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卡卡西中心】黑鸢 02

◇ 战后背景,黑化暗部卡
◇ 主七班,无CP,HE
◇ 火学斗争,私设如山
◇ 能接受?LET'S GO!
◇ 前文:传送门
————————————

二、被留下来的人

他是被留下来的人。

他的父亲为自己的决定付出了代价,抛下他自我了断;他的队友为保护村子选择牺牲自己,借他之手完成了自杀;他的老师履行了作为火影的责任,以自己的人生为交换,为村子换得一个安定的明天。

他的英雄,他最好的朋友,两次舍弃自己的性命救下他的性命,将眼睛,守护同伴的信念,以及成为火影的梦想,尽数托付给了他。

你要坚强,卡卡西。他们这样说。你要活下去,连着我们的份一起活着,替我们去看我们没能看到的未来,别太早来这边。

于是他活了下来,遵照他们的叮嘱,绝不放弃每一个求生的机会。不过他对死亡并不抗拒,对活着也没什么期待。或许他的命真的很硬,所以才能在九死一生的暗部任务中生还,在凶险无比的强敌手下生还,在波及整个忍界的大战中生还,就算一度归于冥土,也很快又重返人间。

渐渐地他也觉得这样挺好。他的老师不在了,但是他也成为了别人的老师;他曾经的同伴们不在了,但是他又拥有了新的同伴;他的父亲不在了,但是他早已把学生们当做了自己的家人。

他曾一度隐入黑暗,舍弃情感,放任自己被埋葬在名为过去的棺椁之中,是那三个孩子把他从泥土中挖了出来,让他再次看到了光明和希望。因为有他们成为他的支撑,他才能在与故人以面目全非的姿态再会之时,继续以双脚站立在大地之上,继续握紧手中的武器,继续战斗。

所以,如果有人胆敢对他的学生们出手的话……

调整好手臂的护甲,将忍刀背在身后,他走到穿衣镜前站定,看着镜中的自己,看着那一头和某人很相像的黑色短发。他弯起嘴角,想要学着亡友的样子,露出一个灿烂的笑,但常年掩盖在面罩下的脸孔,似乎早已失去了做出夸张表情的能力。

“抱歉,带土。”他的视线最后落在横贯过左眼的伤疤上。在那只写轮眼物归原主的现在,这道伤痕是它曾经存在过的唯一证明。“接受你的祝福,实现你的梦想,恐怕也就到此为止了。”

“我有必须要去做的事情,以我自己的方式。比起站在高处,成为万众瞩目的火影,我果然……还是更适合现在这副样子。”

七班将他从工具变回了人,而现在为了他们,他愿意再度成为工具。

旗木卡卡西已经永远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站在此处的这个男人没有姓名,没有过去,也没有任何羁绊。同时,他也不再受名声所连累,受道德所掣肘,不会因任何人而受到威胁,也不会有任何人因他而受到威胁。

鸢戴上面具,穿起斗篷,前去工作。
————————————

傍晚时分,佐助来到了木叶墓园。

宇智波拥有自己的墓地,位于聚居区的一角,灭族惨案发生后规模扩大了整整一倍。战后,在药师兜的指引下,他寻回了鼬的遗骨,由鸣人和小樱帮着,将其悄无声息地埋在了富岳和美琴的旁边。

慰灵碑上没有鼬的姓名。比起自身的名誉被澄清,他更在意不要将宇智波一族曾想要发动政变的事情大白于天下。无论生前死后,鼬都将自己视作是木叶的忍者,佐助决定尊重他的意志,让他落叶归根。

父母兄长都葬在家族的墓地里,他来到这儿,前来拜祭的只会是一个人。

黑发青年在六代目火影的墓碑前坐了下来,盯着石板上老师的名字发呆。

那一日在火影岩山山顶,鸣人向他说过的、卡卡西为了保下他而对其他四国做出让步的事情,其实佐助一早就知道。不但知道,而且比他的朋友所了解的还要更多。

五年前战争结束后,他和鸣人被送进了医院。等手臂的伤情稳定后,按照木叶的律法,他又被投入了牢房。然而就在同一天,一向懒懒散散、之前也没有对就职火影表示出任何期盼的卡卡西,却突然以非常时期一切从简为由,省去了全部的繁文缛节,直接派鸣人的影分身们将所有忍者叫过来聚集在火影塔下,完成了一个无比短小简单的仪式,就此成为了木叶的第六任首领。

当晚,铁床还没睡热的佐助就又被从牢房里放了出来,住进了卡卡西的家里。尽管查克拉被封印,不能离开这座房子,四周还有暗部在明里暗里地监视,但至少比起手脚受缚,身陷囹圄要好了不知有多少。

佐助记得那段时间卡卡西非常忙。他总是天不亮就离开家去火影塔,很晚才回来,身后的忍犬背上驮着一大摞公文,常常到了后半夜,书房的门缝里还透出光亮。失去写轮眼后他的查克拉量似乎比从前够用了一点,足以支撑他分出一个影分身,在几小时内帮忙工作。睡觉就趴在书桌上眯一会儿,吃饭就用兵粮丸代替,小樱每次过来探望他们都埋怨老师不好好照顾自己,卡卡西好脾气地笑着承认错误,等小樱一走就继续我行我素。

