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带卡】鱼游入深海 09

◇ 现代AU,卧底土X杀手卡
◇ 特警世家宇智波VS黑道龙头木叶
◇ 长篇HE,私设见
◇ 能接受?LET'S GO!
◇ 前文:传送门
本章:高层间的暗流汹涌,信息量爆炸。大佬卡再次怒刷男友力。
————————————

九、只要有我在

迎着在场全体黑道的注视,波风水门从会议室的入口处向这边大步走来。

我唯一的忠告就是,千万不要因为他的外表而小看他,或是放松警惕……直接和间接死在他手上的人,远比你想象中的要多得多。兜的告诫在带土的耳边响起。他垂下头去,只悄悄抬起眼皮,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位木叶的大头领。

在水门走过自己面前的时候,每个人都不由自主地地收束了表情,正襟危坐。金发男人越来越近,路过卡卡西时好像还对他小幅度地一点头,微微笑了一下;而跟在他身后的团藏则将阴冷的目光投向卡卡西,又扫了一眼站在卡卡西身后的带土,这才收回视线,重新看向前方。

当水门在正中的位置上坐下后,所有的干部都站起身来,低头向他行礼。带土偷偷扫视了一圈,视野范围内的其他人腰至少都弯下了六十度角,唯有团藏还拄着拐杖站在那儿,虽然低着脑袋,但脊梁骨却挺的笔直。

水门似乎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一抬手:“各位请坐。”

干部们纷纷落座,水门开门见山,直入主题。“今日将大家召集在这里,是为了讨论有关茨城三郎,即雷云会已故二代目会长的私生子,小野贵久的事情。从十五年前起,他隐瞒身份潜入木叶,并设法成为了四级组织茨城一家的首领,这些年来一直在刺探我等高层的动向,将情报秘密传回雷云会。上个月,在掌握了充足的证据的情况下,暗部已将他和他的妹妹成功拘拿,并且向雷云会提出交涉。”

“五天前,我与雷云会四代目会长艾进行了视频通话。艾希望能赎回小野兄妹,并且请求于本月二十号在铁之城与我方的人员进行当面洽谈。至于两名人质,他愿意以市面上出现的新型药品‘奈落见’的五成销售渠道作为交换。”水门说着,看向在座唯一的药物专家,“大蛇丸,你对这种东西了解多少?”

“换汤不换药,本质上与其他毒品没有任何区别。”大蛇丸懒洋洋地摊开双手,“木叶不沾毒是初代定下来的规矩,也正因为如此,白道对我们的容忍才会比其他组织稍稍放宽,不然宇智波家和那位斑大人可不是摆着好看的。艾这是想把我们一齐拖下水……还真是毫无诚意啊。”

“看来我们的观点达成一致了。”水门看起来并不意外,点了点头。

“那么四代目,”团藏问,“你想要从雷云会那里得到什么?”

水门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他环视四周,缓缓开口。

“我想得到我们的人在神无毗城的通行权。”

听到那个地名,带土的心里不由得一紧,垂在身侧的双手下意识紧握成拳。

神无毗城——他儿时混迹街头,并与小白毛相遇的那座城市。当年也正是因为追捕小白毛的人和雷云会发生了冲突,才导致了他们的死别。

恍惚间带土似乎感觉到有谁的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他循着感觉望过去,却不曾想正对上了波风水门本人的双眼;虽然只有短短一瞬,却也足以令他呼吸漏了一拍,心跳陡然加速。

心下凛然,带土控制着自己的眼睛慢慢移开目光,努力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这个好。”他听见鹿久说,“这样一来,我们就打通了从陆上前往南方各城市的最短通路,不必再每次都要走水路绕道沿海。而且一旦通行权握在了手里,我们就有理由向那边派去更多木叶的人……长期以往想要让这个城市易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神无毗城既然如此重要,雷云会未必会答应。”团藏提出异议。

“不,他们会答应的。”此时卡卡西突然说。

带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在卡卡西的声音响起的瞬间,屋内的空气仿佛出现了略微的停滞。从其他人的表情上来看,这位暗部队长显然绝少在会议上发言,更不要说是主动出声。

团藏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怎么讲?”

