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带卡】没有麦田的稻草人 25

◇ 七班老师土X叛忍卡
◇ 长篇主剧情,清水HE
◇ 二设详见此处
◇ 能接受?LET'S GO!
◇ 前文:传送门
本章:再次联眼,卡卡西折返,同期与后辈。水门班四人重聚,现场上演抢锅。
————————————

二十五、为了他我可以

时间倒退回十五分钟之前。

距离木叶隐村约一公里外的树林里,卡卡西甩了甩白牙上的血珠,将短刀收回背后的刀鞘中。在他的身旁,六名音忍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浑身染血,看样子都已断了气。

“认识你二十多年,我才看出你原来这么口是心非。”帕克绕着尸体走过来,不时停下嗅嗅,确认敌人的死亡。“说好的不再管木叶的事情了呢?”

“我不是为了木叶。”卡卡西反驳,“我是——”

“为了带土,是吧?”帕克抢白,“反正两者都没差。真是我一不留神,你就又和他旧情复燃了……当年从你让他住进家里来时起,我就应该预见到会有这一天。”

“……啊哈哈,别这么说嘛。”

一人一狗又在周围巡视了一圈。确认附近再没有砂忍或音忍的踪迹后,他们跳上了一棵大树,暂时休息。卡卡西坐在树荫隐蔽的地方,取出兵粮丸,拉下面罩慢慢吃着,双眼则一直望向木叶的方向。

“要是真的放不下的话,就回去吧。”帕克不做声地盯着他,半晌后说,“活人永远比死人更重要——这是从你踏上忍者之路起,朔茂就教给你的第一条准则。”

卡卡西偏开了目光,没有说话。

“你也差不多该放过你自己了如何?”帕克又说,显然这些话已经在他的心里憋了很久。“你根本没有理由为了自己的不知情而自我责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当年谁都不知道是——”

“帕克。”卡卡西终于开口。语气虽然温和,但其中的强硬的制止意味却不容错认。

帕克知趣地闭上了嘴。

一阵漫长的沉默,然后卡卡西叹了口气。他转回头来,看向自己的忍犬,从小一直陪着他长大的同伴。

“我是不可能回到木叶的,就算是为了带土也不可能。之前我去拜祭过父亲的墓……本来以为这些年都已经差不多放下了,但是看到墓碑的时候,我才发现我低估了自己内心的愤怒。那天要不是带土随后过来了,我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在情绪失控之下,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傻事。”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父亲背负着失败者和懦夫的双重污名死去,这些年来只有带土、琳和自来也大人会去祭奠他。失败者与否,当年与今日的评判标准不同,我也并不打算争辩。但他绝对不是一个懦夫,他明明……唔!”

话还没有说完,他却猝然收声,蜷起双腿,闷哼着按住自己的左眼。

“怎么了?”帕克吓了一跳,连忙凑了过来,“写轮眼又出现排异反应了吗?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还会……”

卡卡西没有回答。他露在外面的右眼慢慢睁大,从中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水门老师……

不等帕克反应,他已跳下大树,朝着前往木叶的方向狂奔而去。

“喂,卡卡西!等等!”帕克跟着他跳了下来,在他身后大叫,“你说水门?你要去哪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大蛇丸!”卡卡西头也不回地喊道,“他用了禁术秽土转生,把水门老师召唤了过来!我刚才再次和带土联通了视觉,他现在正和水门老师在一起,我得快点过去!”

“你知道他们在哪儿?”

“不知道确切的地方,但看起来是在竞技场附近!”

“那里是木叶的腹地了吧?”帕克快跑几步跟上他,“虽然我建议过你回去,但我绝对不建议你现在回去!你可别忘了自己已经是叛忍了,要是现在过去,就不怕被木叶当成趁着混乱要趁火打劫的人吗!”