虽然两个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但彼此之间却没什么交流。佐助不是善于言辞的人,词句库中关心他人的言语更是少之又少。况且在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之后,他也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卡卡西——在四战之前的最后一次见面时,他们还正要拼个你死我活。

但这一点并不会影响他对卡卡西的信任。他把对方视作为自己的庇护者;这似乎是一个本能的、不需要权衡与思考就能得出的结论,尽管在武力上他早已远远超越了这位昔日的老师。

“别担心,佐助。”新任火影将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声音中透着令人安定的沉稳,“我会为你争取到自由的。”

一个月后卡卡西前往参加五影会议,经过整整六天才返回木叶。出现在佐助面前时,银发男人佝偻着肩膀,脸上写满了疲惫,弯腰换鞋的时候居然打了个踉跄,还是佐助搭了把手,卡卡西才没有丢脸地摔倒在自家的玄关里。

“成了。”即使是这样,他依旧弯起眼睛,向佐助露出一个微笑,“从明天起,你就不必再被拘束在这间房子里了。想要留在木叶,或者离开村子,都随你喜欢。”

但佐助并没有笑。他紧盯着卡卡西的双眼。“你向其他四国的影答应了什么?”

卡卡西的笑容消失了。疲倦重新爬上他的脸颊。“这和你无关。”他垂下眼帘,慢慢越过佐助向屋里走去,“那么……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现在需要一个人好好休息一下。”

佐助在卡卡西和自己错身而过的时候转过身去。他伸出手,想要按住卡卡西的肩膀,但手最后只悬停在了半空中。

第二天佐助去了木叶医院探望鸣人,小樱也在那里。原七班的三名成员去一乐拉面吃了午饭,期间佐助向两名队友说明了自己想要踏上旅途的打算。尽管有些失落,但另两人都表示尊重佐助的决定,并且送上了各自的祝福。

当晚,佐助再次回到了卡卡西家中。既出乎他的意料、又在情理之中的是,今天的六代目火影没有加班,而是早早等在了家里,一副要和他谈一谈的架势。

而这一次,卡卡西也没有再隐瞒,直截了当地向佐助说明了五影会议上发生的事情,以及他对其他四国所做出的让步。

“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与其等你在外面听到什么半真半假的传闻,还不如我自己把来龙去脉原原本本地说给你听。”讲述完这一切后,卡卡西以漫不经心的腔调说道。“不过你也不要多想……这些让步不仅是为了你,更多的还是为了带土。他操纵着晓猎杀人柱力,挑起了第四次忍界大战,杀死了忍者联军中的许多人,这些账总是要一笔笔清算的。为了保全他身后的名誉,让从九尾之夜起因他而产生的一系列动乱的真相不被公开,我这才将那些条款答应了下来。你有解开无限月读的功绩在身,过错也比他小了很多,你的事情只不过是附带处理而已。”

但佐助却明白卡卡西说的并不是真话。死去的叛忍才是好叛忍,带土的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九尾和宇智波的事情更多是木叶内部的纠纷,四位影自然乐得给新任的火影一个面子。唯有依旧活在世上、并且还得到了比叛忍时期更强大的力量的他,才是其他四国与众小国真正忌惮的对象。

对外要说服四影,对内要压下两顾问的反对,卡卡西所承担的压力可想而知。虽说他是由卡卡西和鸣人联名担保,但是落实到具体的细节上面,他的这位事无巨细都想要一人包揽的老师,又怎么会舍得把担子同样压在学生的肩上。

可佐助什么都没有说。他接受了卡卡西的谎言,也在心里承了这份情。

其后五年间佐助很少再回到木叶。他与鸣人之间保持着稳定的联系,但却只有在打算回去看看之前才会给卡卡西去信。每一次他返回村子,第一站都是火影塔,而卡卡西每一次也都在办公室里等着他;然后忍犬会把他回来的消息带给鸣人和小樱,除非在执行任务或者进行手术,否则那两人也会第一时间放下手中的事情,赶过来与他相见。他们会一起去吃拉面,他和鸣人与小樱会彼此交换这一段时间来的经历和见闻,而卡卡西则一直安静地坐在旁边,注视着他们三个,脸上带着微笑。

佐助曾以为这样的生活会持续很久,一直一直地持续下去。就像当年他也以为自己和父母、哥哥也能一直开开心心地生活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但是他们没有。就像当年看着父母的尸体躺在地上时那样,就像当年看着鼬倒在自己的脚边时那样,就像当年目送着鼬的灵魂离开秽土之身,重归净土那样,他再次成为了被留下来的那个人。

忍鹰的啼叫声打断了佐助的思绪。他抬起头来,看见一个小小的黑影在自己头顶盘旋,飞行的轨迹中传递出来自鸣人的信息——

来火影塔。现在。十万火急。

(TBC)

评论(46)
热度(235)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谢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带卡+无CP粮食向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
暂定更新顺序
枕席难安-天降之物-黑鸢-
鱼游入深海-VICE VERSA
全部完结前不再开中长篇
偶尔有短篇掉落
————————————
带卡养老群668348806
欢迎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