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URU

【七班中心】明灯之影 02

《地狱之光》的姊妹篇,刚刚杀死琳的仔卡和六火卡互穿来到战后世界。四章完结。
前文:传送门
地狱之光:01 02 03(建议补完)
————————————

02

把少年卡卡西从火影塔“偷渡”出去比七班想象中的还要简单。当他们在整理地上散乱的文件、准备把办公室恢复整齐就离开的时候,小樱突然想了起来,自己曾经在图书馆里看到过有关这个时空禁术的介绍。

“术式生效的时间为二十四小时。”她拉过银发少年的右手,指着手腕内侧被血污所掩盖的表盘状印记,向她的两个队友解释道,“等时限一到,互换的两个人就会再次回到自己本来的时空中。”

“也就是说再过二十四个小时,我们的卡卡西老师就会回来了?太好了!”得知自己并没有真正把老师弄丢了,鸣人不禁如释重负,长出了一口大气。

“还有一件事,姑且也算是个好消息。”小樱微笑起来,向他眨眨眼睛,“这个术启动的时候只有我们三个在场,所以我们也在术式的影响范围之内。也就是说,除了我们三个之外,其他人是看不见、听不到、也无法触摸到这个卡卡西老师的。这样一来,我们也就不必担心他会被人发现了。”

这的确是一件好事,因为鸣人刚才已经在考虑要不要把卡卡西塞进佐助的斗篷下面。听到他这个蹩脚的点子,宇智波的末裔顿时黑了脸,却又在同时奇迹般地没有出言反对。

不过现在倒是不需要这么做了。鸣人把卡卡西拦腰扛在肩上,手抓住少年的腿,同时努力地让自己的姿态看起来自然一些,至少不要像是在搂着一团空气。小樱和佐助一左一右地走在他的身边,防止鸣人被突然接近或撞到——他们可不想看到有谁像用了千鸟一样把手从老师的身体中穿过去。

三个人一路上有惊无险地来到了卡卡西家。门窗上都设下了复杂的封印,不过没关系,六代目家的大门永远向他的学生无条件地开启。他们把卡卡西放在卧室的床上,小樱去烧水和准备医疗用具,鸣人和佐助则笨手笨脚地脱掉少年沾了血的外衣外裤,把人塞进被子,并且很体贴地给他留下了连着面罩的那一件。老师的脸至今仍是他们心中耿耿于怀的谜团,但现在并不是乘人之危的好时候。

等小樱替卡卡西处理了所有的外伤,又把他脱下来的衣服丢进洗衣机里,太阳已经偏西。擦干净双手回到卧室,她看着一个反坐在椅子上、一个靠站在窗台边的两名队友,叉起腰叹了口气:“那么现在,我们可以来开个小会了。接下来要怎么办?”

“这还用问吗。”鸣人凝视着床上昏睡的少年,低声回答,“当然是要好好照顾老师了。”

在大战中看过带土的记忆之后,鸣人再一次地对卡卡西的过去产生了了解的冲动。但他已知道那些回忆有多么灰暗惨痛,一旦提起,便无疑是在揭老师的伤疤。

他小心翼翼地按捺着自己的好奇心,却不曾想被卡卡西都看在了眼里。几个月前的某一天,两个人从火影塔离开后,卡卡西突然提出要请鸣人吃拉面;对着热气腾腾的汤碗,他的老师头一次主动说起了自己的过去——自杀的朔茂,神无毗桥,还有琳的死亡。

那些语气平平无奇、内容却触目惊心的叙述,时至今日鸣人仍旧记忆犹新。有关那个夜晚在水之国边境的丛林中发生的一切,卡卡西强调了琳的觉悟与牺牲,想象了目睹那一幕时带土的愤怒和绝望,却唯独将自己的感受及想法一语带过。当时鸣人就觉得不太对劲,被琳当做了自杀的工具、被迫破坏了他和带土的约定的卡卡西,其反应不该是这样的轻描淡写。

然而直到刚刚经历了这一切的少年卡卡西出现在他的面前时,鸣人才真切地意识到,那一幕曾在卡卡西的心中留下过多么深重的创伤。也就是他的老师这一生都在独自默默地咽下苦痛,从不肯轻易将软肋示人,才能在提起那些事时,表现得如此云淡风轻。

少年天才,木叶史上最年轻的上忍,说到头来也只不过是个还不到十三岁的孩子。

“这还用你说?我指的当然不是这个。”小樱挫败地摆摆手,“他不可能一直就这么睡到回去,醒来之后肯定是有一大堆问题要问的。这二十年间发生的种种事情,想好要怎么和他解释了吗?尤其是,”她看了床头一眼,下意识放轻了声音,“有关带土的一切。”

