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带卡】关于晓乐队主唱的二三事 05

@一只灰毛兔 的图配文。现代AU,晓乐队主唱&天王巨星土X神威酒吧老板&带总迷弟卡,两个曾经青梅竹马的奔三男人在十年后破镜重圆的爱情故事,内含回忆杀、玻璃渣、玻璃糖、甜饼和车。六章完结!
前文:传送门
原图:传送门
————————————

05

千手娱乐。

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被称作是“流行之神”的千手柱间与他的弟弟扉间合力创办了这家公司,从此开启了一个全新的娱乐时代。时至今日,经过千手家族三代人的经营,它已经成为了一个影视歌全面制霸的庞然大物,牢牢把持着国内娱乐界的第一把交椅。

现任千手娱乐的掌门人是柱间的孙女,人称“公主”的纲手姬。而她也是除了自来也之外,朔茂在圈中的另一位亲密好友。

十四年前,纲手的未婚夫与弟弟先后因意外去世,悲痛万分的纲手决定离开这个伤心地,远渡重洋,前往国外生活。这些年来她刻意断绝了与国内的一切联系,因此当年朔茂之死引发的一系列风波,她也毫不知情。

直到五年前,千手家的第二任当家人、纲手的父亲病危,急召她回来接管家业,纲手这才知道自己的好友已经离世。朔茂蒙受无端指责,在身心受创下选择自杀,她却什么都没能帮得上忙,这令纲手感到十分内疚。接手公司之后,她一方面联合自来也,发动自己在圈中的能量,替朔茂澄清名誉,一方面则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亲自去了一趟卡卡西所在的小镇。

和自来也一样,纲手也提出要收养卡卡西,或者安排卡卡西去国外读书生活。在卡卡西谢绝之后,她留下了自己的私人电话号码,告诉他如果以后有需要,可以随时来找她。

而现在,这句承诺似乎终于到了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千手娱乐的总裁办公室里,卡卡西规规矩矩地坐在沙发上,脊背挺直双腿并拢,姿态难得地有些拘谨。对面的大屏幕上正放着上周八进四那一场比赛的回放,是纲手点名要求的。

而这间办公室的主人则坐在书桌后面,单手拄腮,另一只手漫不经心地转着笔,神情若有所思。

房间里无人说话,气氛有些沉闷。卡卡西盯着矮几上冒着腾腾热气的红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不要说从六岁起到现在,他只见过这位长辈一面,也不要说如今的他只是一个平凡的小人物,不再是从前那个众星捧月的星二代;就算他依旧家境优渥,与纲手也一直关系良好,这种低下头来凭着往日父辈的情分、厚着脸皮求人照拂的事情,对他来说终究是难以启齿的。

但这是他能给晓、给带土所找到的最好出路。他曾经不愿动用这层关系,但是在经历了选秀的风波之后,或许这已是他唯一的补救措施。

为了带土,他情愿放弃掉自己浅薄的自尊。

“我希望他能具有足够强大的心理素质。”纲手率先打破了沉默。她的表情无懈可击,没有透露出任何好恶,让人猜不透她的真实心思。“想要顶着这样的一张脸在娱乐圈里混下去,他就需要拥有高人一倍的实力,以及高人十倍的坚韧心性。”

“带土没事的,他一定可以。”卡卡西连忙说。他身体前倾,神情几乎可以称得上是迫切,“您也看到了,晓的能力水平毋庸置疑,他们只是缺乏机会——”

“这句废话可以套到圈子里至少一半默默无闻的人身上。”纲手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发言,“另一句废话是‘请看看他们有多努力’。”

见卡卡西沉默着低下头去,她的语气又温和下来。“你明白的,卡卡西……我是生意人,不是慈善家。当然,我也可以把他们签下来,随便给几个马马虎虎的资源,不温不火地耗着,千手家大业大,这么几个人还养得起。但我想那并不是你们所需要的。”

“……您说的是。”

“不过,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会签下这支乐队。”纲手突然话锋一转,“不仅如此,我还会把我的私人特助静音派去给他们做经纪人,并且提供他们我手中现有的最优资源。我会让所有人知道,晓将是千手未来一段时间内首要的力捧对象。”

原本以为已经被委婉拒绝,却想不到又有峰回路转,卡卡西愕然抬头,眼中带着几分不敢置信的狂喜。“这么说……”