卡卡西的脚步渐渐慢了下去,最终停下。

“卡卡西……”帕克仰起头,为难地看着自己的主人。

“那我也得去,”卡卡西低声说。他握紧了拳头。“这种事我不能让带土一个人面对。他太重感情,敌人是水门老师,我怕他下不去手。”

“难道你就下得去手吗?在水门班的三个人里,你才是和水门相识最久、感情最深的那一个。”

卡卡西沉默着。

“如果只是我一个人的话,大概我也下不去手。”最后,他这样说,“但是,如果是为了带土……我想我可以。”

帕克叹了口气。

“况且,这也是一个机会。”卡卡西回头看向他,“三代目也和带土在一起。那件事,我想要向他亲口确认。”

“看来我是阻止不了你了。”帕克摇了摇尾巴,“那就去吧,万事小心。”

“我会的。再见。”

噗地一声,巴哥犬消失在了一丛白烟之中。卡卡西再次迈开脚步。

他没花上多少时间就来到了木叶,爬上高墙,站在顶端向下张望。结界已经被破坏,远远望去,可以看到大蛇丸召唤出来的巨蛇正在村子里肆虐,到处都能看到交战中的双方忍者。

前方不远处,正有一队木叶忍者在和音忍们对峙,并且人数处于劣势。抬手握住白牙短刀的刀柄,卡卡西蹲身蓄力,查克拉一鼓作气地爆发,身形如闪电一般窜了出去。音忍们只来得及看到一道黑影从旁边突然杀来,森冷的刀光晃过双眼,下一刻便是颈间一凉,永远地失去了意识。

敌人一眨眼的工夫已全军覆灭,木叶的忍者们也是大吃一惊。当援军站直身体,回过头来望向他们的时候,那道竖长的刀疤与鲜红的写轮眼立刻暴露了他的身份。

“旗……旗木卡卡西!”其中一人惊呼出声,“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竞技场在哪个方向?”卡卡西没有闲心和他们解释,耐着性子发问。

“谁……谁会告诉你这个叛忍啊!”那人回神,连忙摆出防御的架势,其他队友也纷纷效仿,“鬼知道你是不是来落井下石的,杀死音忍也是想骗取我们的信任吧!”

“你们的信任对我来说不值一提。如果我想对木叶复仇的话,现在就根本不会在这儿心平气和地和你们说——”

“卡卡西!!!”

一个熟悉的、比别人洪亮得多的声音突然打断了他的话。银发叛忍的身体僵了一瞬,然后他放下手臂,慢慢朝声音来处转过头去,神情复杂。

“凯……”

迈特凯,木叶的苍蓝野兽,正向着这边大步走来。他的身后还跟着几名面生的上忍,见到卡卡西都露出了戒备的神色,有一人甚至已将手伸向腰后的忍具包。

凯并没有理会同伴们的小动作。他在卡卡西的面前停下脚步,表情严肃地凝视着后者。

“你是来帮我们的吗?”片刻后,他问道。

“是。”卡卡西说。

“好。”凯果断地一点头,没有任何犹豫,“我相信你。

“大家!”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他已经环视四周,高声大喊。“我,迈特凯,以性命和身为忍者的荣誉为旗木卡卡西作担保,他绝对不会做出有害木叶的事情!之后如果上面降下处罚,我会一力承担,所以请你们让他通过吧!”

“凯先生……”其余的木叶忍者面面相觑。然后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放下了武器,无声地向两边退去,让出了道路。

“竞技场在十点钟方向。”凯再次看向卡卡西,“很遗憾,我永远的对手……我得留在这儿,没办法和你再一次并肩作战了。”

“谢谢,凯。”卡卡西真诚地说,“给你添麻烦了。”

“别客气!”凯向他爽朗一笑,露出了招牌的大拇指和闪亮白牙,“快去吧!”

卡卡西点了点头,向着凯所说的十点钟方向继续飞奔。前方的街道已是一片混乱,他跳上旁边建筑的房顶,准备绕开这一处战场。

他在屋檐上急速前行,突然——

“到此为止!”

一声大喊,两队暗部凭空出现在他的周围,高举忍刀,二话不说便朝他迎头劈下。卡卡西瞳孔一缩,想要冲出这个小包围圈对他来说并不是难事,但这样却难免会伤到这些昔日的同僚——

千钧一发之际,写轮眼为他捕捉到了左前方那名暗部与众不同的持刀手势。

锵——!