鸣人和佐助面面相觑。这是一个避无可避的难题,他们都很清楚。但同时,三个人也都明白,在眼下这当口,绝对不能让卡卡西知道带土的真相。

如果卡卡西得知带土因为目睹他杀了琳而堕入黑暗,那么他一定会认为这都是自己的错。

“先瞒着吧,能瞒多久瞒多久,他问起来就岔开话题。”安静了足足有五分钟后,鸣人说道。“就算要告诉他,也得等他身心状态稳定下来之后再说。”

小樱点点头表示赞同,佐助却微皱着眉。他看向鸣人,张了张嘴似乎要提出异议,可话还没出口,神情却突然警惕起来,转头望向床上。

卡卡西醒了。

值得高兴的是,这一次他没有再发出惨叫。黑色的右眼慢慢睁开,目光有一瞬间的茫然,然后是诧异,又迅速转化为浓浓的警惕;在鸣人或小樱来得及出声之前,他已经掀开被子跳了起来,退到床角,摆出一个攻守兼备的姿势,手指上跳动起微弱的蓝白色电弧。

而盯着七班三人的,也变成了那只鲜红的左眼。

“别……别怕!”鸣人手忙脚乱地站起身来,差点打翻了椅子。“这里是木叶,我们都是木叶的忍者!不信你看护额!”说着指向自己的额头。

“我从来没有在村子里见过你们。”回答他的是少年嘶哑却冷静的声音,依稀能听得出日后六代目火影的声线,只是那份三人所熟悉的散漫慵懒却不见了踪影。好在如今七班已或多或少地知道,老师成年后的性格和小时候大相径庭,此时倒也不至于太过惊讶。

“我是宇智波一族的人。”佐助开口。他露在外面的那只眼睛变成了红色,短暂的几秒后又恢复到正常。“这样可以取信于你了吗?”

血继限界果然是证明身份的有力途径。见识过佐助的写轮眼后,卡卡西明显减轻了防备,神情也有所缓和,可他还是没有立刻收回掌中的电光。“是你们把我从水之国边境”——说到这个地点时,他的眼中闪过一抹明显的痛苦——“救回来的?为什么不带我去医院,而是安置在这里?”

“呃……其实……”

鸣人的支吾显然重新引起了卡卡西的怀疑。“带我去见波风水门,”他提高了声音,“如果事后证明这是一场误会,我会向你们道歉的。”

“这个嘛……”鸣人抓了抓头发,发出干巴巴的笑声。“老爸他……不在这儿。”

“……老……老爸?”这个称谓显然大大出乎卡卡西的意料之外,他吃惊地瞪圆了眼睛。

“是哦。”本来也没打算隐瞒这里是另一个时空的事实,鸣人大方地点了点头,一指自己的胸口。“这里是二十年后的世界,我是波风水门和漩涡玖辛奈的儿子,漩涡鸣人。请多指教,卡卡西老师!”

卡卡西看向鸣人的目光活像是他得了失心疯。“二十年后?水门老师和玖辛奈的儿子?编胡话也要编的靠谱一点!”

“不相信的话,自己去用双眼见识一下如何?”佐助说,让开了窗台前的位置。

他这副笃定的态度果然让卡卡西产生了动摇。卡卡西紧盯着佐助,神情惊疑不定;他的视线慢慢向旁边移去,落到窗外某一点时,立刻僵在那里不动了。

从他的角度向外看去,恰好可以看到岩山上一字排开的火影头像。

静默了一阵,卡卡西突然跳下床,赤着脚扑到了窗边。双手按在玻璃上,他的视线在后三个头像上来回逡巡,口中喃喃:“水门老师果然成了四代目火影……五代目是纲手大人?六代目是……我?!”

说到最后一个字时,他的音调怪异地拔高了。呆滞片刻,卡卡西狠狠地晃了晃脑袋,抬手结印喝道:“解!”

毫无变化。

“是的,你是六代目火影。”小樱踏前一步,用尽可能柔和的声音说,“而我们是你的学生。春野樱,”她指了指自己,又指向她的队友们,“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

卡卡西慢慢地回过头来。这一次,七班的三个人都清楚地看到了他脸上不知所措的神情。

“我得找到水门老师。”他垂下眼帘,自言自语。下一刻又突然抬起头来,急切地看向鸣人。“带我去找水门老师!”

“卡卡西老师,他们……”鸣人露出了苦涩的神情,“老爸和老妈都已经去世了。”

这个消息给卡卡西带来的打击是显而易见的。银发少年的身体摇晃了一下,他踉跄着后退,背部重重地撞在了窗台凸起的部分上。这应该很痛,但他却浑然不觉,只是茫然地盯着地面,失魂落魄地重复着鸣人最后的三个字:“去世了?……去世了?”

凝重的气氛在房间内无声蔓延。

卡卡西闭上了眼睛。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拳握紧又松开,如此重复了好几次。然后他再次开口,竭力维持着平静的语气。“我要见三代目大人。”

他没有问水门和玖辛奈是怎么死的,这令鸣人松了口气。但是……“三代目爷爷他……也已经去世了。”

卡卡西猛地睁开双眼。“自来也老师!”

