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带卡】鱼游入深海 08

◇ 现代AU,卧底土X杀手卡
◇ 特警世家宇智波VS黑道龙头木叶
◇ 长篇HE,私设见
◇ 能接受?LET'S GO!
◇ 前文:传送门
本章:木叶干部例会,众大佬闪亮登场,理所当然缺席的某人。四代目驾到!
————————————

八、缺席者

带土就这样在卡卡西的家里住了下来。每天两个人早上一起去木叶本部,晚上一起回家。最初是卡卡西负责驾驶,在得知带土其实会开车、只是没考驾照之后,他第二天很快弄了一个小本子回来,从此带土就成了他的专属司机。

抛开他们的特殊身份不谈,两个大男人的同居生活过得还是挺和谐的。卡卡西是一个宽容的室友,厚道的房东;除了互不干涉隐私之外,他对带土没有任何其他的要求。当然,带土也非常有身为一个合格房客的自觉,从来不会做出一定会引人反感的事情,比如弄脏弄乱公共区域,或者在深夜发出极大的声音。虽然卡卡西对他说过自己并不在意以上两点,带土还是处处小心谨慎,好不容易这条大鱼自己把他请到了老巢里来,他可不想因为这种原因被踢出去。

不过,直到某次“享受”了帕克一整晚的小夜曲,第二天带土顶着两个黑眼圈从卧室里出来,并且看到脖子上挂着一副耳塞在厨房里煎蛋的卡卡西后,他才明白,对方是真的不在乎自己弄出什么声音的。

起先带土以为今后自己还得过着三餐吃外卖的生活,然而令他大感意外的是,卡卡西居然有自己下厨的习惯。这位年轻有为的黑道大佬是个水平不低的厨师,并且酷爱尝试各种新菜品,他那双精巧的手既能以无数种复杂的方式杀人,也能做出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从此带土不得不多了一个夜间慢跑的习惯,以免自己吃得多动得少,一身腱子肉都变成了肥膘。

俗话说吃人嘴短,卡卡西管做不管收拾,饭后洗碗擦桌子清理厨房的活儿自然是要交给带土来做的。这也是卡卡西并不在意他弄乱公共区域的原因:在带土搬来之后,扫除的责任也就全部落在了他的头上,而卡卡西只需要动动嘴指挥就行。反正包吃包住,食宿费用全免,用干活来回报也是很公平的事情。

没过两天,卡卡西连投喂帕克的任务也交给了带土,还要求他隔三差五就在清晨带着帕克出去遛遛。这几乎让带土开始怀疑,自己的角色其实并不是什么卧底,而是个男家政。

当然,同居生活中也有几件小事令带土感到不满。其中最首要的当然是室友的长相之谜——两个人都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了,他居然到现在还是没能看到卡卡西的脸长成什么样。这个人洗漱全在卧室自带的卫生间里完成,做饭会锁厨房门,饭端进屋子里吃,吃完就把盘子放在门口的小圆茶几上,等着带土收走。只要是带土见到卡卡西的时候,那块该死的口罩就像是被涂了强力胶一样,无时无刻不牢牢地粘在他的下半张脸上。

尽管隔着口罩也能看出卡卡西脸部的轮廓不错,但这并不能阻止带土暗搓搓地产生恶意的猜想。这家伙绝对是当初在三伏天还戴着口罩装逼,结果捂出了满脸大红疹子,能逼死密集恐惧症的那种,而且消都消不下去,所以才一直没脸见人。嗯,一定是这样!

和与大佬的朝夕共处相比,带土在木叶本部“上班”的经历就显得乏善可陈了。这几天来他一直在跟着玄间,后者和天藏算是卡卡西的左右手。这个喜欢系着黑头巾的青年是个爽朗亲和的人,尽管当初让带土去给大蛇丸送文件是卡卡西授意的,但他后来也依旧遵守承诺,真的请带土喝了顿酒。

而这几天来,带土也进一步意识到了旗木卡卡西的地位和影响力。暗杀部队——在木叶内部被简称为暗部——显然是卡卡西的一言堂,并且他拥有绝对的权威;就算是带土这样毫无资历的新人空降成了卡卡西的亲信,也没有任何人会对他摆脸色,或者在背后嚼舌根说闲话。或许他们在心中难免藏有疑虑,但至少,在卡卡西对带土表现出了肯定的前提下,无一人胆敢把这种不赞同在明面上表现出来。

当然,目前玄间领着带土接触到的,也都是一些不怎么重要的东西。玄间的说辞是带土初来乍到,需要慢慢熟悉,逐步深入,但带土心里明白,这就是还没有真正信任他的意思。不过这也正常,就算是卡卡西邀请他到家里同住,至今为止涉及组内事务的信息也从未向他透露半分。倒不如说,如果这些人一上来就是一副热情不设防的状态,什么都对他说,带土反倒要怀疑这会不会又是另一个陷阱了。

就这样风平浪静地过了一个多礼拜,终于,举行木叶干部例会的日子到了。

例会当天,一向风衣马裤休闲打扮的卡卡西也换了一身正式的衣服。就像是故意要和带土唱反调一样,他穿了套白西装,里面是墨蓝色的衬衫,打着一条银灰色的领带。再加上白皮鞋和白口罩,他整个人站在那儿,仿佛闪亮得自己就能发光。