“最近我的人打听到了一些情报。”卡卡西回答,“众所周知,二十五年前雷云会二代目会长向日向家出手,掳走了先代家主日足的长女雏田。虽然后来雏田大小姐被成功救回,但日足的孪生兄弟日差却死于和雷云会的冲突之中。”

“如今继承了日向家的人,正是日差之子宁次。五年前他登上家主之位时便公开放下话来,如果谁敢把从日向家流出的军火倒卖给雷云会,就要做好承受报复的准备。现今日向家已经基本完成了对北方军火市场的垄断,如果雷云会不想花更大的价钱从南方的血雾组进货的话,就必须和日向家重新修复关系,将这笔账做个了结。”

鹿久露出了然的表情。“你的意思是……”

“是的。”卡卡西向他一点头,“起初我们都以为艾是看在小野兄妹是先代遗孤的份上,不好将他们抛弃,但事实并非如此。小野兄妹在二代目在世时就被派到木叶成为卧底,任务无限期,艾和他的父亲三代目当年都不好将他们随意召回。现在既然兄妹俩已经暴露,艾正好有正当的理由把他们带回去,送到日向家那边。”

他顿了一顿,目光掠过会议室里的其他干部们。“日向宁次不是个逞一时意气的人,能和雷云会恢复贸易也会给日向家多带来一大笔财富,只是父亲的血仇又不能视而不见。如果艾能将仇人之子交给他处置,就是给了他一个台阶下,将来他也可以顺理成章地和雷云会恢复合作。”

“我记得暗部并不是负责收集情报的部门。”满堂沉默的点头赞成当中,唯有团藏盯着卡卡西,眼中流露出明显的敌视。

“小野兄妹是我抓的,对于他们的事情我当然会更上心一些。”卡卡西平静地说,“至于您手下的人办事不力慢了一步,这也并不是我的责任。”

团藏闻言脸色更差,恨恨地转过头去。“好吧!”他神色勉强地说,“话虽如此,然而神无毗城同样是雷云会所重视的交通要道,论两边孰轻孰重,艾未必能下定决心。小野兄妹对于他来说是很重要的工具和筹码,但对于我们来说却只是两条贱命,要是砸在手里可就是亏本的生意了。”

他的视线阴森森地扫过在场众人,低沉的语调中透出露骨的威胁之意。“所以,与雷云会的这场面谈,我们必须派一个足以担当重任的人前去交涉。”

一时间无人应声。大家都很明白,团藏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要抢功了。不过倒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和他争夺;原本够格去和雷云会的顶级高层、甚至艾本人对话的人就不多,况且如他所言,这个差事如果真的办砸了,就是让木叶损失了一大笔利益。当然,要是能圆满成功的话,也会是一桩不小的功绩。

一片安静之中,从提出自己的期望后起、就一直沉默地坐在原位,旁观手下们议论辩驳的四代目突然开口。

“有关交涉,我倒是早已有了人选。”他的脸上浮起了温和的微笑,目光落在房间内唯一的一把空椅子上。“说起‘涉外’的话……果然还是非莫属吧?”

房间内从刚才起就开始紧绷的气氛,因他这一句话而变得越发剑拔弩张,坐在末席、地位较低的干部们甚至开始露出了不安的神色。团藏的暗示已然如此明显,水门却视若不见,转手就推荐了不在场的年轻若头,这一举动无异于明晃晃地打了他的脸。

果不其然,听到了这句话之后,团藏的表情变得更加狰狞。他死死地盯着对面的那把椅子,双眼之中充满了不甘和恨意,仿佛斯坎尔并没有缺席,而是就坐在那里,正得意洋洋地看着他,嘲笑着他的尴尬和狼狈。

“我赞成由若头前去与雷云会交涉。”鹿久率先举起手来。迎着团藏的瞪视,木叶的头号智囊神态自若,好似从右边投过来的凶狠视线并不存在。“在我们之前和大野木组的冲突中,他曾经和日向家打过交道,相信这一点也可以成为他说服艾的助力。”

“的确如此。”大蛇丸发出嘶嘶的笑声,“若头虽然年轻,可论起谈判的技术,却比我们要高明得多了。”

“附议。”卡卡西吐出简短的两个字。

“还有谁要发表意见吗?”水门看向其他人。

回应他的是又一次的集体沉默。大家都不是傻子,四代目提议的人选,三个大干部支持,本人还是若头,这时候提出异议就是在和六分之五的高层对着干。带土不做声地打量着四周,有些人明显表情中透着迟疑,甚至悄悄去看团藏的脸色;但终究无人敢贸然开口。

“那就这么决定了。”水门显然很满意于这个结果,“至于若头的保护工作,就交给暗部吧。事关重大,卡卡西,麻烦你届时带上身手过硬、足以信任的人,亲自走一趟。”

“是。”卡卡西微微欠身。

“那么这次例会到此为止。”水门站了起来,“和雷云会的交涉结果如何,还要看半个月后。一旦局势恶化,或是出现了意料之外的变故……大家也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干部们纷纷起身,齐刷刷一鞠躬——当然团藏除外——轰然应道:“是!”