“……”

新的打击。卡卡西看起来像是马上就要顺着墙瘫坐在地上,但他还是顽强地用手抓着窗台撑住自己,只是这一次再也无法遏制声音中的颤抖。“那纲手大人呢?难道她也……”

“不,师父她还活着,她很好!”小樱连忙抢着说,卡卡西的样子让她看着心都揪起来了。“她只是和静音师姐一起出门去旅行了!”

“……你们认识迈特凯吗?”

“超级浓眉……呃不,我是说凯老师,他也很好!”鸣人匆匆改口,“不过他现在也不在村子里,三天前和他的学生一起去温泉了!”

这是件好事,因为卡卡西不必见到一个永久残废、以轮椅代步,再也无法施展他引以为傲的体术的凯。

得到这个回答的银发少年沉默了下来。这份沉默在提醒着七班三人另外一个残酷的事实:以上这些寥寥无几的名字,就已经是十三岁时的卡卡西的全部熟人。

死的死,伤的伤,竟是无一人在身旁。

“水门老师死了。”过了很久之后,卡卡西了无生气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他直直地盯着自己的右手,仿佛那上面还残留着棕发少女的血迹。“三代目大人死了,自来也老师也死了。他们都死了,而我这样的废物却依旧活着,居然还……成了火影?”

“老师才不是废物!”

响亮的反驳声打断了他的低语,卡卡西怔怔抬起头;他看着鸣人大步走上前,抬起双手按在他的肩上。

“卡卡西老师是带领我们拯救了世界的英雄。”老师的儿子、他未来的学生用那双酷似其父亲的蓝眼睛直视着他,语气斩钉截铁,不容置疑。“老师是木叶隐村的六代目火影,是我十分尊敬的伟大忍者!”

这句话对于卡卡西来说无异于一剂强心针。那种自厌自弃的情绪总算暂时从他的眼睛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些微的困惑:“拯救了……世界?”

“卡卡西老师,你现在需要休息。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来说这些事情。”在鸣人有所回应之前,小樱走了过来。她向鸣人使了个眼色,暗示他不要把不该讲的事情也讲了出去。“还有你肩上的伤口又裂开了……让我替你处理一下。”

她的掌心中散发出柔和的绿光,凑近卡卡西左肩渗血的绷带。掌仙术令卡卡西想起了另一名医疗忍者,痛苦再次爬上他的脸颊。没有再坚持将谈话继续进行下去,他低下头,轻轻地“嗯”了一声。

伤员终于重新躺回了床上。小樱替他把被子掖好,鸣人拉上窗帘,遮挡住夕阳的光线。佐助抬手按在墙上,设下了一个兼备防护与隔绝声音双重作用的结界。

“我们就守在外面。”跟在两名队友身后走出卧室,小樱最后对卡卡西说,然后关上了房门。
————————————

这天晚上七班的三个人都没有回家。客厅的唯一一张长沙发让给了小樱,鸣人和佐助席地而坐,准备就这样将就一宿。鸣人派他的影分身去买回了三份拉面,可惜包括他本尊在内谁都没什么胃口,草草扒了几筷子就放到了一边。

对于少年卡卡西来说,今天发生的一切想必十分难以消化,但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样如此。

见识到素来沉稳、坚强、淡然的老师这样彷徨、脆弱、无助的样子。

卡卡西必定会询问水门之死的细节和这二十年中发生的大事,带土的事情不可能永远瞒下去。明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在无言的沉默之中,三个人陆续进入了梦乡。

——直到破晓时分,鸣人和佐助被小樱用力摇醒。

“卡卡西老师不见了。”熹微的晨光之中,她的脸色显得格外苍白,“他从窗户逃走了!”

“结界被破坏掉了。手法非常精细,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三人匆匆来到卧室,佐助查看着墙壁,声音中罕见地带上了一丝懊恼。“想要突破这个结界需要消耗不少的能量,几乎是他现有的查克拉的全部……本来以为他不会这样孤注一掷,是我大意了。”

“鸣人,卡卡西老师去了哪里?”小樱焦虑地看向站在窗口的鸣人,后者已经进入了仙人模式,正闭着眼睛在全村的范围内搜索卡卡西的踪迹。

片刻之后,鸣人突然身体一震。他睁开双眼,望向小樱和佐助,神情如临大敌。

“糟糕,”他说,“最坏的情况发生了。”

“老师他……去了慰灵碑。”

(TBC)

评论(38)
热度(275)
火影ONLY
兴趣使然的写手+译者
谢绝任何形式的催更
带卡+无CP粮食向
由任意传送门至产出列表
————————————
暂定更新顺序
枕席难安-天降之物-黑鸢-
鱼游入深海-VICE VERSA
全部完结前不再开中长篇
偶尔有短篇掉落
————————————
带卡养老群668348806
欢迎来玩~