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日常抱住我的阿兔兔!!!图每一张都超级棒!!!我还能爱他俩五百年!!! 😘😘😘

一只灰毛兔:

#脑洞补完计划#(特别篇)    写手画手一切为了CP!CP!CP!问卷

 

和阿ur @URURU  一起忙里抽闲地玩了个问卷,于是我几乎是草稿流,阿ur也用了很多精巧的小段子。不过,由于阿ur最终还是喜闻乐见地爆字数了(≖ ‿ ≖)✧ 所以,这一份 特别篇 内容非常充实哦!ヾ(=^▽^=)ノ

 有刀有糖有车有码,希望小伙伴们食用愉快^ ^

——————阿ur的文字部分——————

1. 写出这对CP最普通的日常

(上忍土X上忍卡)

“卡卡西去洗碗,今天轮到你做家务。”

“那你帮我遛个狗?”

“行,我正好想去趟甘栗甘,他们好像要推出新品了。”

“顺便帮我去书店看看自来也老师有没有出新刊。”

“哦。”

“出门把垃圾带走。”

“哦。”

“用手拎着垃圾袋出去,谢谢。别再忘在神威里面了。想想咱们上次那张被菜汤泡花了的兑奖券。”

“……哦。”


2.写这对CP无责任撒糖的时候

(上忍土X暗部卡)

“明天起我有一个任务,得两周后才能回来。”

“两……两周?!什么任务这么久?”

“任务本身没什么,但是地点在枫之国,所以大半的时间都要花在路上。”

“我去找水门老师给你换个任务。”

“……带土,别闹。”

“那我用神威送你去!这样你还能在家多歇两天,等任务完成了我再接你回来。”

“……这世界上是有种东西叫暗部保密条例的,带土。而且我是队长,要是一个人晚出发,到了目的地再和队员汇合,你让我的部下们怎么想?”

“爱咋想咋想呗,大不了我让他们沾沾光,把你们一起送过去。”

“都说了重点不是这个……”

“行行行,保密保密,听你的。话说你帮我带点枫糖回来吧,听说是那儿的特产。”

“牙不疼了?琳给你开的无糖食谱被丢到脑后了?”

“……少吃一点又没关系!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也没说不给你带嘛。不过事先说好,一天只有一块,不许多吃。”

“一块就一块,总比没有好。”

“那我去收拾东西了。”

“……喂,笨卡卡。”

“嗯?”

“出远门你得想我。”

“好,想你。”

“每天都得想。”

“每天。”


3.写这对CP悲伤又绝望的时刻

(原作)

天空是铅灰色的,电光是蓝白色的。

坠下的雨是冰冷的,手中的血是温热的。

——卡卡西,琳……就拜托你了。

他杀死了他的队友,带土请求他保护的女孩。

——放心,交给我吧。

他亲手毁掉了对带土的承诺。

千鸟在带土的眼睛的帮助下达到完美,他却用这个忍术洞穿了琳的胸膛。

周围的雾忍在叫喊着什么,他已经听不见了。残存的查克拉向左眼处疯狂涌去,他踉跄着跪倒在地,写轮眼如烈火灼烧般剧痛,眼前的景物都被扭曲成诡谲的形状。

这世界是地狱。

琳静静地躺在他的对面。她的嘴角带着血,神情不再痛苦,心脏的位置只剩了一个狰狞的空洞。

如果在神无毗桥死去的人是我,或许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

视线渐渐模糊,他无力地向前倾倒。

带土,我……

意识沉入黑暗之前,旗木卡卡西听到某处传来愤怒又绝望、如同野兽一般的嘶吼。


4.写这对CP深井冰的时候

(精分土X精分卡)

新一届忍校毕业生分班当天。

枯坐在教室里两个小时的第七班所等到的,是一个完全出乎意料的结果。

盯着亲热天堂、道歉毫无诚意的卡卡西:“对不起哦,我们迟到了。”

竖起大拇指、一脸阳光灿烂的带土:“早上好!我就是你们的担当上忍,即将成为五代目火影的男人,宇智波带土!”

手持照相机、笑眯眯的斯坎尔:“学生们看起来都很可爱呢,总之先去天台来一张集体照吧~”

戴着漩涡面具、扭来扭去的阿飞:“梦幻般的超豪华阵容!你们三个,惊不惊喜?意不意外?阿飞超~~~期待你们的反应!”

被水门和玖辛奈瞒得很好的鸣人:“所以为什么我们班有四名老师啊我说?!”