“你也别高兴得太早。”纲手抬起一只手,鲜红的指甲在白炽灯下闪闪发光,“你应该能料到,这些消息放出之后,外界会对晓和带土产生更多的质疑,对他们的要求也会更加苛刻。这也是我给晓的一个考验:看看他们在万事俱备的情况下,能否顶住高压,做出一番令人满意的成绩来。如果晓无法达到市场与我的期望值,那么我将会立刻撤掉所有资源,把他们打回原形。”

她紧盯着卡卡西,琥珀色的双眼微微眯起。“是捧,还是捧杀,就看他们自己的表现了。带土的条件注定晓无法一步步慢慢来,必须剑走偏锋,兵行险招。这是一场豪赌,然而一旦赢了,展现在他们面前的也将是一片前所未有的广阔天地。”

“你敢替他们接下这个挑战吗?”

我敢。”卡卡西站起身来。他的神情复归平静,双眸深处却透出孤注一掷的坚决,“而且,我也相信他们一定会胜利。”

“那好。”纲手一锤定音,“我明天就着手安排。最多五天,我将派人前往K市,正式与你们商量签约事宜。”

“拜托您了。真的很感谢您所做出的一切。”卡卡西向她深深鞠了一躬。然后他直起腰来,退后几步转身,向门外走去。

“卡卡西。”注视着银发青年的背影,纲手冷不丁再次开口,“你和那个宇智波带土是什么关系?”

“……”伸向门把的手蓦地悬在了半空中。

“我知道了。”纲手一声叹息,“你回去做准备吧。今天的事情……我会向他们保密的。”
————————————

事态的后续发展正如纲手所料。

晓签约千手娱乐的消息一经放出,圈里圈外顿时哗然。谁也没有想到,这支因为特殊原因止步选秀八强的乐队,居然接到了业内龙头抛出的橄榄枝。尽管现在比赛还没有结束,但没有人会怀疑,就算是最后的冠军,也不可能谋到比晓更好的出路了。

在大众艳羡晓的惊天好运的同时,也有更多人提出了质疑。千手娱乐所培养的明星向来是科班出身,在事前也没有对这档选秀节目表示出任何关注。为什么现在突然又起了兴趣?又为什么偏偏是晓,而不是其他人?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场轰轰烈烈的扒皮行动就此开始。包括并不实际参加演出的长门在内,晓的六人之中,有五个的出身履历都被扒了个一干二净。唯独仍存在谜团的是带土,尤其是他脸上的伤疤究竟因何而来,居然无一人能说得清楚。

这全都要归功于纲手的未雨绸缪,事先便将消息牢牢封锁起来。当然,她所要保护的并不是带土,而是卡卡西;通过这种方式,所有的焦点都将被引到带土身上,而卡卡西则可以躲藏在带土的阴影之下,做个不被关注的隐形人。

不过,这样一来,带土肩上的担子也就更重了。

尽管内外压力重重,但在认识的人眼中看来,带土还是他们所知道的那个带土。他依旧斗志昂扬,刻苦努力,比起之前甚至还多了几分处变不惊的沉稳。他没有再佩戴过面具,干脆地将自己留有伤疤的脸展示在大众面前,并毫不忌讳旁人对于自己相貌的议论。就算是在与千手娱乐正式签约的新闻发布会上,面对数十只盯着自己不停拍照的长镜头,他也仍然表现得落落大方,进退得体,没有任何窘迫或是恼怒的迹象。这份不卑不亢的风度无疑为他赢得了很大好感,先前一直质疑与挑剔他的声浪也终于稍稍收歇。

但卡卡西却看得出来,带土一直处于持续的紧张与焦虑之中。

在合同签订、一切手续办妥之后,纲手立刻放下命令,着手为晓准备他们加盟千手娱乐之后的第一张专辑。作为队长的带土忙得脚不沾地,每天要在好几个地方跑来跑去,天不亮就得出门,一日三餐都在保姆车上解决,用快餐草草对付一顿。深夜才回到纲手为他和卡卡西安排的公寓,累得倒头便睡,有时候甚至连衣服都懒得脱就栽倒在沙发上。他开始大量地抽烟,在被静音提醒有损嗓子之后又很快改成了薄荷糖,走到哪儿都能听见口袋里“哗啦哗啦”的声音。

当卡卡西有所觉察的时候,他和带土已经快半个月没有过像样的交流了。如果说还有什么是比这更糟糕的,那就是卡卡西隐约意识到,其实带土并没有真的忙得连偶尔陪他吃顿饭、说说话的时间都没有。

带土在躲着他。

尽管不曾向对方确认,但是卡卡西有充分理由相信,带土已经猜到了是自己为晓搭上了千手娱乐的这艘大船。这也难怪;当初卡卡西以为父母扫墓的理由离开K市去找纲手,回来后没过两天静音便登门拜访,未免也太凑巧了些。或许长门他们会被卡卡西的借口骗过,但他和带土相处的日子足足有十年之久,他未必能瞒得过带土的眼睛。

所以……是他做错了吗?他的擅作主张伤到了带土的自尊,让带土违背了自己的原则,所以带土不想再理睬他了吗?