金铁交鸣的声音响起,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卡卡西一手持短刀,一手持苦无,堪堪架住了右边四人的攻势,而左边砍下的那三把刀,则由那名动作异常的暗部拦下。

“夕颜!”被卡卡西用短刀架住的一名高大暗部厉喝,惊怒之下甚至忘记称呼同伴的代号。“你在干什么?旗木卡卡西是叛忍,是一旦见到就必须排除的威胁!你身为暗部的职责呢!”

“抱歉……獾前辈。”以一人挡住三把忍刀的紫发女暗部低声开口。她的手臂在颤抖,显然十分吃力,但声音中却透着坚决。“我愿意接受处罚……但我相信卡卡西前辈并不是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的!”

“你说什么蠢——”

轰隆隆!

獾的声音被掩盖在突如其来的巨响之中。数根粗大的木条掀开瓦片钻了出来,在暗部们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已经将他们的身体与四肢牢牢捆住。

“……天藏队长!”獾从牙缝里挤出现存唯一木遁忍者的名字,“连你也……!”

“啊啊没错,我也愿意接受任何处罚!”天藏的声音从对面的屋顶上响起,“所以现在你们就先乖乖给我留在那儿吧!”

“又见面了,前辈!”他放下结印的双手,向卡卡西喊道。“大蛇丸秽土转生了初代、二代以及四代目火影,现在带土前辈正和火影大人在一起,请你快过去吧!”

“我就是为了这个而来的!”卡卡西说,“天藏,你知道琳在哪儿吗?”

“琳前辈应该也在竞技场,和其他的担当上忍在一起。”天藏回答,再次结了木遁的手印。一条巨大的木龙从下面的街道上破土而出,眨眼间就升高到了与屋顶平齐的位置。“干脆我送前辈过去吧,其他人看到我的木龙,应该也就不会再去细看你是谁了!”

“帮大忙了!”卡卡西感激地说。他跳到木龙头上站定,回头分别看向自己的两名后辈。“天藏,夕颜,谢谢。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哪里。”天藏摘下面具,向他露出一个笑容,“能再次和前辈站在同一立场上战斗,我已经很开心了。”

“卡卡西前辈,保重!”夕颜轻轻颔首。

卡卡西也向他们郑重地点了点头。他伸手握住木龙的角,任由这人造的巨兽在天藏的操控之下,带他前往他的队友所在的地方。

果然,有了木遁护驾,再加上他穿得又和暗部极为相似,在接下来的短途旅行之中,卡卡西没有再被人拦下盘问。他很快就到了竞技场,居高临下,一眼便看到琳和红正背靠背地站在观众席的一处,分别与两名砂忍对峙。

“多谢了,天藏!”卡卡西低声说,握紧短刀,从木龙上纵身跃下,恰好落在琳与冲过来的砂忍之间。只见刀光一闪,那名砂忍已捂住喷血的喉咙,带着凝固在脸上的震惊表情,仰面向后倒下。

“躲开!”卡卡西喝道,回身抛出左手拿着的苦无。对于他这名从天而降的奇兵,两名女忍表现出了惊人的配合默契,一左一右向两边避去。那枚苦无正中第二名砂忍的心口,他也很快步了自己同伴的后尘。

“卡卡西!”红转过身来惊呼。

“卡卡西,带土在那边!”琳抓住卡卡西的手腕,指向瞭望塔。

“好久不见,红。”卡卡西先向红点了点头,“抱歉没时间多说了。”他反手握住琳的手腕,“跟我来,琳……大蛇丸用秽土转生召唤出了水门老师,我想你不会想要错过和老师的重聚的。”

“……嗯!”琳瞪大了双眼,但很快双眸中的神色就化作坚决,重重地一点头。

“去吧。”见两人都看向自己,红说,“我也去和青叶他们汇合。还有,卡卡西……”她顿了顿,脸上露出一个诚挚的微笑,“虽然时间场合都不太对,但是我很高兴能再见到你。”

“你是无罪的,我们这些同期一直都这样相信着……也一直都在等待你回来。”

