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带卡】没有麦田的稻草人 29 (完)

◇ 七班老师土X叛忍卡
◇ 长篇主剧情,清水HE
◇ 二设详见此处
◇ 能接受?LET'S GO!
◇ 前文:传送门
本章:一生的约定,十五年后的结局。
————————————

二十九、等着我

看过信的两个人陷入了沉默。

“不论方法如何,照彦先生确实是在真心为你考虑的。”片刻之后,带土开口,“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

“他也是一名十分优秀的忍者。”卡卡西回答,“我不会接受他的道歉,因为我根本不认为他有什么愧对我的地方。尽管他改变了我的人生,可如果让我自己选择的话,我也宁可争取到了解真相的权利,而不是继续被蒙蔽在谎言之中。即使身为叛忍的生活会比留在木叶艰辛一些,但至少我不必再像从前一样,继续对父亲抱有误解。”

他看向带土。“对不起,带土……一直向你隐瞒了这些事。起初我一直觉得没有什么告诉你的必要,知道这些事情对你来说有弊无利,但是响子小姐点醒了我。将心比心,如果你内心藏着沉重的秘密,我一定也不希望你独自承担。与其等你成为了火影,再像水门老师那样从档案中发现真相,不如由我率先把它揭开。”

“笨蛋,这有什么好说对不起的。”带土摇头,“你能主动向我敞开心扉,我当然很高兴,但如果你不想说,我也会尊重你的决定。不过,我最希望的,果然还是我们之间都能做到对彼此坦诚……一方隐瞒实情,一厢情愿地觉得这是为了另一方好,结果却反倒给两个人都带来了更大的痛苦,这种事我们见多了,也亲身经历得多了。”

他拿起那个信封。“现在我不会再劝你回到木叶了。只是,你的叛忍名号我一定要帮你摘下去。要是我没猜错的话,照彦先生写给三代目的那封信一定是他的证词,里面讲述了你当年在赤之国和其他人失散后的经历,说明你是身不由己,而并非自己不想回到木叶。他早就想到会有这种需要,所以事先给你准备好了这份用得上的东西,有了它,想要给你翻案就容易多了。就算是一个人孤身在外,我也希望能给你一个更安全、更自由的环境。”

“嗯。”卡卡西点了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在经历了这半年来的种种事情之后,我也思考了很多。”带土轻声叹了口气,“或许真的就像自来也老师所说的那样,不存在完美的世界,也不存在完美的人。意外随时都会发生,谁也无法保证会长久幸福,现实就是这样的残酷。但这世上也并非一味地都是绝望,只要不放弃,就一定能得到好的结果——就像我们虽然分别了这么多年,我却依旧找到了你。”

他望着卡卡西。“木叶并非一切都是好的,它也和这世上的其他地方一样存在着黑暗,可它毕竟是我的故乡,是我最重要的同伴们所生活的地方。所以我依旧愿意去尝试着改变它,去向更好的方向努力,为了将来不会再出现和你与朔茂前辈同样遭遇的人,为了将来你们的悲剧不会再重演。”

“如果成为火影不仅意味着要保护大家,更意味着要承担黑暗的话,那么我就更要成为这个人。”

“你一定会做到的,带土。”卡卡西看着他坚定的神情,眼中浮现出几分欣慰。“是你的话,一定可以做到的。”

“那是当然。”带土咧开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这可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

“我有好多的事情想做,有好多的目标想要去实现。”他握住卡卡西的手,“我想要以自己的力量去改变木叶。我不知道这个过程要花上多长时间,五年,十年,十五年,或者更久,在看到曙光之前,我都绝对、绝对不会放弃。”

“所以,卡卡西……尽管很自私,但我想和你做个一生的约定。”带土说着,用自己的小指勾住卡卡西的小指,牢牢扣紧——

“等着我。”
————————————

十五年后,音无之里。

今天的居酒屋早早挂上了打烊的牌子,就连情报生意也在大清早放出话来,说是要告一段落。老板娘亲自下厨整治了一桌菜肴,来招待来自远方的贵客——木叶三忍之中尚且在世的那两位,妙木山仙人自来也,以及当世第一医忍纲手姬。

“……呜啊!好喝!”将空杯子在桌上重重一顿,纲手的脸上泛起两片薄红,满足地舔了舔唇角。“还是你这儿的蒲霞酒正宗,无论来喝多少次都喝不够!自来也这家伙太不够意思,居然晚了这么多年才把你介绍给我,害我少喝了多少美酒……嗝!”

“五代目你早年间走南闯北,什么好酒没喝过?”响子放下烟管,笑着替她再次满上,“怕是他也没有料到,倒是我这小店的酒入了你的青眼。喜欢的话我就以后特地给你留一批,随时过来,管够!”

“什……什么五代目啊,哼。”连灌三大杯下肚,纲手已喝得微醉。她懒洋洋地倚在扶手上,乜斜着坐在自己旁边的白发男人,伸出一根手指指向对方。“我就是被他拖回去稳定局势,给他徒孙铺路用的。等他徒孙能独当一面了,立刻就把我给踹走了!”

