木叶。大蛇丸的阴影还笼罩在村子上空,安全防护工作变得更加严密,不仅仅是暗部,常规上忍们也加入了巡逻的行列。

为防万一,卡卡西已不再离开神威空间,就连吃饭睡觉都留在里面。带土真的把床和被子都搬了进去,晚上陪他睡在一起。

不过,在经历了前几天的插曲之后,他们也没心情再去想些什么风花雪月的事情了。

终于,在离考试举行还有两天的时候,卡卡西结束了对佐助的训练。

“村子里最近走不开人,我就先回去了。”这天一早,带土用神威空间带着他们两个来到和木叶有一段距离的野外,“佐助,晚上我过来接你。”

话虽然是对着佐助说的,可他的眼睛却始终牢牢地盯在卡卡西的身上。

“好。”卡卡西点了点头,“你多保重。”

带土看起来像是还有什么话要说。但最后他也只是同样点点头,又看了自家堂弟一眼,便再次通过神威离开了。

“来吧。”卡卡西转向佐助。他睁开了自己的那只写轮眼,左手按在右手手臂上,掌心亮起炫目的蓝光。“今天是最后一课——实战。”

两个人都没有全力以赴。千鸟是为了战场而生的招数,出手即是致命伤,其实并不适合对战演练。最终当然还是卡卡西获得了胜利,扣住佐助的咽喉把他按在地上,单膝跪地,另一只脚踩住黑发少年挣扎的手臂。缠绕着雷光的苦无逼近了写轮眼,闪电在睁大的鲜红瞳仁之中跳动着。

“做得很好。能在两周半的时间内掌握到这种程度,又有天生的写轮眼,将来你大概会超过我吧。”虽然下手毫不客气,卡卡西却并不吝啬对于临时学生的称赞,语气几乎称得上是温和。他从佐助身上站起,伸出手,做势要拉后者一把。

“……”佐助无视了那只手。他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拍打着身上的灰土,脸色有些阴沉,恢复到黑色的双眸透出不甘的神色。

“你也用不着这样垂头丧气的。我好歹比你大了十多岁,千鸟又是我赖以成名的绝技,要是就这样被你轻易打败,那我也没必要再做忍者了。”卡卡西没有在意佐助的拒绝。他走到一旁,拿起搭在背包上面的斗篷。

“你要走?”见他把斗篷披在身上,佐助不由得一愣,先前的沮丧也立刻不翼而飞。

“嗯。”卡卡西背对着他应了一声,“你已经学成出师,我也没有再留下的必要了。而且再继续待在木叶也很危险,会给你们带来麻烦。”

“那带土呢?”佐助脱口而出,话音落下才反应过来自己问了什么,别扭地偏过脸去。

“你也看到了,我们刚才已经道过别了。多余的话无需再说,该明白的事情,我懂,他也懂。”

“……这几天来,多谢。”沉默片刻,佐助低声说。他的神情颇有些不自在,显然并不习惯向他人道谢。“我知道如果不是带土的拜托,你根本不想回到木叶。”

“谢就不用了。”卡卡西正弯腰拾起背包,闻言动作略一停顿,“带土的事就是我的事。想要记人情的话,记在他的身上就行,反正对外也得说千鸟是他教给你的。”

“……”

“还有什么想问的吗?”背上背包,卡卡西回头看向欲言又止的少年。

“不怨恨吗?”佐助终于对上了卡卡西的眼睛。他紧盯着面前的成年人,像是要从对方的身上看破某些东西。“你不愿意回到木叶,就是因为你的恨意还没有消减吧。”

“不论是出于什么理由……没有想过要复仇吗?”