完全状况外的小樱:“……”

昨晚被鼬打过预防针的佐助:“……四代目在哪,我要申请换个班。”



5.写这对CP色气的样子

滴卡请戳此处


6.现在,由写手来写这对CP的一段文字,由画手来配图

(火影土X暗部卡)

今天的五代目也在继续和公文山战斗。

当他的暗部司令官结束了新一轮的任务,从窗户翻进办公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火影大人趴在摊开的卷轴上睡得正香,睡颜恬静安详得如同儿时一样。

卡卡西微笑起来。他放下来时路上买的、热腾腾的鲷鱼烧,拿出自己特意跟着面点师傅学着捏的小黑兔,悄悄地摆在了笔筒旁带土用麦秆编的小稻草人边上。


7.现在,由画手来画这对CP的一幅画,由写手来配文字

(原作)

电光石火间他们撞在了一起,手中的武器贯穿了彼此的身体。

蓝白色的光芒从卡卡西的掌中消散。颤抖的手指再也握不住苦无,“当啷”一声落在地上。最后,他终于攥紧了拳头,将手臂从带土胸前的血洞中抽出,两人各自踉跄着后退几步,一个半跪下来,一个仰面躺倒在地上。

咳出一口血来,带土仰视着神威空间深蓝色的穹顶,沉重地喘着气。正如他所料,斑的符咒已被卡卡西的雷切破去,再也无法对他构成威胁。带土觉得他应该为计划成功而感到满意,可或许是因为太疼了,他发现自己现在无法产生半点高兴的情绪。

心脏被洞穿,对于普通人来说即死的致命伤,即使他有柱间细胞在身,也撑不了太久。带土知道自己应该抓紧时间回到外界的战场上,吸收十尾成为人柱力;但是,鬼使神差地,他垂下了眼睛,望向对面不远处的银发上忍。

然后他嘲讽地嗤了一声。“都已经……下了杀手,还露出……那种表情……做什么?”

卡卡西没有马上回答。他反手握住插入自己肋下的黑棒,一用力抽了出来,丢在一边。他的身体剧烈地颤抖了一下,拉下面罩,将一口血吐在地上。

“明明事到如今……”他低声问,“为什么,带土?”

——为什么不杀了我?

带土眯起眼睛。他看着卡卡西强撑着起身,跌跌撞撞地走到近前,在自己的身旁重新跪坐下来。写轮眼凝视着彼此,带土看到先前卡卡西眼中的、强烈而决绝的杀意消失了,剩下的唯有一片死灰般的荒芜。他的嘴角还沾着血,脸色比平时更加苍白憔悴。

带土张了张嘴。一句问话到了喉咙口,又被他强行压了下去。他半逼着自己硬起心肠。

“怎么?”他在喘息的间歇讥笑着反问,“能够再……苟延残喘一阵,不是应该……感到侥幸吗?你这个……赝品。”

——你想和我一起死吗?

但这掩饰之言毫无用处。卡卡西听到了带土没有说出口的心声,正如带土听到了他的。他沉默地注视着带土,然后露出了一个惨淡的笑容。

“是啊,”他轻声回答,“我想和你一起死。你我死后,再也没有人能进入神威空间,我们的尸体会一直留在这里,永远不会有第三人来打扰。什么十尾,月之眼,什么忍联,木叶,就统统都和我们无关了。”

他的神色平静,声音却透着比先前任何一刻都要鲜明的绝望。“可是在最后一刻,你却对我手下留情了。”

带土屏住了呼吸。他看着卡卡西抬起他的手——用黑棒贯穿了对方血肉的那只手,凑到唇边,双唇轻轻地贴在他的手背上。卡卡西闭上了眼睛,一滴泪水从右眼的眼角溢出,顺着脸颊缓缓滑落。

这是带土第一次看到卡卡西用自己的眼睛流泪。他从未想象过他能看见成年后的卡卡西流泪。那泪水明明只是落在了他的手套上,可带土却像是被灼烫到了一样,打了个颤,猛地把手抽了回去。

“你可别会错意,只是挨了这一下我是不会死的。”他冷声说,语调不自觉地抬高,语速不自觉地加快;并且不敢再去看卡卡西是怎样的表情。“这场战斗就算你赢好了……但这场战争的最后胜利,一定会是我的!”

放下这样的宣言,他发动了万花筒写轮眼,任由扭曲的裂隙将自己卷入其内。在离开空间的最后一瞬,带土终于转动视线,将目光重新落在低垂着头的银发上忍身上。


我怎么可能杀了你呢,卡卡西。

我要你活下去,活着看到我为你营造的完美幻境。还差最后一步,我就要成功了,很快就可以解脱你的痛苦了。

等着我。


8.最后,送给你的写手/画手 对方一定会喜欢的一篇文/一幅画吧!(可以另外写/画)

等我写饲虎!!(你)


【兔:等着你哦^q^】


________________

注:画的部分有一张的pose是我无论如何都要尝试的放飞pose(估计以后也没机会画这么深井冰的pose了)所以,请让我自由地…… o(*////▽////*)q


周末愉快^ ^

评论(7)
热度(436)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谢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带卡+无CP粮食向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
暂定更新顺序
枕席难安-天降之物-黑鸢-
鱼游入深海-VICE VERSA
全部完结前不再开中长篇
偶尔有短篇掉落
————————————
带卡养老群668348806
欢迎来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