“喂喂,这么说我可就冤枉了。”自来也放下筷子,一脸无辜地举起双手,“我这不是要早点让你重获自由吗?是谁天天向我抱怨说讨厌批文件的?当年交接之后你明明跑得比谁都快。”

他看着纲手又豪迈地举起杯子,一饮而尽。“还有你少喝点……明天不是该去给鼬定期看诊了吗?小心喝糊涂了!”

“我看你才喝糊涂了。”纲手瞥他一眼,“今天是鸣人的继任式,后天是佐助的生日。你觉得卡卡西和鼬会不去木叶吗?该做的事情我早就交代好琳了,她会处理妥当的。”

提起今天远在火之国所发生的大事件,三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沉默了下来。屋子里陷入了一片令人安心的宁静,只能听见一旁煮着酒的小泥炉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

“真快啊。”响子轻声感慨,“一晃都这么多年了,连小带土的六代目火影也已经成了过去时。回忆起当年他千里迢迢来找我询问卡卡西的事情,都仿佛是发生在昨天呢。”

“很厉害啊,带土那小子。”纲手慢慢地转着空杯子,语气中满满地透着赞赏。“那个老奸巨猾的团藏,居然真的被他斗得垮了台,众叛亲离身败名裂,不得已逃出木叶,能够死在带土、卡卡西和鼬三人的联手之下,也算这老东西的荣幸了。也多亏他的事情闹得这么大,两个顾问才会知趣地自动交出权力,不再抱着他们那老掉牙的旧观念,对村子的事情指手画脚。”

她给自己重新满上,小小地啜饮了一口。“卡卡西姑且不说,鼬能像现在这样行走在阳光之下,不必再挂着叛忍的名头,放到十年前我还觉得是一定不可能实现的事呢。”

“他是个了不起的火影。”自来也深以为然地点头,“当年立下的志愿,他全都做到了。现在的木叶,比二十年前还要更强大,更团结,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也更加紧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带土已经超过水门和猿飞老师了。”

话音一顿,他畅快地大笑起来。“有他一手培养出来的鸣人来接手这个村子,我们这些老骨头也就可以放心地休息了!”

“是啊。”响子也露出了欣慰的微笑,“而且现在,他总算可以放下这些责任,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了。”

“那两个孩子……他们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

千里之外,木叶。

夜晚将至,天边已经暗了下来。对于村子里的居民们来说,新火影的上任无异于一个盛大的节日,庆典从白天一直持续到现在,家家户户灯火通明,每一寸土地都笼罩在喜悦的气氛之中。

村庄外围,两个身着黑色长袍、头戴斗笠的身影站在高墙的顶端,俯瞰着下方繁华喧闹的街道。

“怎么样?”摘下自己的斗笠,卡卡西看向他的同伴,另一位年轻的宇智波,“重新回到故乡的感觉。”

“很复杂。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话语来描述此时的心情。”鼬凝视着宇智波聚居区一度存在的方向,片刻后才低声回答。“说实话……我之前从未想象过,自己有生之年还能回到这里,能够活着再次看到这里的一切。”

“曾经的我也和你有着同样的感受。”卡卡西说,“我也没有想到过,自己还能光明正大地走在这里的街道上,和曾经的好友平和地寒暄谈笑,而不必担心被迫与他们刀剑相向。或许你也只是需要再多一段时间适应而已。”

“我和前辈你的情况不同。”鼬摇了摇头,“我对外的赦免理由是在叛忍组织中卧底多年,功过相抵,然而在木叶的人眼里,我至今依旧是杀死自己父母族人的凶手。况且我的判决是取消通缉但永久放逐,所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能像这样悄悄回到故乡,对于我来说就已经很难得了。”

“你明知道,带土已经准备好了所有的材料。”卡卡西发出一声叹息,“只要你一松口,无论是他还是鸣人,都可以立刻替你翻案。”

“不,不必了。”鼬平静地说,“这是我自己的选择。让公众对宇智波的印象停留在被灭门的悲剧一族上面,总比是谋图政变、却提前被肃清的乱党要好。”

“你的想法,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如果换了我是你,大概也会做出一样的决定。”

“而且现在团藏已死,佐助也渐渐与我达成了和解。”提起弟弟,鼬的嘴角挑起一个小小的弧度,“尽管无法再恢复到小时候那样亲密无间的兄弟关系,但他还认我是他的哥哥,对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能得到这样一个结果,是我二十年前叛逃时所万万不敢奢望的事情……现在的我已经非常满足了。”

“是啊。”卡卡西眺望着远处对面的火影岩山上、被凿刻上去的第六个头像,喃喃低语,“他真的做到了。

一阵微风拂过,轻轻吹起两人的衣角。鼬突然回头望向两人的身后;他好像察觉了什么,眼中立刻浮现出几分笑意。

“那么,”他开口,语气是难得的轻快,“我们就暂时在这里分别吧,卡卡西前辈。我去找佐助他们。”