一阵安静。风吹过旁边的树林发出飒飒的声音。

“你是一名木叶的忍者。”卡卡西扬起眉毛,语气中听不出什么情绪,“而现在,你在怂恿我对你的村子出手。”

“我只是就事论事。”

“复仇是一件很耗费心力的事,佐助。”卡卡西发出一声叹息,“它是一把双刃剑,在杀死了仇人的瞬间也会掏空自己。死去的亲友不会因此复生,而在这个过程之中,你又很可能还会伤害到活着的人。”

“你又没有复仇过,怎么有资格说这种话?”佐助握紧了拳头。

“不,我有过。”卡卡西平静地回答,“当年在神无毗桥,我真的以为带土救不回来了。在他的写轮眼的帮助下,我杀死了那名岩忍,但是看着对方断气,我的心中却升不起一丝半点的喜悦,有的只是无限的空虚和悔恨。”

“我说这些话也不是要劝说你放弃复仇,只是阐述事实而已。身为外人,你的选择我无权置喙。而且你我的情况也略有差别……和你对鼬的憎恨不同,我最恨的,从来都不是木叶。”

佐助疑惑地看着卡卡西,显然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可卡卡西并不打算作进一步的解释。

“虽然以我现在的身份,有些话大概没什么说出口的立场,但是作为你的临时老师,在分别前还是告诫你几句吧。”他最后这样说,“珍惜身边重要的人,不论遇到什么事情,不要轻易抛下他们。这世上有很多东西是失去了就再也无法挽回的,就算过后看似和从前一样了,内里也已经是天差地别。”

“我希望,你能让千鸟成为守护同伴的力量。”

左眼睁开,发动的万花筒写轮眼将黑发少年送入空间之内。裂隙重新关闭后,卡卡西又盯着佐助消失的地方看了一阵,方才轻声开口:“请出来吧。”

咔哒,咔哒。

起初无人回应,而后木屐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自来也从一棵大树后面走了出来,卡卡西转过身去,望向蛤蟆仙人情绪复杂的双眼。

“刚才的那些话,也是说给我听的吗?”自来也低声问。

“随您怎么想。”

静默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然后自来也率先开口。“卡卡西,其实……”

“不必解释。”卡卡西打断了他的话,“也没必要解释。我知道您和响子小姐一直走得很近,所以您也应该明白,照彦当初的话固然偏激,但我也从来不曾全盘相信。我相信我已了解全部的内情,并没有误解任何人。”

“我从未怀疑过您与父亲之间的友谊,就像我从未怀疑水门老师对我的关怀爱护之心。我理解你们保持沉默的理由,但我却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明白……我都明白。”垂下眼帘,自来也露出一个苦笑,“理解,却不能原谅,是吗?”

“谈不上无法原谅,”卡卡西回答。“我做不到像带土那样正直善良,我是个冷血虚伪的人,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或许……不,我一定也会赞成你们的做法。只可惜我无法置身事外。”

双手抬到胸前,他结了瞬身之术的手印。

“虽然我已经不再是木叶的忍者,村子也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了,”卡卡西看着自来也,睁开的右眼之中头一次有了点温度,“但是看在带土和琳的份上,我还是祝福你们能够粉碎砂忍和大蛇丸的阴谋。”

下一秒,一阵微风拂过,原地已不见银发叛忍的踪迹。
————————————

两日后,中忍考试第三场正选如期举行。

第一对交手的考生是鸣人和宁次。战斗开始之前,几乎所有人都以为年幼的人柱力会败在日向分家的天才手下,但结局却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在胜负的紧要关头,鸣人成功调动了九尾的查克拉,最终以微弱的优势险胜宁次,获得了晋级的名额。

然而,比起他们两人的战斗来讲,观战者们更加关注的,则是接下来佐助对我爱罗的比赛。每个人都想要亲眼见证,当木叶最强大的血继限界对上四代风影之子那号称绝对防御的沙子时,又会碰撞出怎样激烈的火花。

黑发少年的手中爆发出炫目的蓝白色光芒,群鸟嘶鸣的声音响彻全场,四周高台上的不少人都发出了惊呼的声音。

“那是卡卡西的术。”观众席的一处,红越过琳望向带土,以笃定的语气说,“你们的胆子可真大。就不怕会给那孩子带来麻烦么?”

“麻烦?什么麻烦?”带土一脸无辜地看着她,“千鸟是我当初复制下来的。以前在和卡卡西一起研究写轮眼的时候,我听他详细解说过这个忍术的细节,只不过雷不是我的主属性,所以我不能使用。好在佐助悟性不错,自己也研究明白了。有什么不对吗?”