例会就此结束,众黑道鱼贯走出会议室。卡卡西正要离开,却被水门叫住:“卡卡西,你稍等一下。”

说罢,他和迎上来的团藏说了两句,又和等在一旁的大蛇丸走到角落里低声交谈。直到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水门才终于放大蛇丸离开,并示意卡卡西随着自己,从一侧的小门里出了会议室。

皮鞋的声音在安静的走廊里回荡着,带土跟在后面,小心地打量着前方并肩而行的两名黑道。正如药师兜的资料所言,这两个人果然走得很近;以卡卡西那左一句规矩右一句等级的性子,在私下里却并未恪守上下尊卑,而水门也纵容他如此,可见他们之间关系匪浅。

气氛很轻快,带土听见水门说:“你可是好久都没过来看我了,卡卡西。”语气中居然还带着点哀怨。

“这个嘛……因为水门老师一直很忙,我也不好随意打扰。”卡卡西轻笑了一下。

“现在也只有你还会这么称呼我了。怎么样,什么时候有空的话,要不要去靶场来一次久违的比赛?”

“如果老师有兴趣的话,我当然奉陪。”

“啊哈哈哈……其实我是有事情想拜托你。”水门干笑两声,毫无形象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鸣人这次考试的成绩又不是很理想,被他后桌的那个孩子给狠狠笑话了一顿。所以我在想……你能不能抽空辅导他一下?我们也好久没有坐在一起好好吃顿饭了,他一直嚷着想见你。”

带土竖起了耳朵。鸣人?这个名字总觉得有点耳熟,可他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是在哪儿听到的了。

“那五天之后怎么样?”卡卡西想了一下后说,“等鸣人放学后我可以去接他,然后直接带着他一起去您那里。”

“好啊,那就这么说定了。”

又闲聊了几句无关痛痒的东西,三人来到了一扇关着的门面前。“你守在这里,”四代目推开门,卡卡西则回头叮嘱带土,“不能放任何人进来,甚至是靠近。”

然后,他就和水门一起走了进去。

房门在卡卡西的身后缓缓关上,发出了沉重的响声。这是一间休息室,厚窗帘半拉着,遮住了外面透进来的绝大部分阳光,只留下了一道不足手掌宽的光亮投在地板上,室内的其余地方都笼罩在昏暗之中,家具只透出朦胧的轮廓。

与此同时,水门与卡卡西之间的轻松愉快的气氛也突然变得冷淡起来。离开门一段距离之后,卡卡西就不肯再向前走出半步;他将双手插进口袋里,站在原地,从姿态中透出拒人千里的疏离,望着金发男人背影的目光也失去了大半的温度。

水门似乎对卡卡西的变化毫无所觉。他在暗处行走,灵活地绕过沙发与茶几,来到角落里的小吧台,为自己倒了一杯咖啡。

“所以,”他的语气平静,就像是普通的聊天一般,“他就是宇智波带土了。

“我想我不需要向您确认这一显而易见的事实。”卡卡西回答。

“你太草率了。”水门叹息,“这么快就把人放到身边带着,如此一来不只是带土本人会起疑,也容易惊动团藏。如果团藏起了疑心进行追查,进而发现他是宇智波家的人,这会引起多么严重的后果,你不会不明白。”

“欺压新人是黑道里由来已久的陋习,木叶也无法免俗。”卡卡西不为所动,“虽然以带土现在的性格,又兼顾及自己卧底的身份,大概能够将这些事全都忍耐下来,我也不舍得让他受半点委屈。只有把他放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我才能放心。”

这番话中不知是那一句触动了水门的神经,四代目猛地转过身来,盯着自己曾经的学生,语气中透出几分严厉。“卡卡西,你已经一脚踏在边界上了。我是看在你和他旧时情分的面子上,才容许你这样做,可你也不要忘了你是匪,他是警,黑白有别。一旦跨越雷池,对你们两个来说都绝不是好事……这一点早在十五年前我就告诫过你。”

“我既然向您提出了这样的请求,就一定会把事态约束在可控的范围内。”卡卡西并未受他气势所慑,反而上前一步,毫不示弱地对上水门的视线,“带土所能看到的,只会是我想让他看到的东西;他传递给警方的消息,不会给我们带来任何危害。”

“而在一切结束之后,我也一定要让他毫无后顾之忧、平平安安地回到宇智波家。”

两个人注视着彼此,沉默在房间中无声蔓延。最后卡卡西率先移开了目光,转过身去。“如果只有这件事的话,请容许我告退……四代目。”

“卡卡西。”水门望着卡卡西走到门边,再次开口。他的声音软化了下来。“五天后你会过来的,是吧?”