“……啊?”卡卡西从沉思中回神,听见鼬的话不由得一愣。“你在说什么啊,我当然要和你一起去——”

他的话音在半途戛然而止,双眼微微睁大,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看起来某位仁兄已经等不及了。”鼬微笑起来,“所以我也就不打扰你们了。琳前辈那边,我会向他和七班解释你迟到的理由的。”

最后向卡卡西点了点头,前任的S级叛忍按住斗笠,纵身从高墙上一跃而下。他的身形在半空中突然化作数只乌鸦,鸣叫着簇拥在一起,拍着翅膀飞向火影塔的方向。

卡卡西目送着鸦群渐渐远去,最终消失在暮光之中。然后他叹了口气。“还不出来?”

空间绽放开漩涡状的裂隙,卡卡西话音刚落,一个人影就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张开双臂将他一把抱住。那人把脸埋在他的后颈处蹭了蹭,用略带委屈的腔调问:“怎么这么晚才过来?”

“过来早了也没用,鼬又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露面。”卡卡西任他抱着自己,心情很好地回答,“现在继任仪式结束了,不是正好?”

“你都没来观礼。”背后的人小声嘟囔,“明明是这么重要的日子,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失望。”

“今天的主角是鸣人又不是你。”卡卡西哭笑不得,“当年你继任火影的时候,我不是一大早就赶过来,全程跟着的吗?”

“都一把年纪了就别再撒娇了……宇智波带土君。”他说着,维持着被抱住的状态转过身来,微笑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男人。

时光匆匆流逝,在两个人的脸上刻下了成熟的岁月痕迹。他们已不再年轻,但落在对方的眼里,却依旧如同当年情窦初开时那般,一颦一笑都足以令自己怦然心动。

目光在空中交汇缠绵,卡卡西和带土凝视着彼此,眼中都透着不加掩饰的缱绻爱意。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半晌,带土轻声说。“等了我这么久,谢谢你,卡卡西。”

卡卡西扬起眉毛。“久吗?”他拖长了声音,故意用慢吞吞的嫌弃语调反问,“以你一贯的效率,我还以为我至少得再多等十年。”

带土显然没有想到他会说这种话,猝不及防之下眼睛睁得溜圆。见状,卡卡西不禁莞尔。“开玩笑的。不过带土,你真的很棒。”

他温柔地注视着黑发的宇智波。“看到你这样成功地实现了你的梦想,我真的很为你感到开心。恭喜你。”

带土没好气地瞪了卡卡西一眼。然后他垮下肩膀,故作哀怨地叹了口气。“可是我现在已经下台了,不再是大权在握、一呼百应的火影了。”

“十五年前我还是人人喊打的叛忍呢。”卡卡西耸耸肩膀。

“我悲惨失业,遭遇中年危机。”

“现在再就业也不晚。从此以后,才是真正要让神威搭档的名声响彻五大国的时候。”

“那你得包吃包住!”

卡卡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就像你这二十几年没住在我家里似的。顺便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这几年我在霜之国的乡下,按照当年照彦还在时的样子,把那里的房子重建了起来。以后我们也可以两个人住在那里,反正靠你的神威来去都方便。而且……”

他拉下面罩,双手环住带土的脖子,在对方的嘴上亲了一口。

“过去的十五年,你属于木叶;但从今天起,你就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了。”

带土再一次睁大了眼睛。然而和之前不同,这一次他的眼中溢满了惊喜。不再多说半句,他选择以行动做出自己的回应——倾身向前,按住卡卡西的后脑,再一次吻了上去。

砰!砰!

远处的村子中央,代表庆贺的烟花从地面次第腾起,在空中炸开缤纷绚丽的色彩。高墙之上,卸任的六代目火影和他的爱人紧紧相拥,两个人的身影几乎要融为一体。

紧贴着带土的双唇,在闪烁的焰火光芒之下,卡卡西的嘴角微微扬起。

经历诸多磨难,跨越重重坎坷,这世界给予你我最丰厚的补偿,就是让我们成为彼此的唯一。

今生今世,再无别离。

(THE END)
————————————

完结了!
从年前开坑到现在,四个月17.5万字,终于给了他们一个我心目中所能达到的美好结局。拖着拖着最后在520这天完结了,也算是误打误撞吧XD
总之谢谢各位一路追过来并且点心留言的小伙伴们!对土哥与老卡的爱和大家的支持,都是我能够顺利平坑的最大动力。mua~
感谢阅读!么么哒~
P.S.打个小广告:《没有麦田的稻草人》本宣+预售

评论(98)
热度(410)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谢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带卡+无CP粮食向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
暂定更新顺序
枕席难安-天降之物-黑鸢-
鱼游入深海-VICE VERSA
全部完结前不再开中长篇
偶尔有短篇掉落
————————————
带卡养老群668348806
欢迎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