“……谢谢。”沉默了一下,卡卡西低声回答。

“你们快走吧!”红没有在意他话语中的停顿,挥了挥手。卡卡西与琳相视点头,一前一后翻上屋顶,朝着瞭望塔的方向奔去。两人都不约而同地在心中呐喊着——

等着我们,带土,老师。
————————————

时间倒退回五分钟前。

瞭望塔顶,波风水门和宇智波带土,这对阴阳相隔的师生正分立两处,遥遥对峙相望。

带土怔怔地看着水门。十二年前,老师死去的样子被写轮眼忠实地记录了下来,至今在看到鸣人时,那副情景依旧会从他的脑海深处浮现出来,在眼前挥之不去。那是除了卡卡西的离开之外,最令他无法释怀的梦魇。

一晃这么多年,他已经比老师生前的年纪还要大了。

“带土。”金发的年轻火影望着自己的学生,蓝色双眸溢满悲伤,暗色的眼白昭示着他死者的身份。“没想到我们会在这种情境之下再度相见。”

“水门老师……”带土哽咽着开口。一出声,先前眼眶中蓄满的泪水便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水门温柔地微笑着。“都已经长成优秀的大人了,就不要再哭鼻子啦。”

“老师……你放心。”带土用力抹去眼泪,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快稳定。“我现在是鸣人的监护人和老师了。他一直都很好,虽然有点淘气但在大事上一直很听话,很会体贴人。他也很努力,他非常崇拜你,梦想是成为和你一样伟大的火影。他一定会做到的。”

“谢谢,带土。能听到这个我真的很开心。”水门欣慰地说。他的脸上流露出几分期冀,“还有琳和卡卡西呢?他们也都还好吗?”

“……”听他提到卡卡西,带土蓦地僵住。

“非常遗憾,水门……”站在一边的大蛇丸发出了愉快的嘶嘶声,“在你死后的第二年,旗木卡卡西就成为叛忍,离开这个村子了。多么令人惋惜,是不是?明明白牙是那样忠诚于木叶……”

“你住口!”听他提起朔茂,带土心中下意识一紧,脱口而出。

“怪我说出了事实吗,带土君?”大蛇丸摊开双手,“我替你说出了你难以启齿的真相,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带土向他怒目而视。

“放心吧……接下来我不会再插嘴了。”大蛇丸双手抱臂,悠闲地看着他,“在战斗开始之前,我会给你们足够时间叙旧的。毕竟带土君你是一个如此心软的人……越是和死去的老师说更多的话,越是意识到这具虚假的身体中,装着的是真正的水门的灵魂,你就越是下不去手。就算我点出这一点,你也无法挽回自己逐渐低迷的斗志。”

他看着神情充满抗拒,眼睛深处却流露出动摇的带土,满意地扬起嘴角。“你比你的队友和同族差远了,带土君。像你这样无法舍弃感情的人,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忍者——”

“够了。”

打断大蛇丸的话的人是水门。黄色闪光从眼角瞥向他,语气冰冷。“我站在这里的时候,还轮不到你来说教我的学生,大蛇丸。”

被自己召唤出来的转生者所抢白,大蛇丸也并不气恼。他只是耸了耸肩,便走向初代与二代目火影那边去了。

水门目送他走开,这才收回了视线。金发青年的神情再次柔和下来,眼底浮起浓浓的自责。

“是吗……卡卡西成为叛忍了啊。”他喃喃自语,“他还是知道了那件事,所以出走了吗。”

“对不起,带土。”他重新看向自己的黑发学生,“都是我的错。当年为了村子牺牲自己,我虽然并不后悔,但是早早将你们抛下,这件事却一直令我十分愧疚。如果我还在的话,或许……卡卡西就不会离开了 。”

“这不怪老师!”带土急忙说,握紧拳头,“是我不好!我没能留下他,在他最绝望的时候没能帮助得上他的忙……都怪我,要是我当年再强大一点,再有用一点,说不定他也不必那样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外面漂泊了这么多年——”

“成为叛忍是我自己的选择,和你们无关。老师,带土……不要再把不属于自己的责任揽在身上了。”

