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带卡】关于晓乐队主唱的二三事 06 (完)

@一只灰毛兔 的图配文。现代AU,晓乐队主唱&天王巨星土X神威酒吧老板&带总迷弟卡,两个曾经青梅竹马的奔三男人在十年后破镜重圆的爱情故事,内含回忆杀、玻璃渣、玻璃糖、甜饼和车。六章完结!
前文:传送门
原图:传送门
预警:含R-18,不适者勿入。
————————————

06

当卡卡西再次回到酒吧里时,他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老板说要到外面透透气,结果出门不到半小时领回来一个男人。这男人长得人高马大,戴着鸭舌帽,一副大号墨镜几乎遮住了半张脸。酒吧里灯光昏暗看不清具体长相,只能看到他极霸道地拉着老板的手,两人的十指紧紧相扣在一起。

“抱歉,各位,今天要提前打烊了。”面对一双双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们的眼睛,卡卡西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工作日的晚上,会过来的基本都是有年头的老客人。此话一出大家纷纷表示理解,三三两两地从位置上站起身来,自觉把酒水钱放在了桌子上。还有人调侃道:“老板终于想通了?带总虽好终究是摸不着的人,这位要是各方面相处着都舒心,就趁早转正吧!”

“哦?”卡卡西还没等回答,疑似炮友的男人率先开口,语调意味深长,“原来老板很喜欢宇智波带土啊。”

“不会吧,你连这都不知道?老板妥妥的带总迷弟!看这家神威酒吧总能看出来了吧?十年铁粉,巨长情!我说这位小哥,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怎么会。”疑似炮友低笑。他不再说话,拽起卡卡西的手,穿过一张张桌子向楼梯走去。

“……由香,帮忙锁下门,”卡卡西被他一路拉扯着,临上楼前总算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串钥匙,丢给吧台旁目瞪口呆的马尾妹,“然后把钥匙放在老地方就行。拜托了!”

“看到没?”等卡卡西和疑似炮友的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处,马尾妹才如梦初醒,看向她的朋友。“老板真是爱带总爱到疯狂了,连约个炮都要找个体型声音和他有七八分像的。”
————————————

此时,在楼上。

前脚刚关了门,后脚带土就把卡卡西压在了门上。鸭舌帽和墨镜被不耐烦地丢到一旁,他捧着卡卡西的脸,迫不及待地吻了上去。

四片唇瓣相触的瞬间,一股电流般的刺激感同时顺着他们的脊柱窜上,两个人都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卡卡西情不自禁地仰起脸,张开嘴伸出舌头,迎合与回应带土的吻。他单手环住带土的腰,另一只手绕过带土的肩背按在后脑上,白皙的手指插入黑色的短发之间。

他们沉湎于舌与舌挑逗追逐的游戏,直到楼下酒吧外的卷帘门被轰地一声放下,这才终于放开彼此。黑暗中带土的眼睛亮得出奇,双眸深处仿佛跳动着两簇不安分的火,他紧盯着卡卡西,哑声开口:“真想在这儿就办了你。你知不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有多久了?”

说着,便再度欺身而上,用自己已经抬头的下身去磨蹭卡卡西的。

“别……别在这儿,去卧室。”卡卡西也早已被带土撩拨的情动,但终归是理智和羞耻心占了上风。他伸手在墙壁上摸索,总算找到了电灯的开关,将其按下。

屋里一下子亮了起来。带土放开卡卡西,回头环视四周;两室一厅的小屋子,面积不大,收拾得整齐干净,几处装饰点缀在角落里,透出温馨的生活气息。靠近落地窗的书架上码放着许多书,从书脊上看大多数是摄影与文学相关。

扶手椅旁有一方小茶几,上面也摆了两本书。一本是风景摄影集,另一本则是最近很畅销的一部推理小说。带土走过去拿起那本书翻了几下:“原来你也喜欢斯坎尔的作品。不过你这本不是签名版的,我当初拜托静音帮我去现场抢了一本,回头送给你。”

“其实……”卡卡西抓抓后脑勺,笑得一脸尴尬,“我就是斯坎尔。

手中的书啪嗒一声掉了。带土张口结舌地瞪着卡卡西,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那……那那那……”

“没错。”卡卡西点点头,心虚地移开目光,“之前那次……去给你们拍照的人也是我。”

带土这下子彻底无话可说了。

那是三年前的事儿。当时晓受一家时尚杂志邀请参加专访,并且要拍摄一组西装硬照。本来一切都定好了,谁知杂志社的首席摄影师突然有急事要回老家,于是就临时拉了自己在业内相熟的另一名摄影师来做外援。