带土拒绝承认自己从心底认为卡卡西这身打扮很帅,很符合他的审美。“你怎么不把这个也换成白的,”他指着卡卡西的衬衫说,“这样你在墙边上一站一闭眼,就可以当隐形人了。”

卡卡西的回答则是走过来经过带土的时候,一手肘怼在他的肋下。

驱车来到木叶本部,两个人没有到暗部的办公楼点卯,直接去了位于中庭后身的主楼,举行例会的大会议室就在这里。带土走在卡卡西的后面,一路上也见到了不少高级干部模样的人,身后也都像这样跟着一位副手。他们之中不乏年过四十、甚至半百之辈,但是见了卡卡西都依旧停步欠身,礼貌恭敬地打招呼。而银发青年的回应则要高冷得多,脚步不停,只简短的一个点头便罢。

看来木叶内部的等级森严,果然不只是一句嘴上说说就算的话,带土心中暗想。

当初卡卡西对他,真的可以称得上是非常宽容了。

他们走进了大会议室,里面的座位已经坐满了大半。卡卡西一路向前,最靠近尽头的五张扶手椅和其他椅子的颜色略有不同;他在最末的那张上面落座,而左手边另一张特殊的椅子上面,则坐着他和带土都认识的一位老熟人——大蛇丸。

这位研究所的负责人今天总算没有再打扮得雌雄难辨,黑发散开披在脑后,又换了一对低调得多的耳环。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个浅灰色长发、一脸病容的年轻人,在卡卡西坐下时对他微微欠身行礼。

“上午好,卡卡西君。”大蛇丸率先打了个招呼,嘴角带着高深莫测的微笑。

“您好,大蛇丸大人。”尽管用词恭敬,但卡卡西的态度却透着从里到外的冷淡。说过这句话后,他就转过脸去,直视前方,拒绝进一步交流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大蛇丸倒也不在意。卡卡西不理他,他便回头去看向站在卡卡西身后的带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带土总觉得,在对上自己的目光后,大蛇丸的笑意似乎微微加深了几分。“上午好,阿飞君。”

“您好,大蛇丸大人。”学着卡卡西的样子,带土谨慎地回答,没有多说一个字。就算大蛇丸真的是友军,他也不想在这种人多眼杂的场合与对方有过多的交流。

好在大蛇丸似乎也没有多聊的打算,点点头就移开了目光。带土在心里松了口气,这才开始暗自打量屋子里的其他人。

坐在大蛇丸对面的人是奈良鹿久。这位木叶的头号智囊毫无形象地瘫在扶手椅里,翘着二郎腿,神色百无聊赖,和从前在媒体上看到的、一本正经的企业家形象简直是南辕北辙。他的身后站着一个年纪相仿、梳着淡金色长马尾的男人,表情极为淡定,显然对上级的懒散本性早就习以为常。

六名首脑中的三人已经到场,而另外三个……带土将目光移向左方。卡卡西右边直到末席的位置已经全部坐满,余下还空着的,就只剩下了正对大门的四代目的座位,以及离他最近、一左一右的两张椅子。

竖起耳朵,带土听见不远处有两人在窃窃私语:

“若头斯坎尔这次好像又缺席了。”

“听说是老毛病犯了,需要静养。”

“不是我说什么。他好歹是要成为下一任首领的人,身体这么虚弱真的没问题吗?”

“就算是个病秧子,有四代目护着,大干部们也都支持,谁也动摇不了他的地位啊。”

“那可未必。你不要忘了,团藏大人他——”

“嘘,别说了……他们来了!”

随着会议室的大门再一次被推开,那两人的谈话也戛然而止。先前还有些嘈杂的会议室瞬间变得鸦雀无声;心头一凛,带土和其他人一样抬起头,朝门口的方向望去。

两个身影出现在众黑道的视野之内,在满屋人的注视之下正朝着这边走来。

落后半步的是一名上了年纪的老者。下颌处的十字形伤疤和他脸上的沟壑虬结在一起,糅合成一副生人勿近的凶狠相貌,目光冰冷,神情阴鸷。他穿着旧式的黑色和服,手里拄着一根拐杖,行走间顿在地上,发出令人心颤的咚咚声。

志村团藏,声名在外的武斗派,也是组织内部手握实权的二号人物。而在木叶的所有成员当中,唯一一个有资格走在他前面的人,毫无疑问便是——

金发男人大步前行,修身的黑西装平整挺括,银袖扣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他面容英俊,看起来出乎意料地年轻,蓝色的双眸乍看上去温柔沉静,深处却内敛着洞彻一切的锋锐光芒。

他正是木叶的第四代首领,这个庞大组织的最高权力者,波风水门。

(TBC)

评论(44)
热度(279)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谢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带卡+无CP粮食向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
暂定更新顺序
枕席难安-天降之物-黑鸢-
鱼游入深海-VICE VERSA
全部完结前不再开中长篇
偶尔有短篇掉落
————————————
带卡养老群668348806
欢迎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