另一个声音突然在旁边响起。带土和水门都是一愣,猛地转过头去,便看到卡卡西和琳正站在结界外面,望着他们两个。

“卡卡西,琳……”看到自己的另两名学生,水门露出了又激动又悲伤的表情。

“水……水门老师……”双手紧紧地攥着马甲的下沿,琳抽噎着,眼泪已流了满脸。

卡卡西凝视着自己的老师。然后他望向带土,向着对方伸出手。

“带土,”他说,“放我进去。”

“……好!”从卡卡西去而复返的诧异中缓过神来,带土连忙说。他跑了过来,虚化的手臂穿过结界,握住卡卡西的手。

两只万花筒写轮眼一齐发动,卡卡西的身影随着绽开的空间裂隙扭曲起来,一瞬间就消失在了原地。带土向琳点了点头,这才退回原地,重新将卡卡西放了出来。

“好久不见……老师。”在带土身边站定,卡卡西轻声说道。从树林到这边一路赶来,他已经差不多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但一开口时声音中依旧带着轻微的颤抖。“抱歉……身为火影的您却教出了一个成为叛忍的学生。我让您蒙羞了。”

“别这么说,卡卡西。”水门连连摇头,神情越发难过。“是我对不起你。我明明知道了那件事的真相,却……”

“不。”银发叛忍上前一步,“我理解您的选择和苦衷。作为木叶的首领,为了村子的安稳,您必须这样做。如果换成是我,也一定会和你们做出一样的决定。”

“卡卡西,我——”

“闲话就到此为止了如何?”

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结界内的水门班三人都是脸色一变,卡卡西重新退了回去,和带土肩并肩站在一起,警惕地打量着走过来的大蛇丸。

“没想到你还真的来了,卡卡西君……”大蛇丸也在端详着他,“看到佐助君的千鸟,我就知道他的背后有你在插手,只是还真没想到,你居然敢就这样大摇大摆地公开露面。”

“彼此彼此。”卡卡西冷冷回答。

“不过,算了。”大蛇丸无所谓地一摆手,似乎并不在意敌人的增援,“秽土转生是无法被战胜的,也是时候让你们这些小辈领悟到这个道理了。”

蛇仙人半眯起眼睛,金黄的竖瞳之中透出愉悦而残酷的光芒。“不论你们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都来和我分享一下伤害老师的快感吧!”

说着,他拿起一把尾端附有符咒的苦无,埋入了水门的后脑。

卡卡西突然握住了带土的手。

“你不希望看到我死在水门老师的手下,对不对?”他没有转过头来,依旧看着水门,声音虽轻,却坚定。“我也不希望。虽然对恩师出手是一件痛苦而艰难的事,但是为了你,我会抱着杀死他的决心,和老师战斗。”

听到他这样说,带土不禁心中一暖。方才的彷徨犹豫在刹那间粉碎,他反握住卡卡西的手,与其十指相扣。“嗯,我也一样。这也是为了老师。”

“大蛇丸!”红眸之中燃烧着熊熊斗志,他看向大蛇丸,高声喝道,“睁大眼睛看好了,你所垂涎的写轮眼的力量!我和卡卡西在一起,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听带土提起写轮眼,大蛇丸的表情有一瞬间的阴沉,很快又化作冷笑。“是吗?那就让你们的老师来亲自检验一下吧!”

三人说话间水门已完成了蜕变。无数灰色的碎屑从身上纷纷掉落,从肤色上看他更像是活人了,然而与此同时,那些卡卡西和带土所熟悉的、温柔的表情也被从他的脸上完全抹去,暗色的双眸空洞又冰冷,内里只余下机械的杀意。

但带土这一次已不再迷茫。

他松开卡卡西的手,两人各自拉开攻击的架势。“开始吧,老师。这将是我们水门班最后的一次实战演练——”

“请多指教!!”

(TBC)

评论(46)
热度(328)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谢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带卡+无CP粮食向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
暂定更新顺序
枕席难安-天降之物-黑鸢-
鱼游入深海-VICE VERSA
全部完结前不再开中长篇
偶尔有短篇掉落
————————————
带卡养老群668348806
欢迎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