卡卡西感到茫然。如今晓的发展已步入正轨,一切事项都有专业人士负责,静音做经纪人也比他这个半吊子要称职得多。纲手慷慨地为乐队的每一个人都配备了助理,生活方面的问题也不再需要卡卡西来操心。他一下子变得无事可做,大把的时间空闲出来,却不知道该用什么东西来填补。

大家都忙且充实着,向着各自心中的目标奋力奔跑,只有他一个人站在原地,怅然若失,不知所措。

幸好,在卡卡西陷入进一步的妄自菲薄之前,带土及时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

“你很好,别胡思乱想。”躺在床上,带土搂着卡卡西的肩膀,在他的脸颊和嘴唇上落下温柔的吻。“我腾出了明天下午的时间。要不要一起出去走走?”

次日带土和卡卡西痛痛快快地玩了一场——在离开K市,来到千手娱乐所在的S市后,这还是他们第一次仔细地体验这个城市的风土人情。乔装打扮的两个人逛了古寺,坐了游船,在一家风评不错的餐厅共进晚餐,天黑后方才尽兴回返。

11月底的北方城市,气温早已下降到了一定程度。卡卡西今天没有戴口罩,而是围了一条和带土同款的围巾,一直挡到鼻子尖上。大概也是因为好久没有这样长时间地腻在一起了,在公寓外面下了车时,看着卡卡西露出来的、被冻得红扑扑的小半张脸,带土情不自禁地凑过去,把银发青年压到车上,拉下围巾给了他一个吻。

然而带土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幕好死不死,偏偏被长期蹲守在他家门外的狗仔队给拍了下来。

纲手再次出马,照片还没来得及以任何形式发布出去,便被她强势压下。但这件事还不算完;她把带土和卡卡西两人叫进了办公室,严肃地警告他们注意影响,本来就在风口浪尖之上,不要再自找麻烦,多生事端。

“鹿惊,你留一下。”在两个人乖乖认错检讨,保证绝不再犯,并准备离去的时候,纲手突然叫住了卡卡西。

“我觉得,你现在得慎重考虑一下自己的将来。”带土走后,她语重心长地对卡卡西说,眼中写满了长辈对后辈的担忧。“你不觉得你把带土看得太重了吗?钱给了他,人给了他,大好的前途也不要了,一心只扑在他的身上。没错,他是个好孩子,你们彼此相爱,可是你也得为自己想想。”

“我不想这么说,卡卡西,但是……为了带土,你已经快失去自我了。”

这句话犹如当头棒喝,敲得卡卡西懵在了原地,大脑空白,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他记不得自己是怎么离开纲手的办公室,怎么回到家里的了;当他回过神来时,他发现自己正站在浴室的镜子前面,看着镜中那张苍白的脸。

快失去自我了……吗?

那一晚带土没有回家。新歌录制在即,他之前腾出了半天假期,之后当然得加班加点地补回来。卡卡西独自一人躺在床上,望着白茫茫的天花板,想了很多很多。

最终他决定离开。

这是为了带土。他们一同住在这里,从前还可以说是自小一起长大的好哥们,但是在那张照片被拍下之后,这种说辞已经站不住脚了。有第一张就会有第二张,第三张,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千手娱乐的能量再大,也捂不住所有媒体和记者的嘴巴,总会有鞭长莫及的地方。

这也是为了他自己。纲手说的对,他不能再像现在这样,像是带土的附属品一样,庸庸碌碌地活下去。他需要暂时和带土分开,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与将来,去做一些自己想做、自己爱做的事情。

而且他已经做了自己所能做的一切去帮助带土实现梦想。在接下来的道路上,他已经帮不了带土什么了。

想到这一点令卡卡西感到心中刺痛,但也更加坚定了他离开的决心。

卡卡西向来是一个很有行动力的人。打定主意之后,他飞快地列下一长串清单,为自己的短期未来制订了一个初步的规划。卖掉老宅的钱还有剩余,他委托纲手替他在南方选一个偏僻又适宜居住的小镇,再盘下一座二层小楼,作为他今后生活的地方。

听过他的打算,阅历丰富的女总裁只是挑了挑眉毛。“哪天走?”她问。

“等住的地方定下来了就走。”卡卡西说,“我没有什么可收拾的东西,越快越好。”

“想好要做什么了吗?”