“带土。”红叹了口气,“虽然找不出你话里的错处,但是作为同期兼朋友,看到你这副装傻充愣的样子还真是让我火大。”

带土干笑了两声。见红不再追问,他也转过头去,重新看向下面的赛场。

尽管表现得镇定自若,其实在心里,带土一直在为佐助捏着把汗。那个红发的砂忍少年实在是太邪门了,想要胜过他绝非易事,而佐助这边,虽然咒印暂时被封邪法印所压制,可一旦他的查克拉的消耗量达到一定程度,依旧有发作的危险。

这场比赛想要胜利,就必须速战速决。

看到佐助用千鸟破掉了我爱罗的绝对防御,带土不由得松了口气。但紧接着从圆球中伸出的砂之巨手,和那股异样的查克拉,却令他的心再度提了起来。

这种不祥的感觉,简直就像是……

就在这时,无数白色的羽毛从空中悠悠飘落。三名木叶上忍立刻警觉起来,纷纷结印低喝:“!”

幻术应声散去。带土、琳和红纷纷起身,看到周围包括学生们在内的观众已经全部倒在座位上,昏睡不醒。唯一一个例外是小樱,她坐在自己的两名老师身后,双手紧紧扒着带土的椅背,脸上写满了不安。

“别担心,”带土揉了揉自家女学生的头发,向她递去一个安抚的笑容,“老师会保护你们的。”

小樱仰起脸看着他,微笑还没来得及在嘴角扩大,表情瞬间又紧张起来。“带土老师,前面!”

带土飞快回头望去,转脸的瞬间神色已冰冷下来。在观众席的最前面,数名音忍不知何时出现在那里,正虎视眈眈地打量着他们几人,一副随时准备发动进攻的架势。

越过敌人们的头顶,带土看到手鞠和勘九郎一左一右架着受伤的我爱罗,越过高墙离开了会场。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佐助也跟在后面翻了出去,明显是要去追那三名砂忍。

那个笨蛋……不乖乖留在原地,去追他们干什么!

带土正着急着,站在旁边的琳突然拍了他一把。“带土,你看那边!”

带土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顿时脸色又是一变。瞭望塔的顶端不知何时竖起了巨大的紫色结界,被关在里面的是三代目,以及挟持着他的、穿着风影服饰的大蛇丸。有几名木叶暗部正绕着结界转圈,但是很显然,他们并不具备进入里面的能力。

水门班的两个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和自己相同的想法。

“学生们就暂时拜托你了,琳。”事不宜迟,带土当机立断,“你自己也小心。”

“交给我吧。”琳严肃地一点头,“你也保重!”

不再多说,带土发动虚化,穿过杀过来的音忍们,径直奔向瞭望塔。另一边大蛇丸与三代目已经开始了战斗,蛇仙人将双掌合在一起,高喝:“通灵术·秽土转生!

轰隆隆!

屋顶应声裂开,伴着连续不断的巨响,三口棺木次第从紫光之中升起,伫立在大蛇丸的面前。

“火影大人!”借助虚化,带土毫不费力地穿过结界,来到三代目身边。他看向藏在棺木之后的黑发叛忍,写轮眼燃烧着怒火。“大蛇丸……对佐助出手的这笔账,我还没和你好好算算呢!”

“哼哼哼……果然能突破四紫炎阵进入这里的人也只有你了,宇智波带土。”大蛇丸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嘶笑声,“不过这样也好,师生再会的感人场面,总是看多少次也不嫌多的。”

“不要大意。”带土还没有回答,一边的三代目已经沉声开口。年老的火影眉头紧锁,神情语气中都透出非同一般的凝重,“这是二代目大人开发的禁术,没想到大蛇丸居然把这三个人给叫出来了。”

“做好准备,带土……我们将要面对的敌人,是木叶的历代火影!”

历代火影?

下一刻带土已明白了三代目的意思。

写着“四”的棺盖轰然倒地,露出了后面的人影。看着站立在棺中、面容恰如生时的金发青年,带土的眼睛猛地瞪大,瞳孔骤缩到针尖大小——

“水门……老师?”

(TBC)

评论(38)
热度(274)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谢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带卡+无CP粮食向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
暂定更新顺序
枕席难安-天降之物-黑鸢-
鱼游入深海-VICE VERSA
全部完结前不再开中长篇
偶尔有短篇掉落
————————————
带卡养老群668348806
欢迎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