名叫斯坎尔的青年有着微卷的棕色头发,脸上画着奇怪的紫色彩妆,即使在室内也穿戴着大衣和围巾,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平时安静又腼腆,总是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工作时则态度严谨,目光冷静敏锐。说话时声音低哑并带有鼻音,据说是得了重感冒一直没好。

时值晓的新专辑发行在即,带土忙着操心还没有定下来的主打歌,需要拍照的时候乖乖配合,不需要的时候就蹲在一旁鼓捣曲子。对于杂志社一方的人,除了最初的互相介绍、握手寒暄以外,之后他就没怎么关注过。拍照花了两天,两天之后斯坎尔功成身退,带土也就把对方抛到了脑后,直到两个月后小南推荐给他一本推理小说,说是那个摄影师写的,带土这才重新想起来这个名字。

他还隐约记得那两天总觉得有人在偷偷看自己,一回头却找不到是谁。当时带土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是现在看来……

“畅销书作家兼新锐摄影师、斯坎尔先生。”带土用手指点着卡卡西,感到又好气又好笑,“你骗我骗得好惨。”

“这个嘛……本来我是不想去的。”卡卡西讪笑。他低下头,脚尖不自在地在地板上画着圈。“但是相泽前辈一直都对我很照顾,他的请托我不太好推辞。而且……我也忍不住想要去看看你们。”

他抬头看向带土,目光认真而温柔。“我希望自己也能做出一番成绩,成为更加优秀、配得上你的人。”

这话带土听在耳里直觉得心疼,刚才的那点委屈立刻抛到了九霄云外。“说什么傻话呢。如果没有你,哪里会有今天的我。曾经在我最颓废、最放任自流的时候,你都不曾嫌弃过我,我又怎么可能会嫌弃你?”

他走过去,环住卡卡西的腰。“不过,现在的你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可以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和目标,你的作品受到人们的承认和喜爱;看到这样的你,我真的很高兴。仅仅从这个角度来讲,我倒是庆幸你当年离开了。”

卡卡西微笑起来。“我也是。”

“只是时间也太长了点。”带土嘟囔着补充了一句,身体前倾,再次袭上卡卡西的双唇。

久别重逢,仿佛连接吻都能令人上瘾。分开时带土轻咬了一下卡卡西。“你当年一走了之,让我等了足足十年,中间还摆了我一道。说吧,这么多事情加起来,我该怎么惩罚你?”

卡卡西微红了脸。在带土惊喜的目光之中,他也凑过来,咬了带土的嘴唇一口。“你说怎么惩罚就怎么惩罚。”
————————————

贤者时间还没过只能开得出三轮

————————————

第二天卡卡西把几位认识最久、关系最好的熟客请了过来,关起门开了个小型派对,把带土正式介绍给他们。果不其然,这个重磅炸弹一砸下去,所有人都懵了,足足呆滞了一分钟才缓过来,纷纷惊喜地送上祝福。马尾妹由香激动地拉着他们两个拍了好几张照片,并和卡卡西约定,等自己有时间了一定会去北方看他。

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卡卡西想把神威酒吧转手卖掉,但带土不同意。“留着吧,”他说,“做个纪念。”

两人搭上了返程的飞机。目的地并不是千手娱乐所在的S市,而是距离S市有一个半小时车程的另一个大都市,H市。

这里也是卡卡西的故乡。

从机场提了之前存放在这里的跑车,两人开往H市的北郊。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看着窗外依稀还有些印象的景色,卡卡西不禁心情复杂,一时间百感交集。

待车子驶上一条陌生又熟悉的盘山路,即将到达此行的终点,他的心跳也跟着一点点加快了起来。

终于,他们在一栋颇具复古韵味、却又不失现代气息的二层别墅前停下。

站在旗木家老宅的门前,望着这座自己从小居住、承载了他最快乐也最痛苦的一段时光、一度离他而去、如今又失而复得的房子,卡卡西抿起颤抖的嘴唇,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视线渐渐变得模糊。在一片朦胧之中,卡卡西看到带土走上大门前的三级阶梯,然后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他向着他伸出手,脸上带着笑容,一如二十年前初见时那般阳光灿烂。

卡卡西也笑了起来。他大步走过去,紧紧握住带土的手,任由对方拉着自己,一步步迈上台阶。

——欢迎回家,我的笨卡卡。

(THE END)
————————————

再次表白我兔!我兔是天使!祝中年组脑洞补完计划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哪里不对】以后有机会还给你配文!XD
感谢阅读!

评论(67)
热度(510)
  1. ClaudiaKURURU 转载了此文字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谢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带卡+无CP粮食向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
暂定更新顺序
枕席难安-天降之物-黑鸢-
鱼游入深海-VICE VERSA
全部完结前不再开中长篇
偶尔有短篇掉落
————————————
带卡养老群668348806
欢迎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