“差不多。想学学调酒,开一家酒吧,还有一些其他的计划。”

“和带土告别吗?”

卡卡西沉默了一下。

“不了。”他最后这样回答。

带土不会轻易放他离去,卡卡西对此心知肚明。而他也没有在带土的恳求挽留之下、依旧坚持己见的自信。

“我会告诉他你没有被外星人绑架,让他放心。”纲手难得开了个玩笑。她站起身,绕过办公桌走过来,给了故友之子一个拥抱。“照顾好自己,卡卡西。”

“我会的。”卡卡西回抱她,“谢谢您。”

或许这就是眼下最好的选择,带土。他在心中说,对你我来讲都是一样。

我需要去寻找一个答案,这对我、对我们的将来都很重要。

再见,我的爱人。


……

酒吧里的音乐到了尾声。卡卡西从回忆中抽身,手指微微一动,积了一长条的烟灰便从烟蒂上断裂,掉落在他的脚边。

将第四支烟的烟头捻灭在酒吧的外墙上,他看着那忽明忽暗的火光不再亮起,心中突然感到一片冰冷孤寂。

已经十年了,他想。我还在缅怀什么?

十年来晓成了千手娱乐的当红头牌,带土更是早已跻身巨星行列,功成名就,一呼百应,仰慕者不计其数;十年来他多数时间龟缩在这个小镇,偶尔因为各种原因出去走走,如今在一两个领域也是小有名气,虽然远远比不上带土,但卡卡西对自己是满意的。

当年离开带土去寻找的那个答案,如今他已经找到了。他并不后悔当年的决定,如果还像从前那样浑浑噩噩地留在那里,就算带土不嫌弃他,他也要嫌弃自己。

但现在他却失去了回到带土身边的勇气。

时间能冲淡一切感情,无论是恨还是爱。卡卡西先前不曾想到自己会一走就是十年;十年中他也不止一次地产生了想要回去的念头,但每当要真正付诸行动的时候,他却总是再次踌躇不前,患得患失,最终放弃。如今拖得越久,便自觉希望也变得越渺茫。

对于他的不告而别,带土一定很生气,说不定这么多年都没打算原谅他。又或许带土已经原谅他了,因为他已经不在乎卡卡西这个人了,所以也就无所谓原谅还是不原谅。或许当他回去时,带土的身边已经没有了他的位置。

所以,倒不如他继续留在这里,继续这样远远地看着带土,远远地关注他的消息。这样一来,只要带土还没有公开表示自己在谈恋爱,他就可以自欺欺人地认为,带土的心中还有他的一席之地。

你真是个废物。卡卡西在心底唾弃着自己。自私的懦夫。

酒吧里的乐曲声再次响起。卡卡西叹了口气,从烟盒里拿出第五支、也是最后的一支烟,将空包装揉成一团。他点燃了那支烟,却没有放进嘴里,只是夹在两指之间。然后他走出窄巷,穿过马路走向对面的垃圾箱,准备将烟盒扔掉,就此返回酒吧。

正当他弯下腰,把烟盒丢进可回收物的垃圾篓里,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胸中莫名升起一股奇怪的预感,连心脏也跟着加快了跳动。卡卡西直起身来,还没等回头,已经被人从后面抱了个满怀,宽阔的胸膛紧贴着他的背,两条有力的手臂如钢筋般紧箍在他的腰间。

香烟从指缝间悄然滑落。时间在这一刹那骤然停止。

熟悉又陌生的气息萦绕在周身,似曾相识的感觉几乎让卡卡西想要落泪。他呆呆地站在那里,背后的男人则将脸埋在他的后颈,深深地嗅了一口气,像是大型的猛兽在确认自己的猎物。

他听到了一声低低的、颤抖的、带着满足与庆幸的叹息。

“我终于找到你了,鹿惊……不,卡卡西。”

(TBC)
————————————

结尾画面请参照阿兔兔的图!那就是这篇文的灵感之源!XD

评论(89)
热度(428)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谢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带卡+无CP粮食向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
暂定更新顺序
枕席难安-天降之物-黑鸢-
鱼游入深海-VICE VERSA
全部完结前不再开中长篇
偶尔有短篇掉落
————————————
带卡养老群668348806
欢迎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