卡卡西搭在门把上的手一顿。

“……是。”低声说出这一个字后,他拧开门把,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房门再度闭合,隔绝了走廊里的声音。休息室里一片安静,然后“噌”的一声轻响,吧台旁亮起了一小簇微弱的火光。

“果然还是成了这样。”鹿久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嘴边叼着的烟头一明一灭。

“团藏越来越急躁了。”水门淡淡地说,“他年事已高,耐性却日渐减少。在炎和小春死后,那二人原本所掌管的部分都集中在了他的手里,他的权力一度甚至超过了我;但是被我提拔起来的你们,在这十来年间又从他的手上一点点把权力都分走了。尽管还是组织里的实权二号人物,在高层之中却孤木难支,每一次干部会议都会让他感觉到话语权旁落的危机。”

他走到窗边,伸出双手,“唰啦”一声将窗帘全部拉开。阳光争先恐后地涌入室内,将整间屋子照得透亮。

“三代目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团藏却还沉浸在旧日的梦中不肯醒来。”水门从五楼的高度俯视着他的帝国,蓝色双眼之中透出森然冷意。“不过这样也好……玖辛奈、面码和朔茂前辈的仇,我还要一件件从他的身上找回来呢。”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团藏,四代目。”鹿久走过来,在他的身边站定,“是卡卡西。

水门沉默着,按在窗台上的指尖却因用力而微微发白。

“后悔吗?”鹿久问他。

“……没什么可后悔的。”半晌,水门轻声回答,“为了达成目标总会有牺牲,牺牲感情总比牺牲性命要好。”

“如果性命和感情都牺牲了呢?”

这一次,水门没有回答。
————————————

时间倒退回三分钟前。

当水门和卡卡西在房间里谈话的时候,守在外面的带土也遭遇了一场不小的挑战。

“很抱歉,团藏大人。”微微欠身,垂眼盯着对方的双脚,带土硬着头皮说。“四代目与队长正在里面谈事情,任何人都不许进入。”

“你是什么人?”他能感觉到老者挑剔的目光落在自己头顶上,“看起来非常面生。”

“我叫阿飞,最近才刚刚加入暗部,您没见过我也属正常。”

“卡卡西那小子,真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团藏冷哼,“能跟着干部出席例会的都是副手级别的人物,他不带着天藏或者玄间来,居然带了你这么个连规矩都没学全的新人。”

他抬起拐杖,带土不得不后退一步,以免被杖尖捅在肚子上。“凭你也敢用这种口气与我说话?像你这样的小角色,连出现在这座建筑里的资格都没有——”

“他有没有资格出现在这里是我说了算。就算规矩没学全,我的人也轮不到您来教训,团藏大人。”

房门吱呀一声开了,冷淡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尽管使用了礼貌的措辞,可言谈间却并无半点敬重之意。还没等带土回过头去,卡卡西已经上前一步,挡在了他和团藏之间。

“小鬼,你最好放尊敬点……”见了卡卡西本人,团藏明显变得更加恼怒,双眼也眯了起来,“不论是辈分还是地位,我都要高于你!”

“我可从来没在乎过什么辈分。至于地位,在组织里能让我俯首听命的,只有四代目一个人。”

团藏的脸因为卡卡西的回答而扭曲了起来。两人对峙着,冲突似乎一触即发;然后团藏重重地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我们也走吧。”目送着黑衣老者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拐角,卡卡西说,率先朝相反的方向迈开脚步。

“呃……抱歉。”带土望着他的后背,“给你添麻烦了。”

“不,应该道歉的是我才对。团藏与我旧怨极深,他会为难你,也只不过是因为你是我的部下。”

没想到他会这样说,带土不禁一愣。而这时卡卡西则转过头来,用那只完好的右眼看向带土。

“你放心。只要有我在,没人能动得了你。”

(TBC)
————————————

本篇的水门爸爸没有原作里那么傻白甜,毕竟是黑道组织的大头领。他和老卡的关系也并非全都是良好正面的,两人的分歧点主要就在土哥身上,后面还会更加明显地提到,本章的其他谜团也会在后续情节中逐个揭开。
关于雷云会和日向家的冲突,这里面出于剧情需要做了一些年龄操作,雏田和宁次他们现在应该是比卡卡西还要大几岁,并不是和鸣人同辈。不过日向家也就是个背景板……不要在意细节。

评论(46)
热度(271)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谢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带卡+无CP粮食向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
暂定更新顺序
枕席难安-天降之物-黑鸢-
鱼游入深海-VICE VERSA
全部完结前不再开中长篇
偶尔有短篇掉落
————————————
带卡养老群668348806
欢迎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